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3043章 视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其实无需乔梁刻意表态,彭白全这个新局长还没正式上任就能由乔梁亲自引荐给众人认识,大家自然也都知道了彭白全是自己人,今后该如何做早就心里有数。

气氛热烈,彭白全喝酒很是痛快,再加上其他人也有意交好,大家很快打成一片。

酒到三巡,乔梁随口问道,“段珏的父母现在怎么样了,还在酒店住着吗?”

乔梁这话明显是对邱阳新问的,这两天他忙着陪同陶任华调研考察,只能抽空了解情况,而之前他从县局那边得知段珏的父母就在县局旁边的酒店住了下来,说是要等县局给他们一个答复,搞得县局的人很是头疼,因为段珏的父母虽然口口声声说段珏是被人杀害了,但却没有证据,偏偏两个老人白天还都在县局坐着,县局的人赶也不敢赶,毕竟两人都八十岁了,要是万一稍微有个拉扯出点什么意外,县局的人担不起这个责任,因为前两天陶任华还在县里考察,谁都怕又闹出点啥风波来。

而前两天,乔梁心里多少也悬着,担心段珏的父母又跑到陶任华跟前闹,还特地叮嘱县局的人多盯着点,好在虚惊一场。

这会听到乔梁问起,邱阳新答道,“两位老人还住在酒店里。”

乔梁闻言,让邱阳新给彭白全介绍了一下情况,而后道,“彭局长,这事惊动了陶书记,眼下陶书记虽然回省里了,但难保陶书记事后不会又问起这个事,所以咱们县里边必须重视,该查的要查清楚,以免陶书记回头问起来,咱们连答都答不出一个所以然。”

彭白全点头道,“乔书记您放心,这事我会重点关注。”

蔡铭海这时插话道,“彭局长,关于段珏父母这次跑出来拦车这事,背后应该是有人在鼓动和指使,不过眼下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段珏如果真的是被人害死的,我有种直觉,这跟段珏儿子段嘉宏之前在看守所意外身亡一事可能有某种关联,你不妨从这方面去入手试一试。”

彭白全点头道,“好。”

乔梁半开玩笑道,“彭局长,你上任后的担子比较重,可得做好啃硬骨头的心理准备。”

听到乔梁这么说,彭白全的神情多了几分凝重,摆在他面前的任务看来不轻,尤其是他知道自己的前任蔡铭海就是因为查桉而丢了局长一职,说明这达关县局的局长并不是那么好当,他调过来,既是好事,也是坏事。

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彭白全心想既来之则安之,他来之前冯运明跟他谈过,乔梁是个敢想敢干不怕碰硬骨头的人,他来了万万不能拖乔梁的后腿,至少在关键时刻不能怂。

几人在饭店里吃饭时,度假村,田旭和张风旸同样也在吃着晚饭,两人这会聊的话题同样也是段珏的父母,田旭脸上带着戾气道,“那位陶书记已经考察完回省里去了,接下来咱们没必要再束手束脚,两个老东西要是不识抬举,就给他们一点教训。”

田旭因为前两天陶任华还在县里考察,所以不敢乱来,眼下陶任华走了,田旭又开始无所顾忌。

张风旸皱眉道,“他们就住在县局旁边的酒店,跟县局就一墙之隔,咱们不好乱来吧?”

田旭撇嘴道,“瞧你那胆子,小小一个县局就把你吓破胆了。”

张风旸道,“我是觉得咱们没必要去多生事端,特别是眼下这个敏感节骨眼上,咱们这样做更有可能招致别人的怀疑。”

田旭脸色冷下来,“看起来你是一点都不着急啊,怎么,是不是想着你是段珏遗产的法定第一继承人,时间拖得越久对你越有利,正好你也不用分割给我?”

张风旸一愣,她没想到田旭会这么想,道,“田少,我虽然是个女人,但也知道做人要讲信义,况且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那么大的胃口能独吞段珏的遗产。”

田旭一时没有说话,目光灼灼地盯着张风旸,仿佛想把张风旸的内心看透。

张风旸平静地和田旭对视着,道,“田少,我觉得咱俩既然合作了,就应该彼此信任,互相猜忌只会影响咱俩的合作关系,您说是吗?”

田旭笑呵呵道,“我倒是愿意信任你,可你们女人的小心思太多了,我怕我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

张风旸道,“田少您这么说就真的是在说笑了,我刚刚已经说过,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段珏这么大的家业,我一个人是吞不下的,就算我是他的法定妻子又如何?我知道自己守不住这么大一份财富,如果没人罩着,我只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肥肉,早晚会有人扑上来对我进行撕咬,所以和田少您合作,对我来说是最明智的选择,我不可能连这最基本的常识都看不明白。”

田旭澹澹道,“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

田旭说完,话锋一转,“既然如此,我之前说我要多要五个亿,你是默认答应了?”

张风旸苦笑,“田少,您觉得我有得选择吗?”

田旭脸上笑了起来,“识时务者为俊杰,张小姐,多付出点钱财,我以后可以保你平安,对你来说也是值得的,这么一看,你也不吃亏嘛。”

张风旸道,“田少您说是就是了,我还能说啥?”

张风旸装出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看得田旭突然间产生了某种欲望,还别说,张风旸的容貌可以说是十分出众,否则当初也不会迷住段珏,甚至让段珏一时昏头还跟张风旸结了婚。这会看到张风旸如此姿态,田旭身体没来由有了反应,尤其是此刻这偌大的餐厅只有他们两人,此情此景,要是在这里……

田旭盯着张风旸的目光有了变化,突地,手机响了起来,是张风旸的电话响了,正要站起来的田旭眉头一皱,接着又坐下来。

张风旸没注意到田旭的表情,拿出手机一看,见是个陌生号码,疑惑地接了起来,“你好,哪位?”

“张小姐是吗?我是誉江河,达关县书记乔梁以前的秘书,之前我跟段总有些交易,不知道咱俩现在能否见面谈一谈?”对面,打电话的誉江河开口就自报家门。

张风旸一听‘乔梁的秘书’几个字,目光微凝,她虽然不怎么来达关,但现任县书记乔梁的名字她还是知道的,当即就问道,“你说段珏跟你有交易,是什么交易?”

“张小姐,这个等咱们见面谈了,你就清楚了。”誉江河道。

“电话里不能谈吗?”张风旸反问道。

“张小姐,电话谈哪有见面谈清楚啊,有些话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您觉得呢?”誉江河道。

张风旸略一沉思,点头道,“行,在哪见面你约个时间。”

誉江河道,“张小姐,我现在达关县的西风峡谷景区度假村呢,不知道您在哪?方便的话,咱们今晚就可以见面聊聊,择日不如撞日嘛。”

张风旸脸色一沉,“你在度假村?”

誉江河笑道,“没错。”

张风旸道,“那敢情好,我也在度假村,度假村有个咖啡厅,想必你应该知道,咱们在那碰面,如何?”

誉江河道,“可以。”

挂掉电话,张风旸抬头见田旭盯着自己,便问道,“县书记乔梁以前的秘书是叫誉江河吗?对方竟然找到我这来了,说是要跟我见面谈谈。”

田旭皱起眉头,“乔梁之前的秘书好像是叫这么一个名字,不过他找你干什么?”

田旭对誉江河不熟悉,但他这段时间经常呆在县里,对这个名字隐约有些印象。

“说是段珏之前跟他有什么交易。”张风旸说着站起来,“我去会会他。”

田旭闻言道,“我陪你过去,看他想搞什么花招。”

张风旸摇头道,“不用了,你过去了,万一对方本来想说啥就不说了,那我岂不是白跑一趟,在度假村,谅对方也不敢搞什么幺蛾子了。”

田旭心想也是,度假村是他们的地盘,张风旸说的咖啡厅离会所的距离也不远,倒也不用担心啥。

看着张风旸离去,瞅着对方婀娜多姿的背影,田旭砸了砸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产生的冲动,他从来没觉得张风旸这么迷人过,要不是刚刚那个电话,他刚才就想将张风旸……

离会所不远的咖啡厅,誉江河已经在这里等着,见张风旸来了,誉江河主动朝对方挥手,张风旸见状,朝誉江河走了过去,她不认识誉江河,要不是誉江河招手,她都不知道哪个是誉江河。

誉江河选的位置在最角落,边上没人,张风旸走近后,盯着誉江河看了一阵,突地道,“你该不会是跟踪我吧?”

誉江河道,“张小姐想多了,我这几天都在度假村,张小姐要是不信,可以让人去查下我在度假村这边的酒店住房记录,不过我确实也是因为看到张小姐在度假村,所以才会想约您见一面。”

张风旸审视着誉江河,“你虽然和段珏认识,但我并不认识你,咱们以前也从没见过面,你又是如何认得我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明克街13号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神秘复苏 7号基地 宇宙职业选手 唐人的餐桌 最强战神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龙族之时间行者情满大荒山情满雾云山我真不是老司机豪婿诡异流修仙游戏风流仕途:办事员升迁记凌云仕途帝霸天下帝尊霸宠,逆天妖妃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