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十章 老而弥坚搏阵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谢寸官眼睛微收,脚下开步,迎锋而入。右脚进步,身扭如蛇,左手竖起,五六军刺贴在左臂外侧,挡在自己右颈侧。右手军刺竖起,斜斜竖在右肋侧面,整个将身体右侧遮掩,正是器不远去,手莫离身!轻兵短器,倚身为守的用法。

叮地一声响中,高桥春城的长刀就劈在军刺上,溅出一星火花。

谢寸官脚下不停,左脚再进时,左手就顺势横向攉打,用军刺的把手,击向高桥春城的面部。右手军刺弧线往上抽出,叮地一声击在高桥春城抽撤的长刀上。

高桥春城手腕微微一抖,瞬间重控刀势,但谢寸官的左手已经扑面而来,不得不后退一步,一方面避其锋锐,另一方面长刀回把,双手持刃,给自己的长刀留出挥舞的空间并添加了控刀的力量。

谢寸官得势不饶人,身体继续扑进,右手军刺穿心一刺。

高桥春城长刀在外围,此时不得不再退一步,身体横转,双手持刀轮转,用刀背磕开谢寸官手中的军刺。然后瞬间长刀轮劈,十字出刀的同时,身体就往后退。

兵器行话,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谢寸官扑入内门后,长兵器被逼在外围,运转不变,因此必须拉开距离,重整旗鼓。

高桥春城十字交叉劈刀,脚下步子退得极快,谢寸官追了一步,就不再追赶。对方一心求退,刀快力大,慢了一步之后,就不好再追。而高桥春城这一退,谢寸官就看见了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内田孝恩。

此时,内田孝恩一面盯着场中情形,一面走向彭蹇那边,显然是想和彭蹇说话。

谢寸官瞬间心动,立刻往前一个轮行如风,扑到了高桥春城面前,右手挥出,手中五六军刺已经脱手而出,带着一道风声,直接飞向正被内田孝恩叫了一声后,注意力被分散的彭蹇。彭蹇毕竟是老了,刚才同高桥春的争斗已经消耗了不少精力,加上先是内田孝恩的招呼,再四金刚的叫声,而谢寸官本来正同高桥春城动手,谁料到竟然在此时攻击彭蹇。

“蹇叔——”一旁盯着场中的四金刚先后叫出声来。

但他们的叫声,在提醒彭蹇的同时,也打扰了他的反应。

更况且,四金刚叫出蹇叔二字时,是因为已经能通过军刺的方向判断出目标,也就是离彭蹇已经极近了。彭蹇的身体瞬间一颤,他微微低头,看到了插在自己胸口上的军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中刀了。他的手臂本能地伸出,扶住了走到自己身体边的内田孝恩。

谢寸官飞出右手军刺的同时,左手军刺已经交到右手上,再次飞出。

彭蹇中刀,内田孝恩也是一惊,看到他伸手过来,本能地扶住了彭蹇的手臂。就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颈侧微微一凉,接着就痛了起来,却是谢寸官第二把军刺已经瞬间扎入了他的颈侧。

“八格!”高桥春城瞬间暴怒地叫起来,疯狂地往前进身,不顾一切地将手中长刀狠狠地劈向谢寸官。谢寸官不退反进,一个龙形迎着高桥春城的身体就扑进去,双手毫不犹豫地斜斜迎向高桥春城长刀的近锷部,横脚踢向对方的刀把。

谢寸官的手用上了龙形外裹劲,斜臂卸劲加上了滚裹的转动。

高桥春城的长刀劈中的谢寸官的肩部,但却并没有劈进去,一是因为谢寸官穿了防割背心的缘故,二是因为谢寸官的手臂和腿从刀把和锷部已经破坏了高桥春城的力量。

饶是如此,谢寸官的肩头还是一阵剧疼。但此时他根本顾不上了,直接落起进身,双手已经托了高桥春城的双手肘部,翻丹进步,手起身落,就将劲蓄上。瞬间钉顶劲发,直接将高桥春城抛起来,砸向彭蹇等人的地方。

“退!”谢寸官行险成功,一声呼喝,就迅速跑向出口处。

陈虎和郭踏虏往前一步迎住他,直接掩护他撤退。羊娃和骡子一直站在出口两侧,此时不动如山。待谢寸官三人进入出口洞中,才迅速跟入。

那边高桥春城被谢寸官一把抛出,早有两个内田家卫迅速冲出,接住了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谢寸官竟然只是将他抛出,没有伤他。

此时,四金刚正扶着口中冒着血沫的彭骞,人人一脸愤怒,叫着蹇叔。

而内田孝恩也睛被两名内田家卫扶着,一时还没有咽气,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高桥春城。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根本聚不起气,每次都是喉咙动两下,就从伤出喷出一缕鲜血。

高桥春城目光一寒,突然间挥出一刀,劈翻了面色不善,正准备起身的林寒。接着横刀一挥,腰斩了震惊中跳起来的另外一名金刚白虎,第三刀挥向刚抓住刀把的冉仇。

当的一声响中,高桥春城的长刀被斜来的一刀挡开,却是姜恩信已经反应过来。

高桥春城一刀被格,立刻回刀滑刃,削向姜恩信的手臂。

但此时冉仇的长刀已经劈向他的咽喉。

“全杀光!”高桥春城大叫一声,回刀格住冉仇的八卦刀,向一旁还没反应过来的内田家卫下令道。

内田家卫们此时已经反应过来,挥刀直奔冉仇等人。

“你个老疯子!又不是我们杀了你的人……”冉仇将手中长刀轮开,逼得高桥春城连退几步。

一旁的姜恩信已经持刀挥拐围上来道:“冉二,不要跟他废话!基地已经暴露,只能抢运有限的浮财,没有时间谈判,一切只能靠实力说话!”

双方此时已经杀在一起。

姜恩信说得不错,这也是高桥春城的意思。

谢寸官等人杀进基地,基地的秘密肯定已经暴露。自己一方折了内田孝恩和内田孝义兄弟,蛇无头不行,内田家卫士气掉落,力量极度削弱。

而彭家方面却还有六大金刚在,自己一人又有伤在身,根本无法和对方谈判。因此他当机立断,趁彭家四金刚心慌意乱照顾重伤的彭蹇时,突然出手,瞬间解决了林寒和白虎。

此时,彭家子弟和内田家卫已经杀成一团。

双方在洞内的人数差不多,但内田家卫不愧是内田家花大价钱训练出来的杀手,个个身手伶俐,悍不畏死。而且,是严格按照过去忍者的训练方式,每个人除了刀剑武艺外,个个都善发暗器,刀来剑往几下,手中的忍者镖、袖箭背弩就突然发出,彭家子弟措手不及,瞬时倒下数人。

高桥春城身体受了伤,又以一敌二,瞬间落了下风。

但此人心高气傲,虽然落了下风,竟然酣战不退。每当被对手逼到绝境时,就便出两败俱伤的打法,逼得姜恩信和冉仇不得不退。

一时间,双方各有死伤,僵持不下。

外间,谢寸官等人冲出基地,很快就到了梁山、陈檑守着洞口。

此时,这里正和彭家前来救援的人杀成一团。斩马刀沉重,李道此时已经气喘吁呈,全凭梁山一杆长枪守了下面,陈檑一把剑守住侧洞,二人死死挡住对方。

王强则守在李道身边,照顾他。

对面领人的已经不是刚才的彭勤,而是留在外间的彭家二大金刚陈本良和彭善五。两人都是彭家核心人物,练的都是彭家的刀加拐。

不过,此时陈本良的一条手臂挂在颈部,那是被梁山穿袖枪伤了小臂。

彭善五倒没受伤,但气喘吁吁的累得不轻,刚才他领着五六个人冲杀过去,虽然将梁山逼退五六部,但却被陈檑几剑杀得手忙脚乱,差点儿受伤,不得不退了回来。

而彭家子弟又有两人被梁山扎肩伤腿,失去了战斗力。

“四哥,怎么办?”彭善五忍不住问一旁的陈本良。两人中彭善五身高力壮武艺高,但脑子简单。陈本良却是彭家六金刚里的智囊型人物,彭蹇只所以让俩人守在外面,就是一文一武好搭配。

“我们不要强攻,只守在这里吧!”陈本良看着外面的彭家子弟,二十多个人冲进来,现在还能冲能打的也就十来个,近一半的人都失去了战斗力。

“外面那些人闹得越来越厉害……”彭善五听着外间里传来的吵闹声,忍不住道:“要不要我过去给点厉害瞧瞧!”

“不用,彭勤守得住!”陈本良看了看里面正在休息的梁山等人道:“我们还不能完全停下来,要不停地派人轮换骚扰,不能让这几个人恢复气力!”

“好!”彭善五感觉自己恢复了些力气,就对身后的几个人道:“来三个人跟我上,不过,只游斗不要近身,尽量都不要受伤!”

身后三个彭家子弟就应一声,跟上来。

正在此时,突然通道里就传来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一直靠在石壁上的休息的李道伸手握了斩马刀,站了起来。然后就有五个身影飞快地靠近。

“怎么回事?”彭善五看了一眼陈本良。

“大家集中过来!”陈本良脸色一变,他已经看清,冲出来的并不是自己人。

彭家子弟正往一起拢的过程中,那几个人脚步不停,已经冲了过来。当先两人,一人手持两根钢鞭,一人手持一把尖刀。侧洞的陈檑此时已经出来,跟着持刀人身后一步处。而持枪的梁山,则跟在持鞭人身后一步处。

王强往前一步,跟陈虎平行,谢寸官在前,三人在中间成品字形。

在最后,李道和郭踏虏俩人身高体胖,一人累得没了力气,一人受伤,跑得有点摇摇晃晃。(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赘婿归来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他身上有条龙 砸锅卖铁去上学 浪潮 超能农民工 巅峰游戏制作人 五代梦 极品上门女婿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相关推荐:
天后PK女皇大王饶命之我能收集正面情绪值最美不过长生路行晚唐浮生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大周皇未来之废柴崛起穿成反派人鱼男妻星际灵厨直播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