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三百八十九章 带土伤疤被揭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带土深深皱眉,两个半张脸不和谐的拧在一起。

只听列音说道:“不要跟我说你不想成为火影,不想成为水门老师那么风光的人,不想对琳炫耀。撒谎只会让我看不起你。”

带土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你住口!我根本不想成为任何人!没有琳的世界里当不当火影有什么区别?”

他重新戴上漩涡面具,仿佛这样就能把被列音揭开的伤疤藏起来。

只听列音鼓掌说道:“是啊是啊,但你和我不一样,放弃火影的梦想后等待你的最终是孤单,没有任何人认可你。所以你才要把所有人都带到和你一样可悲的月读世界中,用虚假的快乐麻醉你自己。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英雄?让所有人分享和你一样的快乐很伟大?”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带土不可思议,他的终极目标甚至都没有对黑绝说过。黑绝可能猜到点什么,但那是和他朝夕相处的黑绝啊,这只土猪凭什么?

只听列音冷笑:“摆脱,忍者的基本功就是收集分析情报,了解到你所谓‘月之眼’计划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你大大咧咧的把尾兽收集计划命名为月之眼,难道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无限月读】吗?实际上只有长门不知道……”

带土失魂落魄,感到自己的最期已至,支持他战斗下去的动力突然间消失了。这是最深的绝望,苦心孤诣的计划再也没有任何一丁点成功的可能。

甚至就连攥着蛤蟆的手都要松开了,看得黑绝暗暗着急。

但正在这时,列音的背上七尾重明探出头,但是发出的是水门的声音。结界再次进化之后结界内的灵体可以让七尾作为活的媒介替他们说话。

只听水门朗声问道:“带土,琳死后你为什么不选择复活琳,而选择灭世?是我没教育好你才让你这么偏激吗?以你的能力和资源,复活琳不是不可能的吧?甚至现在列音也可以进入净土取回琳的灵魂让她重生。”

“水门老师,如果这个阴冷的世界不是这么让人绝望就好了。”带土淡然说道,“即使复活了琳,在这个忍者所主导的世界中依然充满各种各样的纷争,战争、诡计、侵略、屠杀,每个人、每个国家都在为自己的利益疯狂杀戮,视损害别人的利益和剥夺别人的生命为天经地义,就算是老师你也没法阻止这种状况吧?甚至你还不得不亲自投入某些计划,推动某些计策的实施。

这样的世界没有希望,千千万万个和琳一样无辜善良的人被杀,被害死,落入各种圈套,而这正是忍者乐于去做的事情。我不恨卡卡西,我憎恨的是战争,我要的不是琳复活,而是琳生活在没有战争甚至没有纷争的世界中。我轻易复活了琳,只会让琳重生在这个漆黑的地狱中,过不了多久仍然要死亡,忍者从来都不是一个长寿的职业。

当我看到琳的死亡,善良而懦弱的我就随之一起死掉了,活下来的是冷酷而坚强的我。既然忍者们喜欢杀戮、战争和死亡,不如让我做那个最喜欢的,然后以我的方式实现和平。你们说那是虚假、可悲的世界,是用快乐麻醉自己,而我说那是这个黑暗的世界唯一实现永久和平的方式,这样的归宿对忍者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小南感到强烈的痛。她曾经是被战争伤害最深的人,但当她拥有力量之后,又反过来制造了更多的杀戮,使用了更多的圈套和计谋。

“斑,难怪你能骗到长门。”

“是的,某种程度上他的目的和我一致,只是最终他无法成功,因为我们有巨大的分歧。我无法欺骗自己说这个世界是美好的,而他只想要短暂的和平。但其实,这个世界我已经不在乎了。”

说到这里带土发出歇斯底里的笑,他同样无法成功,大筒木驾临忍界之后棺材板被钉得更死了。

列音等他笑完说道:“水门老师,你该不会打算原谅这个家伙吧?他做的坏事实在太多了,你看看深作仙人的表情。”

深作一脸震惊。带土的身份是木叶的绝密,自来也对于让不让纲手知道都犹豫不决,更不可能告诉深作仙人,他是听到双方的对话之后才猜到面具男的真实身份。

这已经不是震惊,而是震撼。但他依然无法说话,带土掐的又紧了。

水门和深作一样震撼,甚至更甚。他想不到自己的学生已经走上歧途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偏偏有理有据,思想深邃。而他是当过火影的人,这段不算长的经历中,他遭遇了太多让他束手无策有力使不上的事情了,让他怀疑人生,怀疑带土是否是正确的。

直到列音打算把重明塞回结界里。

“喂喂,列音,我还没说完呢……”

水门一口气憋着不吐不快,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吐罢了。只听列音快乐的说:“水门老师,你的思维还停留在过去啊。现在是对抗大筒木的时代,还纠结忍界是不是黑暗的地狱有必要吗?如果忍界真是黑暗的地狱,为什么不放弃抵抗呢?干脆让大筒木们吸干了算了,这也能实现最终的和平,岂不是比他的办法还彻底?”

波风水门哑口无言。

带土不屑的说:“那怎么可能?大筒木要的是所有人的命,我至少让你们的精神能量得以保留。”

“所以你还是觉得自己很英雄喽?土狗,你所谓的终极和平并没有把人当成人。人最宝贵的品质是理想和信念,以及为之而奋斗,在你的虚假世界里不需要理想,人看似快乐的活着,实际上信念已死。

至于你,你不但背弃了忍者的准则,也是个只想逃避的懦夫。没有谁的宿命是惨死,如果琳作为一个忍者需要面对危险,那也是她勇于面对的危险,她会为了活命而千方百计努力修炼,或者勇敢的面对死亡。忍者是以死亡的那个时刻的所作所为来评价的,幸亏琳已经死了,不然能被你活活气死。”

黑绝触动极大,而带土怒气勃发:“你这只土猪!给我住口啊——”

但列音并不理他,而是抬头看天。他察觉到白蛇仙婆的查克拉正在靠近。

“水门老师,你要冒那个险吗?!”

水门手杖悄然飘出阴遁结界,说一声:“九喇嘛稍安勿躁,我去去就回。”然后一闪即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砸锅卖铁去上学 超能农民工 浪潮 五代梦 极品上门女婿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赘婿归来 巅峰游戏制作人 他身上有条龙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相关推荐:
冰冻废土:开局召唤冰雪女王机械炼金术士我在后宫种田忙惊醒之后我在三国教书那些年床上有狼睡在我床上的陌生女人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首富从以旧换新开始我的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