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五百一十五章 所谓道种,见道者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九华山下,一座县城之中,已经到了夜间。

各家各户大多都已经闭门休息,少数一些点灯熬夜的,也不会出门走动。

却有四条身影,在城中最高的一家酒楼楼顶相聚。

这四个人穿的都是深色衣服,在这种月光暗澹还有雾气的夜色里,很不显眼。

其中体型最魁梧的那个,背后还背着一个长条包裹,凝视着城中某一户人家的屋院。

“就是那边了。”

他开口说道,“我那个大仇家,这几年就是住在那里。”

这个身材魁梧,声音嘶哑的汉子,名叫连坤,当年是江南燕谷十三狼的老大。

说是十三狼,其实是三四十个亡命之徒,专门乔装改扮,四处抢劫过往商队,又开黑店,又当水匪,下手非常狠辣,基本不留活口,聚敛钱财的速度也快。

后来,他们被官府大力通缉,连坤就想偷渡过江,带上成包的金银,到北方去逍遥自在,没想到就在他们过江之前,被六扇门的捕快截住,厮杀之后,仅连坤一个逃得了性命。

这些年下来,连坤在北方厮混,搭上了闻香教的一个执事,平时帮他们干点面子上过不去的事儿,倒也过得逍遥快活。

没想到前一阵子,闻香教好像发了癫似的,突然开始大举清剿他们境内一些心照不宣的“老朋友”。

连坤也在被追杀的行列,虽然不懂他们为什么突然翻脸,也料到北方将有大乱,只好又偷偷逃回南方,辗转到了九华山一带。

他在北方快活日子过多了,花钱大手大脚,到了南方没几天,钱财也就花销干净,又不愿小打小闹,就准备做一票大的,抢了县衙的金库。

这另外三个人,都是他在北方结交的狠辣人物,也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北方教门的人翻脸追杀,才逃向南方,在绿林里面都有响亮的字号。

“飞龙斩”司马错,“飘雪剑”纳兰飘雪,“破碑手”纳兰正光,大名鼎鼎,每一个手上少说都有上百条人命,这还是没算上妇孺之类的,不然他们自己都数不清。

四人花了一段时间,在附近几个县打探,最后选定了要在这座县城动手,没想到就在这个过程里面,连坤居然发现了他当年的大仇人宋唯一的线索。

大明六扇门的捕快,分为飞马、寻蛇、捕风、摄影,四个档次。

隐居在九华山下的这个宋唯一,原本是已经做到了捕风捕头的位置,武功练到六重天的巅峰,当年在江湖上的名气也不小。

可是,前几年他在追拿一个江洋大盗的时候,施展了七星刺血大法,临时爆发气血,增长战力,虽然成功把对手诛杀,之后却也因为这件事情走火入魔,渐渐变得口舌迟钝,意识模湖。

六扇门只好安排他回家休养,因为他当时年轻,还没有成亲,家里只有老母,虽然官府每月有一批银钱供着,他那些故交好友难免还是不放心,时常来探望,又请了左邻右舍、当地衙役多多关切。

所以他的名头,在城中广为流传。

连坤打听当地有没有什么硬点子的时候,才会打听到这件事。

纳兰飘雪生性谨慎,说道:“此人虽然走火入魔,但也不知道这几年恢复的如何,万一受到生死关头的刺激,又起来跟我们过上几招,有了动静,惊动县衙里的人,之后我们想要盗取金库,可就更麻烦了。”

“你放心,我反反复复的问过,宋唯一这几年别说是有什么恢复的迹象了,他已经从最初的言语含混、意识模湖,变得不言不语,不饮不食。”

连坤说道,“太岁之体走火入魔后,多数情况也就是这样了,他会越来越像是一株老树,对外界没有反应,再也不像是个人,只不过还是血肉之躯罢了。”

“可就算是这样……”

连坤抓住了身后的长包裹,恨声说道,“就算是这样,我也要亲手杀了他才痛快。能在这里不期而遇,简直是老天爷都让我亲手报这个仇!”

“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索性我们四个一起去,保证杀他全家都不会发出一点杂音。”

纳兰飘雪思忖一下,点头道:“好吧。”

最近,大明朝廷有很大的调动,许多高手去了北面,兵马粮草也都要配合,整个朝廷上上下下都忙碌起来。

各地府衙的力量,都要比以前空虚一些,不然的话,他们四个也不敢轻易动了抢劫县衙金库这个念头。

但抢劫这种事情,也不是抢来就算完事,事后怎么给这些金银换个模样,怎么混淆痕迹、浑水摸鱼,到哪里去享受,都有讲究。

这四个人里面,只有连坤在南方熟门熟路,日后很多事还要倚仗他,不能在这个时候驳了他的面子。

四人有了决定,立刻飞掠而去,几乎转瞬之间,就已经到了宋唯一家门外。

纳兰飘雪和司马错,分别站在院墙一角之上。

纳兰正光落到院子里面,单手一挥,出掌缓慢的在屋门上按了一下,那扇木门顿时如同朽木,无声无息的化为一片碎屑。

宋家的屋子不大,除了一个前院之外,就只有三间屋子,中间一个厅堂,左边一个卧房,右边一个厨房。

连坤从纳兰正光身边一步跨过,背在背后的一根钢棍,一把大刀,已经组装成一把长柄大刀,脸上满是狞笑的闯了进去。

纳兰正光也跟进去,以防有什么变故。

纳兰飘雪和司马错,都看到那卧房里面忽然一亮,有人点起灯火。

窗户上顿时映出三条影子。

纳兰飘雪眉头一皱,怎么凑的这么巧,宋家老母刚好起来点灯了。

他们四个动作如此迅捷,宋家老母不可能听到一点动静,只会是巧合,说不定在他们来宋家之前,那老婆子就已经起来摸索火石火绒了,不然哪有这么容易把灯点着。

不过连坤和纳兰正光都在里面,完全可以在对方发出声音之前,先把这老婆子杀了。

纳兰飘雪刚想到这里,屋中灯火突然一暗一亮,似乎火苗被风刮了一下。

就在这一个明暗变化之间,卧房的窗户被两条身影撞碎。

纳兰正光和连坤全摔到了院子里面。

墙上的二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那卧房中,有人一脚踏在窗台上,左手提灯,探出头来,身材瘦弱,还句偻着背,确如一个老婆子的模样,可灯火照亮的那张脸,分明是个男子。

连坤手里那把雪亮的大刀,只剩下刀柄还在自己手里。

刀刃已经断成五节,五块刀片,都被那屋中男子的另一只手捏着。

连坤胸口塌陷,吐血不止,挣扎着,惊叫道:“宋唯一,你怎么会……”

他话没有说完,一大口鲜血喷出,气若游丝,再也喊不出声音。

纳兰正光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天罡十字破碑手,已经练到刚柔并济的境界,能够竖掌如刀,切开石碑,也能隔着一块嫩豆腐打断大树,而豆腐不坏。

可是刚才在屋中烛火摇曳的一瞬间,他凭着直觉出手拦了对方一掌,只觉得仿佛有无声的天雷在自己掌心里炸开。

不但那条右臂已经失去知觉,就连心脏,也剧痛无比,脸色发紫,舌头肿胀,牙关又不受控制的死死闭合,连一点痛呼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太乙绵掌!是太乙绵掌!’

纳兰正光只能在心底里惊恐大喊。

‘武当的太乙绵掌,练到了掌心雷的境界,这是只有七重天的气血,才能打出来的掌力!

!’

纳兰飘雪也极为震惊,但纳兰正光是他亲生弟弟,岂能不管。

他身影一飘,腰间软剑已然抽出,凌空一剑刺去,顿时空中大量水气凝结发白,化为雪花。

身上的夜行衣也被他震碎,露出里面的一身白衣。

白衣白雪,黑布乱飞,视线干扰之下,这一剑,只要能逼得宋唯一退后,回到屋子里面去,纳兰飘雪就有机会救走纳兰正光。

司马错也抛出一把形如鹿角的短刀,短刀破空盘旋,如同圆轮,空中似乎响起一声极其短促的呜咽怪响。

正是他赖以成名的暗器飞龙斩。

这飞龙斩共有两把,削铁如泥,飞斩敌人头颅之后,还会飞回手中,司马错一向爱惜的紧。

不过今天,他丢出其中一把,这只是为了拦一拦那个明显不可力敌的对手,趁机逃跑。

飞龙斩抛出之时,他身影已经倒飞而去,直奔城外。

宋唯一微微抬头,忽然左手松开烛台,灯火悬空未动之时,他的身影一分为七,从窗子里面穿射出来,分布于院落之中。

七道身影交错穿梭,纳兰飘雪眼前一花,只是一个瞬间,已经不知道自己身上中了多少道掌力,瘫软的从半空中掉落下来,趴在泥地里。

这七道身影,已经归为一体,回到窗户里面。

宋唯一左手依旧捏住了烛台,烛火这时才微微晃了晃。

很快,屋外不远处也传了一声惨叫,紧接着就有一个人抓着司马错的腰带,把这个昏死过去的暗器高手带了回来。

纳兰飘雪勉强抬头,盯着宋唯一,断断续续的说道:“武当的七星……幻灯咒,这样的境界,你已经是……是七重、天了?”

刚来到宋家院落的年轻人,把司马错扔到地上,笑道:“当然是七重天,而且宋大哥可是以剑法闻名的,你们所见识到的,也不过是他的掌法、步法而已。”

纳兰飘雪道:“我不明白,难道你们早就知道、我们……”

年轻人不屑道:“呵,可别太看得起自己了。”

“剑秋,不要跟犯人多说。”

宋唯一低声说道,“夜闯民宅,提刀便砍,已有取死之道,不过我依稀认出,此人好似是当年的连坤,他身上的人命官司不少,送回故地,明正典刑吧。”

付剑秋应了一声,把四人捆在一起,送去县衙,片刻之后,便又回来。

宋唯一也已经安抚了老母,又让老母睡下,和付剑秋一起出门,到街道上走动。

“这四个狗贼真是不长眼,宋大哥刚恢复过来,他们就送上门来了。”

付剑秋又是亢奋,又有点后怕,“还好尚书大人得到仙人种子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把这些年走火入魔的老将、捕头名册翻出来,让我们先把这些种子送到,不然的话,宋大哥恐怕还真要被这些狗贼害了。”

“你回去之后一定要替我多谢尚书大人。”

宋唯一虽然性子沉稳,这个时候,也不禁露出几许激动的神色,“当年我状况越来越差的时候恨不得一死了之,实在没有想到,居然还有恢复过来的一天,更没有想到,还能因祸得福,一举踏入第七重天。”

“不仅是尚书大人,倘若有朝一日能见一见那位仙人的话,只要远远一见,让我叩拜一番,此生也无憾了。”

付剑秋也不禁感叹道:“虽然元君娘娘也有许多神通,但这位仙人的本事,更是鬼神莫测,倘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万万不敢相信,世上居然能有那样奇妙的仙种。”

“但是这仙种,除了朝中文武百官,老卒、捕快们能够分配得到之外,很快也就要发散到民间,给各地的平民百姓们,每人一枚,到时候,这些隐匿于民间的狗贼,恐怕也有机会弄到手里。”

他说到这里,难免有些遗憾,“世上毕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啊,那些狗贼得了仙人种子之后,武功肯定也会有所长进。”

宋唯一却摇了摇头,说道:“其实这些仙人种子,只要在官府里大量分发了,那些不法之人总有手段弄到,还不如直接惠及民间。”

“反正即使他们的武功有所长进,官府的人比他们多,整体的实力增长,也就比他们更大,只要执政勤勉,我们这些捕快武人也用心做事,擒拿这些不法之人的事情,会变得更加迅速,世道只会变得越来越好。”

付剑秋点头称是,又道:“我送到这边县衙里来的那批种子,明天就该生出第二批了,到时候就可以开始着手把前一批发放给当地百姓了。”

宋唯一是今天凌晨的时候才得到一枚种子,服食下去之后,忽然清醒了许多,脑子里面隐约懂得了一些穴窍法门,调理气血,忙了一天。

虽然境界突破了,但他走火入魔多年,导致身材瘦弱,背部都有些句偻的毛病,甚至还没来得及调整过来,白天也就没急着出门走动,所以外人不知他的变化。

现在才是他近几年来,第一次踏出家门。

他此刻闻言,便很是好奇,想去仔细看看县衙里的那些种子,瞧瞧这些仙种,到底是怎么生长的。

当地县衙里面,有跟付剑秋同来的两名捕快,深夜了,还在看守那些仙种。

十几个木桶放在屋子里面,都灌满了水,水里面浸泡着大量银白色的圆珠,约有蚕豆大小,圆珠表面的红色纹路,既如朱砂刻录的古文字,又隐约像是人体轮廓。

这些珠子,也就是所谓的仙人种子,又叫人仙道种。

其实,按照关洛阳最初的想法,这东西的名字要想更贴切一些,应该叫做“太岁辐射型练窍法辅助细胞记忆芯片”。

以灵能芯片的相关技术为基础,加上气血武道的微观层次物质增殖手段,再有太清仙道符咒、水浒仙道纯化金石、武道内功搬运周天等等手段,全部综合起来,精准地取出其中紧要的部分,互为补充,另做推演,才最终制造完成。

别看成品只是小小的芯片,却可以说是纵览诸界的技术结晶,在关洛阳所去过的诸多世界之中,除了他自己,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得出这样的东西来。

哪怕是以前完全没有能够接触过太岁武道的普通百姓,只要吞下一枚这样的芯片,自身细胞就会逐渐开始发生变化。

因为他们身体的其他部位并非太岁之体,所以这种变化,对他们来说,最早是从胃部开始的,对各类物质营养吸收的效率,会变得更高。

基本在吞噬芯片之后,过上七天,胃部就已经进化到可以靠吃一碗饭,三天不饿,当然这是指不进行剧烈的练武、战斗,仅仅是自然活动的情况。

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脑子里面也就开始逐渐浮现出“穴窍凝练之法”。

他们所获得的第一个穴窍法门,便会是“谷神一窍”。

之后,芯片会再根据个人修炼侧重点的不同,自动读取其它穴窍凝练的法子。

没错,每一个芯片里面,都包含着关洛阳现在已经推导出来的“一百零八个穴窍”的凝练之法,区别只在于收到芯片的人能练到什么程度,能读取多少罢了。

如果放到科技侧的话,这些芯片里面任何一枚,都可以算是五星级的生物科技设计图纸。

更可怕的一点在于,这种芯片是可以自我繁殖的。

只需要用水养着,过上十二个时辰,每一个芯片都会分裂出一枚新的芯片出来。

旧的芯片虽然丧失了继续增殖的能力,但新的芯片还保留着这种能力,可以再用水养殖。

不管是河水、海水、湖水、净水、污水,只要有水,就能不断的产出新的芯片来。

如果关洛阳这具人仙分身,现在去到其他局势稍微安定一些、交通也更便利的世界。

那他只需要制造第一批芯片,一个月内,就能利用这些芯片,把全球数十亿人,全部变成一星级的生物,并且让他们拥有自行修炼更高深武道的门路,不用受任何功法资源上的垄断打压。

在这个世界,虽然各方局势上的影响,使别的地区进程会比较缓慢,但是在大明本土,也只需要不到二十天,就可以完成全民普及。

宋唯一,只是如今大明本土,数万万人中的一个小小缩影罢了。

一段时间之后,南明朝廷,甚至已经能够抽出人手,去辅助七杀教的人来普及这种人仙道种了。

七杀教的人,不像南明官府这些人懂得巧施手段,以各种名目,让百姓们安心服下这些芯片。

川蜀之地的老百姓,相对来说也要更彪悍一些,没那么高的安全感。

所以七杀教那边,推行这种东西的过程,甚至比原属闻香教、八卦教的地盘还要慢一些。

在某个山村里面,村里几个长者在拿到人仙道种之后,就没肯服用,先商议着去请教鹿神。

前两年这边下了一场大暴雨,山洪几乎把村子淹了,不知哪里来了一只鹿,在村子里面走了一圈,所过之处,山洪全都退去,屋子也变得干爽无比。

村里的人把它奉若神灵,经常上供。

起初那鹿只爱睡觉,对人爱搭不理,对供品也完全不予理会,似乎当初也只是要找个睡觉的地方,刚好选中了这里。

后来有村里的小孩玩闹,在它身边,模彷它的睡姿和呼吸,日子久了,那鹿居然口吐人言,指点了村人一些事情,从此村人对鹿神更加恭敬。

几个长者带着人仙道种过去之后。

那鹿抬眼看了看,眼睛略微睁大了一点,道种便飞到它面前,变得扁平起来,仿佛由一颗珠子被碾成了一张纸,然后比纸还要薄,铺展开来,露出里面无数叫人难以看清的图文。

“好精彩的构思。”

鹿神喃喃自语,推敲着这套法门,心有所想,身有所应,身上便不自觉的起了一点小小的变化,也泄露出去一点气息。

………………

数千里之外,有高山外表如常,内部已经化作层叠的宫殿结构,里面许许多多天宫族人活动。

恒王盘坐其中,忽然睁眼。

“安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7号基地 神秘复苏 明克街13号 不科学御兽 深空彼岸 人道大圣 最强战神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唐人的餐桌 宇宙职业选手
相关推荐:
古玩人的梦我为截教仙荒野干饭王我的大明星老婆重生蟠桃,被猴子偷听心声盖世人王反派辞职之后宝可梦修改器穿书后,恶毒女配躺赢了恶毒女配不撩会死[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