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十五章 神秘莫测计中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了管家的话,内田省吉眉毛不由一挑,显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要知道,最近山口组、稻川会和驻吉会一直同内田家保持接触,四方一直在共同搜寻高桥春城等人的下落,隶属于黑龙会、山口组、稻川会和驻吉会的渔船、游艇、运输船等,都在日本到台湾的海域之间,寻找着潜艇的下落,而这几人正是三方势力配合内田家的主事人。

“到底怎么回事儿?”内田省吉脸色不变,整理着身上的和服。

除了少数正式场合,内田省吉会穿西装之外,平常居家,都是传统和服。

“听说是发现了他们在潜艇上人的尸体……”管家忙上前一步,帮助内田省吉整理身上的衣服。内田家的管家都是由家族旁支的人担任,从小接受严格的训练。像这位中年管家其实是内田省吉的堂叔,除了处理日常事务外,还有一身好武艺,所以动作虽然快,但却毫不显浮劲,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子沉稳。

“你不用招呼我,先将他们带到会客室,我稍后就来!”内田省吉抬手制止了管家的动作。

管家躬身退下,内田省吉摁下了桌上唤人的按钮。

片刻间,一个年轻的女子就和一个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进来,女子手里托着一个带盖的黑色漆盘,走过来,就将漆盘放在桌子上,帮忙他将和服不妥当的地方整理一番。

男子则深深鞠躬道:“老师有什么吩咐!”

内田省吉听任女子在自己身上动作着,对着青年男子吩咐道:“请你六师叔陪我见些客人!”

青年男子脸色微微一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后退几步,才转身出门去了。

女子帮内田省吉整理好衣物后,就揭开漆盘的盖儿,里面有两个红色的食盒,一个放着几样小点心,一个放着几样清口小菜,旁边一个白瓷小碗,热汤还冒着微微的热气。

内田省吉在桌旁跪坐下来,开始用食。

女子在旁边跪坐下来,静静地陪着,直到内田省吉将两个食盒里的小菜和点心全部吃完,又将最后一口热汤喝完,女子才站起来,伸手托来刀架上的一把胁差,交给内田省吉插在腰间。又捧过刀架上的太刀,帮着他把长长的太刀插到腰带中,躬下身子,静静地等内田省吉出门,才去收拾桌上的食盒。

内田省吉走出自己居住小院的木门时,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正抱着武士刀,静静地站在门边,听到他出来的动静,男子就转过身来,躬下身子道:“省吉师兄!”

男子叫内川噬虎,是内田省吉剑道老师内川井一的儿子。

内川井一的父亲早年投入内田家,因此,内川家也算是内田家的家臣。不过,随着社会发展,家臣已经成了一种名义,没有当初的那种约束力。

内川家在日本各处开了许多剑道馆,内川井一也已经是日本有名的剑道大师。

内川噬虎按年龄在老师的弟子中排在第六位,从小就被严格地训练武技,成人后专门精研剑道,因为痴迷于武技,对其他任何事都不感兴趣,甚至不愿意去父亲的武馆里帮忙带弟子,所以内田省吉就将这个师弟养在家中。

一方面随时可以切磋剑艺,另一方面,内川噬虎对剑技的痴迷,并不仅仅是研究那么简单,他喜欢剑刺入人体的那种感觉,更喜欢将自己的剑刺入高手的身体中。

如果说高桥春城的眼神像毒蛇的话,内川噬虎的眼神更像一块冰。

高桥春城的眼神中,你能看到凶狠的神情。而内川噬虎的眼神中,你是看不到情绪的。但此刻面对走出门的内田省吉,内川噬虎的脸上有了些许冰山化冻般的笑意。

在内川噬虎心里尊敬的人中,除了自己的父亲,就数内田省吉了。

父亲那是引导内川噬虎走进剑道的人,而内田省吉则是支持他坚持剑道的人。而且,父亲精湛的剑技,也是小时候内川噬虎最敬慕的东西,到后来虽然他的剑技已经远远超过了父亲,但儿时的那种敬慕,却是他一辈子不想翻越的山峰。

对内田省吉的剑技,内川噬虎也是极佩服的,这是目前唯一一个能勉强和他在剑道上斗个旗鼓相当的人。但内田省吉的手搏技术,却远远地超过了他。

内田省吉只所以叫内川噬虎来,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内田家这次损失不可谓不重!六十余名内田家武士,都是从内田家在全国各个道场中选来的精英。而高桥春城和内田孝恩带去的近三十名内田家卫,除了目前被台湾那边扣押的十几名外,也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内田家固然家底雄厚,但这么剧烈的损失,也让内田省吉手下可用之人,一时间捉襟见肘起来。毕竟,各地的武馆需要高手坐阵,各地黑龙会的关健处,也需要有能力的人。所以现在山口组、稻川会和驻吉会逼上门来,他不得不叫出从不问外事的内川噬虎撑门面。

因为总不能遇到一点事情,他这个家主就亲自上场。

走近会客厅时,几个侍女正在匆忙地进出,个个脸上都没有丝毫笑意儿,看到内田省吉,才露出一丝礼貌的笑容,但转过脸就瞬间消失,显然里面的气氛压抑。

内田省吉进入会客厅,内川噬虎比他往后半个身位。

正默不作声站在那里当门神的管家看到内田省吉进来,忙过来,引他到主位上坐下来。内种噬虎则默不作声地坐在他下首的地方。

对面客座上,依次坐了黑龙会的外务部长川口见喜、稻川会谷前延吉和驻吉会的小仓。每个人身后都站着七八个壮实的汉子。不过,山口组的人全是清一色的黑西装,而稻川会和驻吉会的衣服却没那么统一,显然和已经加际化的山口组没法比。

看到内田省吉进来,率先忍不住的是驻吉会的小仓,扬声道:“黑龙会这次做事情,太过份了!吞了我们的财宝,竟然还杀了我们的人,这是要向我们三家宣战吗?”

能在外面混,都不是笨人。

按说驻吉会在三股势力中,是最弱势的一个,说话本来轮不上他。但小仓是个急性子人,忍不住先开了口,但言必称我们,开口就将三家合在一起,给内田省吉施压。

内田省吉看了小仓一眼,举起手中的茶杯,对着山口组的川口见喜和稻川会的谷前延吉道:“这是来自中国秦岭山里的高海拔茶,味道不错,请见喜部长和延吉会长尝尝!”说着话,竟然看都不看小仓一眼,端起旁边的茶盅,轻轻地喝了一口。

山口见喜和谷前延吉对视一眼,却都没有动眼前的茶,等内田省吉放下茶杯时,川口见喜才开口道:“内田君,今天我和谷前会长却不是前来喝茶的!小仓会长虽然性子急,但话却说得不错,内田家吞了我们山口组应得的一份财货,而且杀死了我山口组吉田信一,稻川会麻里囤和驻吉会的木村幸至一行六人,这事需要个说法!否则,我们三家就只能对黑龙会开战了,否则,我们还怎么维持组织……。”

“哦?”内田省吉露出惊讶的神情:“这几天我们不是一直在同诸位协调搜索失踪的人员吗?见喜部长何出此言?”

“你们黑龙会的人在搬运吉田的尸体时,被我们山口组的人撞见了!后来我们又发现了麻里囤和木村幸至的尸体……”川口见喜脸色严肃地说道。

原来昨天晚上,在冲绳县与那国岛山口组一个提供色情服务的浴池里,来了五位客人,点了酒店里最红的几个妓子,闹酒一直闹到半夜,酒喝多了,就听那几个人说最近真晦气,每天看守那几具尸体,臭得人死的心都有了,幸好今天终于可以解脱了。

这些妓子中正有两个是山口组专门探听消息的,听到这些话,心中一动,越发奉称起来。那几个人领头的那个已经醉得人事不省,靠在陪他的妓子身上睡得和死猪一样。另外几个酒后吐真言,说是他们黑龙会前段时间在魔鬼湾那儿走私了一批货,不过,留下了几具尸体,让他们看着。

最近一段时间,山口组正全力以赴地在海上搜寻潜艇,自然让这些收集情报的妓子也打听消息。于是消息很快就传到专门做皮条生意的小头目耳中,小头目立刻往上汇报。上面立刻下仅,稳住几个人。然后,很快就有战斗人员赶到现场,结果,那几个人倒也警醒,一看到战斗人员,竟然立刻反应过来,当场就发生了火拼。

而且,这五个人显然是黑龙会有经验的战斗精英,当时三人断后,一人扶起已经醉成半死的那个,竟然在一阵拼杀中,伤了山口组两名武士,突围出去。

七八名山口组武士竟然对付不了五个醉猫般的内田家武士,这也太耻辱了!于是山口组武士不屈不挠地追杀下去,结果对方四个人逃脱,只扔下一具尸体。

而这具尸体,正是那个已经醉得人事不醒的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不是山口组的战斗人员杀死的,而是被对方自己人杀死的。显然带着这个人是逃不掉的,对方就杀死了自己的同伴。

但对方为什么要这么作,是要掩盖些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赘婿归来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他身上有条龙 砸锅卖铁去上学 浪潮 超能农民工 巅峰游戏制作人 五代梦 极品上门女婿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相关推荐:
天后PK女皇大王饶命之我能收集正面情绪值最美不过长生路行晚唐浮生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大周皇未来之废柴崛起穿成反派人鱼男妻星际灵厨直播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