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89、第八十九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天后,峰世卓专程从国外赶回来,和吕昊莉一起,叫上大儿子和大着肚子的大儿媳,请姜喻曼吃了一顿饭。

酒店是吕昊莉选的,酒菜是峰非他大嫂细细斟酌的,峰世卓姿态放的很低,在约好时间的前一小时,惜时如金的他就在酒店等着了。

峰世卓已经很多年没把全家人聚在一起,宴请什么人了。

这几天,他和吕昊莉每天都视频了好几个小时,谈以前,谈现在。

谈以前自己和妻子对小儿子的照顾不足,谈现在的情况,谈以后还能怎么为儿子铺路。

当然,他们这次谈的铺路,无关峰非的前程,只关他的感情。

峰世卓年轻时曾在荷兰留学,那会儿同性婚姻虽还没合法,但他对此的接触要比吕昊莉多,听到吕昊莉跟自己说峰非的性向问题后,峰世卓虽然震惊,但没大发雷霆。

他和吕昊莉一样,心里隐隐对峰非是愧疚的,每次峰非有什么事,他俩往往都不忍心苛责,倒要靠峰轩来教训峰非,而这一次,峰轩早一步已经惩戒过峰非,也已经接受海秀了。

峰世卓的注意力也被带到了“海秀妈妈不接受峰非”上,带着愧疚和弥补的心理,峰世卓和吕昊莉谈了很久,商量该怎么办。

聊着聊着,偶尔会又纠结峰非的性向,峰轩适时劝解道:“他已经是喜欢男的了,不是海秀就是别人,您要是连海秀都看不上,还想找个什么样的?”

吕昊莉脑子瞬间浮现出一个小疯小子来,瞬间打消了袖手旁观任其发展的念头,峰非要真是攻不破姜喻曼这一关,将来跟海秀散了,再找个别的奇奇怪怪的人来,那更亏了。

就算是喜欢男人,也得找个好的。不谈别的,单说人品,吕昊莉对海秀没有半分不满意的。

更别提他和峰非的感情不一般,作为过来人,吕昊莉比谁都清楚这日久生情,相濡以沫的感情有多珍贵。

峰世卓做了半辈子生意,眼睛毒心里清,在知道消息的第二天,他突然隐隐约约的感觉出来,吕昊莉可能是中了小儿子的套了。

峰世卓又找峰轩聊了聊,心中越发笃定,但他没跟吕昊莉说。

莫名其妙的,知道自己小儿子从很久前就布了这么一个局,险些把自己都骗了以后,峰世卓居然有点匪夷所思的自豪。

到底是自己儿子,谈恋爱拼前程埋伏笔,居然几下里都没耽误,只要自己这边一同意,峰非简直就是最大的赢家了。

峰世卓愠怒于小儿子设计自己亲爸爸亲妈妈,又不得不想成全他。

说到底,这是自己儿子,峰世卓肯定是盼着他好的。

吕昊莉苦中作乐,安慰峰世卓,原本以为峰轩可能没孩子了,那还有峰非,现在反过来了,也差不多。

见妻子都同意了,峰世卓也就糊涂糊涂,装什么都不知道的认了。

要认也要做的漂亮,峰世卓把对方当做正经亲家,像当初第一次见峰轩岳父岳母一样,提前订酒店,提前准备见亲家要穿衣服,十分重视。

峰世卓还让峰非自己开车去接姜喻曼和海秀,峰非大嫂忍不住笑:“咱爸总是这么周到。”

峰世卓对大儿媳笑笑没说话,他每次跟大儿媳父母聚聚,也都是让峰轩自己去接人送人,接人不能在楼下等,要停好车,上楼去接,送人同理,也要把人送进门,都是峰世卓的规矩。

峰轩在待人接物这方面跟峰世卓学了七成,平时在外面很吃得开,峰非则是学了十成,只是如此对待的对象只有海秀一个。

峰非进门把一大捧绣球花递给姜喻曼,笑道:“我来接您和海秀,您这边好了吗?要还没好您接着忙,我在这等会儿。”

姜喻曼笑着接过花:“每次来非要带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走吧。”

峰非看向海秀,海秀稍微有点紧张,也点了点头,姜喻曼拿包去等电梯,峰非停了半步,跟海秀在后面咬耳朵。

姜喻曼装作没看见,自己整理了下头发,下楼后上车。

一行人到酒店的时候,峰世卓吕昊莉几人已等了很久了,吕昊莉迎出来,笑道:“海秀妈妈是吧?我是吕昊莉,咱们通过好几次电话的。”

对吕昊莉的声音姜喻曼并不陌生,两人马上说到一起去了,气氛融洽了许多,几人相互介绍了下,坐下吃饭。

海秀刚开始还有点拘谨,后来慢慢的就放开了,姜喻曼跟吕昊莉格外投缘,颇聊得来。

席间没人刻意提起峰非和海秀的关系,仿佛早就已经认可了,一切都很平缓自然,一场家宴后,两边都放下心……了解了对方家庭,相信了对方愿意接受两个孩子的关系,愿意分享彼此的善意。

其他的,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峰世卓让峰非送姜喻曼和海秀回家,峰非自然没甚说的,只是把姜喻曼送到家后,又把一头雾水的海秀带了出来。

姜喻曼对峰非是一百个放心的,笑着让他们自己去玩。

上了车后,峰非道:“把钱包给我。”

海秀乖乖把钱包上缴,峰非打开看了一眼,放下心,还给海秀:“收起来吧。”

“你要钱吗?还是卡?”海秀有点后悔道,“现钱没带太多,不过随时能取的。”

峰非笑道:“你觉得我要你钱?”

海秀讨好道:“我愿意给你的呀。”

峰非边开车边道,“我是检查检查你身份证带了没。”

海秀茫然:“带了……怎么了?”

“带了就好。”

峰非看出海秀已经困了,问道:“昨晚没睡好?”

海秀嘿嘿笑:“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看我爸妈多喜欢你。”峰非嗤笑,“我妈刚怀我那会儿,就想要个女孩,一子一女,儿子还正好生在前头,多好,可惜,生出来一看还是个儿子。”

“然后她就盼着,能别太调皮,别跟峰轩似得那么难带,结果……我比我大哥还能淘。”

海秀有点害臊,刚才在桌上,吕昊莉跟姜喻曼说,她更喜欢海秀这样的。

不等姜喻曼谦虚几句,峰非一脸正经的接口道:“对啊,我也喜欢这种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吕昊莉被自己儿子弄的满脸尴尬,姜喻曼忍笑,峰世卓装聋当没听见,峰轩狠狠的瞪了峰非一眼,峰非脸皮比城墙厚,一脸无所谓,只有海秀,脸红到耳根了。

“所以你就放心吧,我爸妈喜欢你还喜欢不及呢,你知道么?我妈,前天跟我爸聊天的时候说你是咱们这今年的状元,我爸爸念叨了半天呢。”峰非啧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海秀笑起来,又打了个哈欠,天已经全黑了,他看看外面,问道:“咱们这是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峰非嘴角噙着笑,他今天心情特别好。

海秀不好意思道:“跟你去哪儿都行啊。”

“睡会儿吧。”峰非从后座拿了条毯子递给海秀,“醒了就到了。”

因为今天的聚会,海秀昨晚紧张兴奋到半夜,早上不到六点又醒了,熬到现在已经很困了。他接过毯子盖好,睡意朦胧,一开始还强打着精神跟峰非说话,过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上高速前,峰非替海秀把安全带系好,掖了掖毯子,海秀感觉到峰非,本能的往他身上靠,峰非嘴角挑起,低头安抚的在他嘴角亲了亲,海秀就老实的又睡熟了。

晨光熹微的时候,海秀醒了。

海秀揉揉眼,赫然发现峰非还在开车!

“你……”海秀吓了一跳,看看外面,他们竟在海边了。

峰非一笑:“醒了?”

海秀一时反应不过来:“咱们这是……你开了一晚上?”

“带你来看日出。”峰非一夜没睡,精神却很好,他将车停好,自己下车,打开后备箱,海秀跟了下去,才发现后备箱里峰非早就准备了不少东西。

峰非打开行李箱,拿出一件自己的衣服来给海秀裹上,自己也披上一件,又戴上墨镜,道:“走。”

清晨的海边有点冷,海秀的手被吹的冰凉,峰非一直握着他的手,牵着他在海边走。

海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感觉自己前一个小时还在酒店,不想现在已经在另一个省了,简直像是在做梦。

海秀看着峰非,突然感觉,自从认识峰非后,自己似乎每一天都在梦里。

甜的让人不敢相信的美梦。

峰非脸上没有丝毫疲惫,还笑着打趣海秀:“你说梦话了知道吗?”

海秀压下心头悸动,问道:“说什么了?”

“说喜欢被我亲,喜欢被我玩儿你那儿,喜欢被我按住了两只手然后唔……”

海秀羞愤的捂住峰非的嘴,好好的一个美梦,被峰非几句话搅成春|梦了!

峰非笑着看海秀,等他放下手问道:“我之前怎么教你来着?”

捂嘴的时候……不能用手的。

海秀耳朵红了,峰非示意性的舔了舔嘴唇,海秀红着脸把嘴唇凑过去,主动亲吻峰非,但因为动作太轻柔,被峰非反客为主。

两个人坐在海边,看着日出,亲昵,小声俩天。

太阳慢慢的升起来了,但气温还没升高,海秀的手一直没暖过来,海秀看着峰非,突然想起去年冬天的事,心猿意马:“我手凉……”

“嗯?”峰非侧过头来看他。

海秀改暗示为明示:“能暖暖手吗……”

峰非嘴角一点点挑起,笑道:“这么色?想摸我腹肌?”

海秀脸红红的,忍不住的想跟峰非腻歪。

峰非拿过海秀的手,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跟你说,我小肚子这不暖和,下边儿更暖和,让你随便摸,摸不摸?”

海秀撒娇不成反被撩,脸红的冒烟,支支吾吾:“其,其实不怎么凉了……”

“你又不想摸了?这事儿是你自己说的算么?”峰非捏捏海秀的下巴,“今天哥给你个教训,让你懂懂事儿。”

峰非不由分说的拉着海秀往车上走,海秀心惊胆战,每次峰非一这样他都怕的要死,求饶道:“我错了,峰非,峰非……”

峰非没理他,把他推上车,略显粗鲁的在他身上摸了几把,关上车门,上了驾驶座。

海秀心有余悸,暗暗庆幸,问道:“我们去哪儿?”

“去提前订好的酒店。”峰非脱了外套,随手扔在后面,“去房间,给你好好暖手。”

海秀的脸腾的又红了起来,害羞话都说不利索了,峰非居然不是在吓唬他,是真的真的……

峰非定的酒店就在海边,没一会儿就到了,临海的总统套房,海秀进房间后愣了,从门口到卧室到露台,地上铺满了玫瑰花瓣,桌上还摆了一个巨大的慕斯蛋糕,写着海秀和峰非的名字。

海秀来不及发现别的惊喜,已经被峰非扛进卧室了。

这一次,不只是暖手那么简单了。

出柜成功的峰非,已经没有丝毫忌惮,以前每次碰海秀峰非多多少少都有点负罪感,但如今两边的家长都能坐在一起聊天吃饭了,峰非再忍着,那就不是有责任心,而是那儿不行了。

事实证明,峰非那儿还是很行的。

以至于一个昼夜没休息,还能从卧室到浴室,把海秀做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不住小声求饶,声音里都带了哭腔。

第一次,海秀虽然有很多不适,但也努力配合了,不管多害羞,让如何就如何,怕坏峰非的兴致,疼的时候默默忍着,并不出声,也不会开口峰非停下,好在峰非做足了功课,也够温柔,没伤着他,尽力摸索,想让他也舒服,做到后来,海秀再哭的时候,峰非感觉的出,那不是因为疼了。

峰非没太欺负他,从浴室出来后没再做什么,两人裹着毯子靠在一起,峰非在海秀耳边说情话,说的海秀脸红的停不下来,最后,吃了蛋糕,一起睡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他身上有条龙 赘婿归来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超能农民工 砸锅卖铁去上学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极品上门女婿 巅峰游戏制作人 五代梦 浪潮
漫漫何其多其他书: FOG[电竞] 影帝 暴君[重生] 报* 佞臣凌霄 AWM[绝地求生] 当年万里觅封侯 逆袭[星际]
相关推荐:
[陆小凤]士子风流视死如归魏君子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长公主嫁纨绔余生有涯为夫曾是龙傲天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重生之巅峰投资超级酒店大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