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孤岛公馆(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里原本是一座荒岛,茂密的丛林沿着山嵴蔓延至海边,然后被含有盐分的水毒害、枯萎、死去。皇帝的到来彻底改变了一切。无序生长的原始森林和海边的枯树林被焚烧成灰,滋养着贫瘠的砂石土壤,坚硬的岩石在咒语的作用下软化为可供耕种的泥土,海水中的有毒物质被过滤,甚至是孤岛极其附近海域的天气也被看不见的力量修饰。阳光不会太强烈、海浪不会太汹涌,就连海洋掠食生物和有毒生物被驱赶着远离这片海域,数不清的珊瑚虫在海底浅滩迅速生长繁衍,形成一整片五彩缤纷的珊瑚礁。

这座荒岛最高处的城堡、数条公路、地下机库和仓库等基础设施结构全都是她用魔法塑造的,使用从传送门运送过来的钢筋混凝土,断断续续地用她自己的休闲时间制造并历时半年之久。萨洛蒙甚至还有闲情逸致使用当地的砂土熔化成玻璃,在咒语的所用下将其染色、塑性,在无形力量的驱使下凝结成哥特式玫瑰窗,然后镶嵌在镀金的巨型窗框上。

这是一个生存预桉,类似的基地还有很多处,每一处的防御力量各有不同,各地的气候也因为她的挑选各具特色。劳拉·克劳馥不可能意识不到这座孤岛拥有自己的独特气候,但相比起樱桃树、柠檬树、桃树、无花果树一同结果的奇观,那道跨越牛津郡与孤岛的传送门更让她感兴趣。如今这个预桉的其中一部分被派上了用场,她可以腾出手去应对可能爆发的核战争,面对虎视眈眈的外维度生物。

她可以想象那个被摄政维克多·冯·杜姆任命为外交大臣的倒霉蛋,此刻要面对多少外交公函和抗议,但挑衅联合国、尤其是北约国家,将事件的主动权握在手中这种事并不是南斯拉夫联邦第一次做,就连统一之后的南斯拉夫联邦也是在皇帝降临纽约联合国总部,率领一支战机编队直接进入美国本土,把美国总统吓得躲进金属地堡里才获得正式承认。

哪怕皇帝根本不在乎所谓的联合国,但表面文章有时候非常有用,面对瑞士银行声称要冻结南斯拉夫联邦资产的威胁,维克多·冯·杜姆的回应令皇帝非常满意。他声称法务部会针对瑞士银行展开调查,并在必要时刻逮捕相关人员,摄政还特意指明,他有能力把战犯从海牙法庭带走,就有能力把瑞士的银行家从被窝里拖出来。被法务部盯上的人,无论在地球的哪个角落都不会得到真正的安全,战舰、坦克与核弹都无法保护罪犯躲过法务部正义的刀刃。

不过目前摄政维克多·冯·杜姆任命的法官们还在将注意力放在前南斯拉夫联邦内战法庭的处理上,相比起上个世纪的狂热情绪,这个世代的南斯拉夫人就要冷静得多,因为战争的教训足够深刻,许多人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虽然那些战犯依旧有支持者,但军队已经清理了大部分民间武装,如今治安警力就足以控制并缓和局势,保证法庭的裁决不会受到任何场外因素的影响。

维克多·冯·杜姆向皇帝保证,这场审判将不会影响到三场物质宇宙的战争筹备工作,因为如今的联邦政府已经切实地为底层阿尔巴尼亚人、克族人、塞尔维亚人等巴尔干民族带来的利益,一支支来自不朽之城和瓦坎达医疗团队甚至开着车去给那些不信任塞族医院的阿尔巴尼亚妇女提供医疗服务。这项工作在初期有着极高的难度,因为那些乡村中的阿尔巴尼亚平民拒绝接受教育,除了有名望的宗教头目和宗族以外谁也不愿意服从。

直到军队摧毁教堂,扫清盘踞在群山中的武装势力,建立学校和当地医院,重新建立了司法与执法系统,这种情况才逐渐好转。据说为了提高警民之间的信任,以免他们有事没事就找同乡解决问题而不是让法律帮助他们,维克多·冯·杜姆还增设了包括但不限于邀请未成年学生参观新成立的警局的课程。但是这个过程并没有那么顺利,据说有位警察在给孩子们展示证物室的时候,给那些孩子看了一只断手,把那群鼻涕小鬼吓得哭了出来。

在这片土地上重建道德与信任实在是令人心烦的工作,维克多·冯·杜姆要一边消灭白左思想,一边消灭宗教保守主义,不过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好处,那就是没有人会投诉那位粗神经的警察。这里的人对血腥暴力的容忍程度非常高,高到晚上出门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的程度,说不定那些孩子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就在路边见过尸体了,一只断手实在缺乏创意。

维克多·冯·杜姆表示,在彻底消化买办阶级聚敛的财富以前、在新创造出的既得利益阶级阻断阶级流通以前,审判过去并不会引起这些人的反感。但皇帝对此不置可否,他清楚地意识到人心有多么容易鼓动,在羊群效应下鼓噪的虽然都是少部分人,但这部分人能带动大多数人盲目地反对任何事,无论他们的主张是否有多拙劣、多不切实际。前南斯拉夫内战就是这样,在野心家的鼓动下彻底分裂,类似的事情绝对不能重演。因此她要求摄政维克多·冯·杜姆维持高等级的镇暴等级,任何野心家绝对不能颠覆如今好不容易使用军事优势勉强捏合起来的联邦。

“事实上只要她到处走一走问题就解决了,人类对神性的向往超越一切。”

面对摄政的抱怨,康斯坦丁装作没有听见,更没有转达给皇帝的意思,因为他知道摄政每天都会开类似的玩笑。在非必要的情况下,皇帝会减少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次数,因为她认为人类对她的无端崇拜违背了《统一真理》中所赞美的人类勇气与理性。

刚刚结束法庭演讲,维克多·冯·杜姆并没有先去召集外交大臣,而是直接着手开始处理军队事务。南斯拉夫内战中有一支来自希腊的东正教和天主教民兵团参与,这些宗教组织同样在南斯拉夫联邦内战法庭的追索范围内。

但摄政并没有只有这么一个办法。

统一战争后期,摄政派遣军事力量将科索沃民兵组织挤压、驱逐到北马其顿的阿尔巴尼亚定居地,然后将组织能力遭受破坏的北马其顿行省收入囊中一样。原先北马其顿政府就与这些民兵组织签订了协议,让出北部地区自治权换取阿尔巴尼亚人不再犯罪,但在摄政的逼迫下,有罪犯组成的科索沃民兵武装再次南下,削弱了北马其顿政府绝大多数治安力量。这一次科索沃民兵武装将会带上武器前往希腊,为前期军事行动做好准备,名义上这些科索沃武装是被武力驱赶出南斯拉夫联邦的流亡组织,没有人对这些组织拥有控制权,只有一部分人知道这些武装组织、犯罪集团的狗链子正紧紧握在摄政手里。

希腊政府肯定不会交出那个民兵组织,也无法交出来,因为那个组织的控制权根本不在希腊政府手里,而是在其他欧洲国家手里。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非常正式的宣战借口,就像第一次统一战争的那几场战役中,拉托维尼亚人的口号是是“为了统一”,虽然很有吸引力但也仅限于前南斯拉夫联邦,这一次维克多·冯·杜姆想要选择一些更顺口的口号。

“好吧,来让我们面对更麻烦的问题。月球,还是该死的月球,把异人族的威胁等级提高到这种程度是否有些大惊小怪?还是说,她认为针对阿提兰的作战可以当做一次面临黑暗教团的大型演习?请把小行星跳帮演习和火星空降演习的数据给我,李斯特女士……现在看来,我们的基因改造战士能够承受频繁超音速空降。这与玛雅·汉森博士的设计预期完全吻合。”

“这是第一型的演习数据。这一次她认为需要使用第十九型和第二十型参与希腊与阿提兰战争,但是这两种型号的基因改造战士还在进行基础训练和战争记忆灌输,算不上什么老兵。”康斯坦丁说道,“目前我们只有第二、第三、第四型有充足的数量可以投入到物质宇宙的战争,第十九型和第二十型数量远远不足。”

“如果把身着动力装甲的基因改造战士视作装甲目标(指装甲运输车和坦克),那么这些数量已经足够了。”摄政维克多·冯·杜姆平静地说道,“她的战术指导理论有一部分来源自苏联机械化部队的作战思路,特定情况下可以相应减少装甲力量的投入,转而采用空中突防、斩首打击的闪电战策略。看得出来她很着急,否则不会要求直接动用那些尚未成型的军团。把第十九和第二十型投入战场吧,他们需要经过锻炼才能适应阿斯加德战争。”

“我会与马尔科姆进行沟通。”

“他的确很适合文职工作,不是吗?”维克多·冯·杜姆想起那位军团长就忍不住微笑,因为这位由皇帝亲自任命的军团长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她到底给了马尔科姆什么天赋,居然能让他按捺住进攻心理处理基因改造战士的文书工作。难怪她会把那把长矛送给他,现在看来马尔科姆的确有成为前线总指挥的能力。马尔科姆是第十三型,大部分中级军官也都是第十三型、第四型、第七型或者第一型。她最喜欢的数字也是十三,但肯定不是因为幸运数字。”

康斯坦丁依旧平静,“马尔科姆掌权是她乐意看到的事,这是基因服从性的筛选结果。”

“我还以为没人知道这件事呢!”维克多·冯·杜姆就好像从禁卫军的眼睛里读出了他的情绪。但即便面对摄政嘲讽般的语气,后者脸上也没有任何可供间谍解读的微表情,起码一旁的戴安娜·李斯特什么也没有读出来——她作为九头蛇的一员,如今负责了很大一部分非正式武装集团的联系工作,那些科索沃民兵组织的幕后掌控者其实就是这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女大学生——不知道这是否是保守派九头蛇之间的政治博弈,但斯蒂芬妮似乎用这种妥协换取了戴安娜·李斯特的支持,摄政对九头蛇内部的政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拒绝过度干涉。

只要九头蛇能够完成他所下达的任务,例如削弱行省议员的权力使联邦政府能够撕破协议直接接管,那么他就不会进行太多干涉。事实证明,这件事并不困难,政客与企业之间的媾和比比皆是,是否要进行追究只是时间问题。

“幸运的是,在演练和实战中马尔科姆的表现没有让她失望,否则她就不得不更换基因改造战士在议会里的代表了。”

“她对那些战士抱有忧虑。”

“她对任何事、任何人都抱有忧虑,她也应该抱有顾虑,否则她就是为不合格的统治者。除了你们,由她亲手创造的禁卫军。”维克多·冯杜姆长长叹了口气,“目前来看,基因改造战士的表现非常出色,没有这支纪律严明的军队,我们根本没法把本就糟糕的南斯拉夫联邦凡人军队训练成型。去执行你的任务吧。战争必须尽快结束,我想要尽快拿到希腊的债务主权,只有这样才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做出威胁。希腊有橄榄山和葡萄酒湖需要售卖,没有这些收入,平民的日子可不会好过。”

“事与愿违,摄政大人。我研究过欧盟的贸易数据,希腊农产品的销量没有欧盟就不好消化。”

“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康斯坦丁。从我坐在这张办公桌后面开始,这个世界就没有一刻不让我感到失望。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只能依照她的方法来改造这个世界?”摄政说道,“我倒是希望她在诸神黄昏的时候耍弄点小把戏。你说,死亡女神海拉有没有被操纵的可能?”

“您的意思是?”

“如果能让那个阿斯加德女疯子把欧洲乃至北美的所有政府组织全部暴力清理,做到她暂时不想做的事……目前看来这种事并非不可行,我会和她讨论相关安排……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康斯坦丁,你知道她不会介意这种事发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超能农民工 五代梦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极品上门女婿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砸锅卖铁去上学 巅峰游戏制作人 赘婿归来 浪潮 他身上有条龙
相关推荐:
都市强者之混沌至尊梦忆东汉东汉最后一个暴君异界之最强亚索神话造物主神秘之树重生之王牌高手神邸之门首席律师吾名白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