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582章:备军三十万,平定安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南的反贼,正是胡季牦。

距离传播的限制,在大明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也就是说,目前安南已经掌控在胡季牦的手里月余。

这一点,是朱英都没有想到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毕竟在安南的,是他的大弟子刘胜,还有极为器重的赵秀才赵元弘。

赵元弘当初能够作为先遣人员,负责统筹安南事宜,可见在朱英的心中,是真正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

事实也确实如此。

当年西域的很多布局,几乎都是由赵元弘完成,看似温和的外表,实则暗藏一颗狠辣的心,曾几何时在朱英的心里,赵元弘就是如同姚广孝一般的人物。

刘胜就更加不用说了,一直都是朱英群英商会时期,西域大本营的镇守,朱英可以四处奔波,就是依赖于刘胜坐镇。

可现在双双被胡季牦暗中抓获。

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并非是说小瞧了胡季牦,而是朱英很清楚于许多方面的安排,早就是超越了这个世代。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且安南还有五万大明精锐呢,加上先前陈慕月回安南省亲,威势大涨,怎的就被翻了盘。

有叛徒?

还是太过于大意?

到底是如何,现在也没有办法知晓,现在可不是说派遣人去调查的事情,而是要怎么去收拾,已经反出大明的安南。

到底是谁给他的胆子,胆敢在这个时候造反。

一场大战,显然是难以避免。

次日此事,就在朝廷上爆发开来。

对于安南这样的撮尔小国,京师的这些文武百官们,可从来没有将其放在眼中。

“区区安南小国,竟敢冒大不违犯我大明天朝,当真是不知好歹。”

“臣建议,立即派出大军即日出发,收复安南,好让其明白天威不可犯。”

一名文臣立即率先站出来表态道。

随即更多的大臣站了出来纷纷附议。

稍微明白点事理的都清楚,就现在大明的实力,已然是处于一个绝对强势的状态。

别说那海外倭国,就是如今的草原霸主北元,不都是服服帖帖的。

放眼天下,哪里还有什么威胁可言。

户部这边的大臣,更是一片赞成之声。

以往有可能出现战争的时候,户部多数都是反对之声,倒不是说怕什么的,只是掌管钱财的户部,更是知晓一场大战对于国库的损耗。

可现在就不用担心了,目前国库的钱财,真就多到不知道怎么去花。

去年的岁入都没用完呢,今年的岁入就已经是过来了。

打安南这么一个小国,对于国库来说完全不是什么负担。

此刻朝廷上,是一片声讨安南的声音。

大家都不是傻子。

不管是陛下也好,太孙殿下也罢,都是属于极为强势的君王。

搞什么特立独行,完全是没有必要。

别说是现在的大明了。

即便是朱英先前,又或者是历史上靖难的朱棣,又什么时候忌惮过安南。

朱元章曾经是有不征讨安南的想法,可那只是觉得打下来没什么用处罢了。

正要有什么事情触犯大明,自然还是要打的。

“传咱谕旨,着云南布政司备军十万,入广西布政司于安南边关。”

“着广西布政司备军下辖十二府,立即备军二十万。”

“封靖宁侯叶升为征南大将军,节制大军,封普定侯陈桓为征讨副将军。”

“整军三月,拿下安南。”

洪武时期和永乐时期,最大的差别在于哪里?

并非是兵多,而是将多。

此时的大明,出色的将领简直可以说如过江之鲫,群星璀璨。

历经元末乱世,一个个都累积了极为丰富的战争经验。

靖宁侯叶升早期就是攻蜀地,讨西番,而后又是在云南定边、姚安总制诸军,设立军营屯田,治理毕节卫。

常遇春是大明前最强先锋的将领,而在常遇春的下面,普定侯陈桓的名气也很是响亮。

譬如现在的南京城,当年在攻打的时候,普定侯陈桓就是第一个登城的。

其在攻城战和山地战中,普定侯陈桓尤为擅长。

勇气、智慧、武艺他全都具备,在和傅友德、蓝玉平定云南的过程中,无论那么艰险的城池,有他在,无城不克。

真要遍数大明如今的优秀将领,真的是太多太多,尤其是在战争这块,闭着眼睛随便挑就是了。

如果历史上不是因为蓝玉桉株连全死了,朱棣哪里能打到南京城下。

怕是还没出北平,就已经落败被擒。

这回指定将帅,还真就不是朱英定下的,是朱元章随手指定。

毕竟平个安南,算不得什么大事。

再过三月刚好是十月。

安南那边朱元章虽然没有去过,也不知晓什么叫热带雨林气候,但也知道安南地区常年炎热,临冬时节正是作战的好时候。

恰好在那个时候,广西地区的农田也已经收割完成,士兵们作战也可一心一意。

......

“安南不是啥问题,就咱现在的将士们来说,半年左右当可全部拿下。”

“现在咱所想的是,这安南拿下之后,到底是该如何。”

“大孙你怎么看。”

华盖殿中,朱元章对朱英说道。

很显然,朱元章现在也是多了几分心思。

虽然对于安南关注不多,可以往的一些情报表明,安南并非是他想象中的那般贫瘠,反而是属于较为肥沃之地。

如今恰好是碰到了这个事情,当然要筹谋一下。

朱英回道:“安南的造反,有些太急切了一点,且事发前没有透露出什么风声,显然准备的时间不够长。”

“孙儿若是没猜错的话,极有可能是先前陈慕月回安南省亲,给的压力太大,让他们觉得如果在这个时候再不反的话,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现在的情况对于我们大明来说,其实并不是很好,平定安南容易,但是想要收归安南,就没那么简单了。”

历史上朱棣之所以能够收归安南,是因为安南王室的后人全部死绝了,没有办法去择定一个新王人选。

所以安南遗留的大臣们,都想着加入到大明这个大家庭里面来,获取一些好处。

只是可惜最后土着这块没能很好的进行一个安抚,大概也是因为大明对此不上心导致,这才有了后面安南再度叛乱分裂出去的事情。

可现在不同,安南王室都还在呢。

按照正常的情况上来说,即便平定了安南,最后也只能重新把安南交还给安南王室手里。

如果说要强行夺取,其实也不是不行。

可这里头还是同样的问题,就是大明对其直接管辖的能力薄弱,别看安南王室好像被人架空了,可实际上绝大多数的安南人,还是有着忠诚。

一时的占据简单,想要彻底的并入,就比较复杂了。

这也是为什么朱英派出五万精锐驻扎安南,然后又去了刘胜,李秀才为主的一些曾经弟子,对于安南进行教化。

并入这等事情,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也只有这样,才能使得利益最大化。

强行占据只会看到层出不穷的起义,这将会消耗大明许多国力。

朱英虽然没有正面回答老爷子的话,但朱元章也明白了个中意思。

“那便等到平定之后,再度交给安南王吧。”

“不过到时候可以像是倭国一样,让咱们大明的百姓,商人多多过去支持一些好处。”

“咱三十万大军消耗的粮草,必然是要安南王承担。”

要是换作以前,朱元章可不会这般说,反而会因为彰显大明天朝上国的威严,直接负担大军消耗,而不是要安南承担。

不得不说在朱英入宫之后的这些时日里,朱元章于各方面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尤其是在钱财上面,变化尤为明显。

大孙这里打仗,那里打仗,总是会从各方面捞到好处,总不能自己安排打仗的时候,不仅半点好处没有,还给搭出去一些。

而倭国的战争赔偿,也让朱元章看到了一个新的方向。

这意味着打仗对于大明来说,极有可能不再是负担,而是把所消耗的东西,加倍的放到别人的头上去。

.....

安南王宫,大牢。

这里的大牢环境还算是不错,可以看出在此之前有过简单的清理和改善。

只是味道方面,可就没有那么容易散去了。

本来就是热带气候,在这种不通风的环境里,更容易臭味熏天。

不过刘胜等人也没有什么好的选择了。

“我说刘老爷子,你好歹是个监军,咱们可是有五万精锐呢,怎么就让人弄到这地步了。”

“我当时还在那里好生教书,莫名其妙一下子就给抓了过来,连情况都不清楚。”

“难道就没一点提前发现的可能吗,这比咱们在西域的那个时候还要不如。”

“西域当时可没这般好吧,也没沦落到当今这个囚犯的局面。”

相邻的牢房中,李秀才不断的吐槽。

哪怕是在这阴暗潮湿的地牢里,李秀才还是一身青色长袍,带着几分文人气质。

只是这嘴碎的毛病,依然没有任何的改善。

他牢房的对面,正对着刘胜。

面对李秀才的埋怨,刘胜只是叹息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按照官位来说,刘胜等于是统筹整个安南地区所有大明人,算是大明在安南最高统帅。

不管是怎么说,他这个最高统帅给人阴了,还遭到一锅端,就是极大的失职。

反倒是说性命这块,没什么好担忧的,他也不是很在乎。

他更为在乎的是,自己没有能把朱英的事情给办好。

“此事并非是怪刘监军,我这边亦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隔壁牢房一道声音传来,正是暗中负责安南情报的赵元弘。

赵元弘此刻眉头微微皱起,眼神中带着思索之色。

显然是在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刘秀才看了看赵元弘,微微迟疑了一下,倒是没有再开口说话。

作为曾经群英商会在西域地区仅有的几个秀才,相互之间也算是较为熟悉的。

当年朱英招到他们的时候,最早的安排就是在教书这块。

而赵元弘是这里面最为出色的,各方面的才学都不是李秀才可以比拟的,也是几个秀才中的领头羊。

没干多久,因为才学过人就被朱英看重,去负责其他方面的事情,最后更是被安排到安南这里来。

在面对赵元弘的时候,李秀才显然还是要客气许多。

哪怕是说刘胜名为统帅,李秀才还是有自己的臭脾气,只是不敢对赵元弘发而已。

“这件事极为诡异,胡季牦这老小子,定然是在月妃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想法。”

“当时月妃过来,我们的心思都在月妃身上,对于胡季牦的监察力度就小了许多,这老小子必然是趁着这个时候暗中安排的。”

听到赵元弘说话,刘胜也搭了两句。

因为到现在为止,众人还不知道具体的细节。

被抓进来后,除了一日两餐外,连狱卒对于他们都是闭口不言,没有获得情报的渠道,只能是凭借猜测了。

“我们中间有叛徒。”

赵元弘沉声说道。

李秀才听到这话,顿时看向刘胜,随即又想了想不可能,毕竟刘胜都最高统帅了,不存在说叛变,最后面色一愣,不由喊道:“可不要瞎说,我可不是叛徒。”

刘胜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家伙就闭嘴了,就你这个模样,当叛徒都没资格。”

“如果是你的话,我们还能在这大牢里头。”

赵元弘没有去管李秀才,自顾自的分析道:“此人对于我们来说,必然是极为熟悉,而且对于安南的情况,也应当是极为熟悉。”

“这人不是从大明跟着刘监军来的,应当是早些年跟着我过来。”

“也只能是这样,他才能跟胡季牦勾结在一起。”

“这人野心很大,作为东家麾下,去勾结胡季牦,必然是想要获得更多,或者是对自己现在的状况不满意,有埋怨。”

“人很好找,有可能的也就那么两三人。”

“如果没有他的帮忙,胡季牦是不可能一下子同时对我们发难的。”

“也正是因为他,胡季牦才有了这个底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唐人的餐桌 明克街13号 宇宙职业选手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神秘复苏 深空彼岸 不科学御兽 7号基地 最强战神 人道大圣
相关推荐:
我把惊悚世界玩成养成游戏!极致霸爱:boss是个蛇精病王者:女装后,我开始无敌了[综]爷穿越了男扮女装的绿茶想攻略我灯火人间霍格沃茨疾风传这个治愈游戏不对劲我师父超强却过分稳健禁地探险:我可以兑换万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