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5 撼动世界的力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似有三百,实则数以千计的年月不曾见到这位,此时看来,到真的颇感陌生。

遥记得当初“穿越”后第一个见到的活人就是面前这位,而此刻,无数时光流转,她却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

“你很喜欢这具身体?”他问完这句话后却再次低头看向手中物,不在理会对方此刻什么表情。

事实上,那笑眯眯的银发少女在出现不久后就收敛起了笑容,盯着夏尔身上那一些不起眼的小细节,她看向白胡子老人。

“看来你制造出了一个怪物。”

“他并非出自我手,而是你。”老人淡淡的说,目光扫视周围那一个个围拢而来的身影,语气伤感。

“父神当初何等伟大,却不想你们这群继承者会变成如此猥琐模样。”

“你这个窃取者竟然还好意思提父神?”那秃顶鞋匠愤怒地瞪视白袍老者。

“要不是你吸干了的生命,也许就不会陨落!”

“我只是秉承父神遗愿罢了。”

“所以的遗愿就是叫你背叛我们?”那管家打扮的老人讥讽地质问。

“你们皆已堕落,已经不配成为这世界的主宰。”他说着,目光看向银发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痛恨。

“妄你继承正统,竟然堕落成了混乱之源?”

……

夏尔并没有理会这些谈话,在与那银发女打了声招呼后,他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手中权杖之上。

沉吟良久后,他握着权杖的手中悄然浮现出一道道鬼魅般的阴影,它们一经出现,就如同流水一般不断涌入权杖那看似实质的杖身,这直接造成了权杖顶端光芒渐渐发生一股微妙变化。

奇特的是,那正与那些人以口舌交锋的白袍老者并没有察觉到这种变化的出现。

于是就在他们互相冷嘲热讽之际,一股恢弘浩瀚的力量轰然从地表爆发而出!

那力量如同破开大地的清泉,又仿佛从地底爆发而出的光柱,通体虚幻苍白,仿佛极寒地底飞射而来的一道寒光。

这光一经出现,看似没有丝毫准备的那些人纷纷动了起来,或猛然化身雷霆巨人,或投入虚空隐匿不见,或高举拳头爆发烈火,或身身躯溃散化为万千。

显然他们看起来在说话,实际上早就警惕已久。

一柄虚无的匕首于此刻悄然刺向夏尔,但没等触碰目标就被一道纯粹金光阻挡了住,那是白袍老者之前布下的手段,但他做的不止于此。

在敌人们纷纷展开动作之际,他也在这一刻抬起了手。

就见风起云涌的天空深处突然绽放出万千白光刺破乌云,一片神圣的建筑虚影陆续浮现而出,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道如天神般的圣洁天使!

神圣的光辉笼罩而至,看似柔和,但却强制驱逐着一切不谐因素,于是五颜六色的潮涌被逼后退,圣光逐渐占领高空。

这一切发生只在瞬息,直到圣光占据上风,那从地表爆发而来的苍白光柱这才堪堪抵达战场范围。

然后令所有人都错不及防的现象发生了。

不论那圣洁光芒,还是那浩瀚如海洋般的各色能量,在那片苍白掠过时,全都不由自主的一阵暗淡!

这情况让正准备开打的两方纷纷停顿,目光看向仍旧低头的夏尔,白袍老者疑问。

“你改变了我们的计划?”

“不过做的更彻底一些罢了。”

原本好听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但那并非是语气作祟,而是因为此刻他周身环境。

一直像是道影像般的夏尔此刻似乎已经真正现身于此,手中权杖由单手变成了双手紧握,无形的神秘之风缭绕其周围,令其衣袍翻飞,也让他声音变得有些怪异。

而就在他声音落下之后,另外一道苍白光柱轰然爆发开来,位置就在此地不远另一个方向!

伴随着这光芒爆发的,同样是一阵奇妙的力量消减,这消减并非是针对此地所有存在,而是整个世界!

或者说,针对的是这世界的魔法元素!

悄然间,无形阴影从无数荆棘信徒信仰内滋生,侵占心灵,影响思绪,一股非常具有针对性的意志因此渐渐从无数人内心滋生并且壮大,

厌恶战争、厌恶杀戮、厌恶位置而又神秘的各种施法者,以及各种怪物邪魔……

繁多的情绪汇聚于一起,被接收,被引导,被转换……

无形的毁灭爆发了。

这毁灭并不只限于一片区域所在。

广袤无垠的阿卡维亚大陆,隔海相望的旧大陆、地广人稀的殖民地大陆,以及世界内外,一切已知未知的大地上,一道又一道苍白光柱陆续诞生。

这光柱最初很稀疏,但随着时间流逝,爆发的却愈发密集!

清除的力量伴随着那光柱爆发而扩散蔓延四方,不断将那世界当中所蕴含着的充沛元素清除涅灭,也让那原本威力强劲的魔法光辉变得愈发微弱。

被明显影响到的一方早已将注意力放在了夏尔身上,他们甚至突破了白袍老者布下的防御。

然而不论是那虚无的匕首,还是深紫的雷霆,抑或凌厉的剑锋,通通都无法触碰到目标身躯。

银发的命运掌控者那探手凝聚卡牌的手段更是没有丝毫成效。

感受着周围一切愈发稀薄的“元素”,感知着原本充沛不绝的力量之源不断削弱,他们愤怒、他们恐慌,但看着那仿佛站在眼前,实际上却无法被触碰的存在,他们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而那白袍老人在察觉到这一切变化后,却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快住手!”瞪着面前这不理会外物的精灵身影,银头发少女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可知你所帮助的实际并非是你认为的?你可知这世界的地狱主宰者是谁?”

手握权杖的夏尔没有接话,仍旧低着头,但那显露的耳朵却动了动。

“是我又如何,只有掌控邪恶,才能杜绝更大的邪恶。”

白袍老人承认的非常坦然。

“所以你一边散播你的救世荣光,一边又秘密施展你的邪祟伎俩,可真好意思让那些凡俗跪拜?”

“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两者是构成这世界的主旋律,绝对的善恶根本不可能存在,世界的秩序唯有平衡,也只能平衡。我无法打破这秩序,那为何不去掌控它?”

他说罢,伸手朝下一指,就见原本破碎的大地突然开始一片片的轰隆塌陷,深邃幽暗的深渊如同一张恐怖的黑暗巨口,随着土地的内陷而不断显露现身,更是有一群造型惊悚的恶魔如同蚁群一般密密麻麻的从内奔涌而出!

只是这些恶魔并没有跑出多远,就在某种力量下不得不重新汇聚于巨口周围,朝下嘶哑咆哮。

于是渐渐的,一道虚幻的恶魔之影悄然诞生于巨口当中,并且愈发壮大,最终甚至顶天立地!

而出于某种目的,以命运为首的一众存在并没有阻止这一切,反而聚在一起急促商议着什么。

老者此种行径并非是显露力量,而是做着某种防备。

事实上就在他施展这手段不久,周围就发生了特殊变化。

仍旧有天堂光辉笼罩的天空一角突然被红色浸染,独特频率缓缓从那角落滋生,一阵一阵,最终一颗燃烧着火红泥浆的心脏如同被掀开了盖布一般显露而出!

这心脏看起来出现在视线当中,但实际上它的存在非常诡异,因为不论在这世界的哪处区域,只要抬头看去,就都能看到它的现身。

同时随之现身的还有一股强烈的热浪,如同太阳降临一般,一经出现就让此处世界的整体温度迅速升高。

然而心脏并非唯一出现在这里的,除了它之外,还有其他一些诡异存在!

恐怖的幽绿之眸、无数条黑蛇互相纠缠着的恐怖圆球、如同从虚空中渗透而出的大量蓝血,以及一具骨节扭曲,身形庞大的无头枯骨……

无形的消减力量撼动了整个世界存在的根本,一切牛鬼蛇神在这种情况下忍不住接连现身!

白袍老者对此充满凝重,但此时的夏尔却反而松了口气。

“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要看你自己的了。”

他这话并没有被说出口,但其手中权杖却倏然颤动了一下,仿佛回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浪潮 巅峰游戏制作人 砸锅卖铁去上学 极品上门女婿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赘婿归来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五代梦 他身上有条龙 超能农民工
相关推荐:
星路迷踪文娱不朽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万物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斗罗之龙渊超级农场主全球诸天时代万界从斗罗开始超神吞噬诸天从斗罗开始天降萌宝:吻安,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