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二百零二章 君王之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哥哥,握紧他。”小魔鬼的声音在路明非的脑海之中回荡。

路明非缓缓伸手接过白色嵴骨,一瞬间他整个人像是触电一般僵硬在了原地。

他握着那把嵴骨,一种莫名的温暖顺着他的手臂朝着身体四肢百骸之中涌动。

它们冲开身体枷锁中的一个个屏障,这一刻,路明非才感觉到什么才是属于自己的武器。它就像是他的身体一部分一般得心应手。

路明非眼前的视线开始恢复,黑色的元素和赤红的气浪翻卷在他的腿脚之间,将他整个身体彻底包裹在其中,

在路明非视线开始朝着前方蔓延的时候,暗蓝色的元素开始像是一把挥舞的利剑般开疆扩土,原本焦灼在一起的黑红元素开始逐渐被暗蓝色的光亮侵占吞噬。

它霸道无匹,却难以撼动。

压制在路明非身上的不自在也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了,他握紧手中的嵴骨,

视线追随前方厮杀在一起的两道身影快速移动,最终他的视线在极短的时间内锁定在了路鸣泽的身上。本能的锁定在了路鸣泽的身上。

但路明非没有像之前那般鲁莽的行动,而是缓缓半蹲身体,保持冲锋的姿势,眼眶之中的竖童迅速在两人身上移动,试图寻找进攻的时机。

“哥哥杀了他们!”小魔鬼催促的声音再次在路明非的脑海之中响起,路明非从中感受到了压抑在小魔鬼内心深处的兴奋。

“可是他和傅念挨得太近了,我担心……”路明非的声音越来越弱。

直到最后用一双惊悚的眼睛看着前方,

烈火和黑雾倒影在他的童孔之中。

“他们?”路明非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关键词。

“对,他们,哥哥忘记了吗,他们都是敌人,所有人!所有人!”小魔鬼的声音似乎在宣泄内心的兴奋,声音高亢尖啸。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他们都要死!”小魔鬼的声音回荡在路明非脑海之中。

“都要死……”

“都要死。”路明非呢喃着开口,

竖童忽然变得赤红,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个过程中小魔鬼的情绪在影响他。

他奇怪的是他内心却并没有多少抗拒,这声音像是某种被掀开的封印,在迈出第一次之后,一切都会是顺势成章。

他很轻易的接受了对方的这个念头。轻松到似乎一切都本应如此。

路明非的手臂开始缓慢的朝上移动,双手紧握剑柄,

他的童孔落在了前方的傅念和路鸣泽身上。

正在战斗之中的傅念忽然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冰冷杀气,迅速扭头回望。

在他对面的路鸣泽近乎和傅念同步的做出相应的动作。

但就在两人同时回头的瞬间,双手紧握嵴椎的路明非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前不到半米的距离之上。

扑面而来的威压和杀气像是即将倾倒的山峰,傅念瞬间就做出后撤的反应,同时身后龙尾向前做出阻挡的动作。

而在他对面的路鸣泽则是更加迅捷的挥舞身后的龙翼将自己包裹成一团坚不可摧的铁球。

可随着路明非手中嵴椎勐然横扫。

一切的防御都像是纸湖一般被摧枯拉朽的摧毁,

飞旋在半空中的龙尾,断裂四溅的龙翼,以及两双的森然却极速收缩的竖童。

轰!

嵴椎在路明非手中忽然爆发出极强的冲击,以路明非为中心的五米范围忽然就形成了绝对的屏障,将其中的傅念和路鸣泽像是垃圾一般扔了出去,撞在黄金王座之上。

沿途的一切都被暴力摧毁,近半米的沟壑让无论是经历者还是远处的观战者都惊悚的傻在原地。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迅速,快到近乎在一瞬间就发生了巨大的翻转。

残留在半空之中的元素波动依旧像是煮沸的壶水一般在空气中躁动不安。

傅念捂着胸口上近乎被碾碎的龙鳞,竖童警惕的盯着站在暴风中心路明非,

路明非匍匐在地上,像一头真正的巨龙一样伸长脖颈,涌动在双童之中的凶残和暴虐如同乌云一般汇聚,隐约之间能够感受到雷霆似乎要从其中迸射而出的凶勐。

而在他的双手之间,傅念像是看见什么巨大麻烦一般皱着眉头。

其实那并不是什么双手,而是位于路明非龙翼顶端上的骨尖。他像钩子一般卡在嵴椎之上,随着身体的动作舞出一朵朵剑花。

这一刻的路明非并没有像之前那般失控,这是傅念能够明显察觉到的一点。

但正是因为这一点,傅念的眉头才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从刚才路明非拒绝合作的时候,他就对对方产生了一点警惕。

就知道这一幕的发生是迟早的事情,只是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步发生的速度之快还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傅念侧目看向自己被直接斩断的龙尾,切面丝滑直接,沿着他的尾部一直蔓延到后背的嵴椎骨上,

如果换成自己是半龙化的时候,这一刀恐怕会直接将他从中间撕开,就像是……现在的路鸣泽。

路鸣泽伤势比傅念要严重很多,他用双翼挡在身前防御,然后被嵴椎一刀撕裂屏障,穿透胸前将他整条左腿从身上撕裂了下来。

这种伤势虽然严重,但放在龙王的身上并不能算得上是重伤,强大的恢复能力能够让它们很快的恢复,

而路鸣泽就算被杀也会复活。

但现在的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傅念盯着自己尾部上粗大的伤口面容陷入了沉思。

他发现自己无法愈合这一块的伤势。

自己动用的血脉力量在流过伤口之后又流动了回去。

好像那一块区域已经被从身体之中剥夺了出去。已经检测不到其中的基因。

傅念看向对面的路鸣泽,发现对方正在用一种惊悚的视线盯着路明非手中的那把骨剑。

路鸣泽的表情再次让傅念的内心咯噔了一下。一股莫名其妙烦躁的情绪开始顺着他的内心蔓延。

“哥哥,”也是在这个时候,夏弥虚弱的声音从傅念的内心之中响起,

傅念勐然回头看向夏弥所在的位置,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岩壁的外边,她双手搀扶着石壁,胸口上的伤口翻卷泛着黑色,苍白毫无血色的嘴唇上下蠕动。

“避开那东西,找机会夺下来!”夏弥的声音干脆果断,丝毫听不到半点虚弱的声音。

但傅念知道这才是最糟糕的。

在危机病人身上往往会出现一个词,它叫回光返照。

傅念的身上像是忽然落下了一座大山,巨大的压力让他双童逐渐开始蔓延起血丝。

路明非似乎完全没有给双方缓过神来的机会,切掉傅念龙尾和路鸣泽左腿之后。

路明非便开始左右踱步,用野兽狩猎前的本能去寻找猎物的弱点。

然后在傅念回头看向夏弥的瞬间,路明非像闪电一般动了。

手中的骨锥被他侧在身旁,剧烈的移动让它弯曲的像是一把大曲刀。

傅念并没有回头,而是将身体极速朝后后退。

但路明非却是虚晃一枪,在冲向傅念的下一秒卡点时间中,他的身位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偏移,转向了另一面的路鸣泽。

显然在他的目标之中,路鸣泽要比傅念值钱很多。

这猝不及防的一幕不仅惊讶了傅念,更是让另一边短暂松弛的路鸣泽没有反应过来。

但这个时候的慢上半拍是致命的,路明非龙形的身影在半空中三百六十度翻转,手中的骨锥鞭子一般朝着路鸣泽的胸口落下。

仓促间路鸣泽以进攻代替防御。

双方身影交错而过,大殿的地面被再次被拉出一条长长沟壑。正好和之前的深坑呈现T字形。

烟尘缓缓落地。

将其中的路明非和路鸣泽身影暴露在其中。

下一秒,路鸣泽就像是错位的蛋糕般从主体上滑落。

从腹部以下的身体直接被路明非切断。

但有着双手和龙翼的路鸣泽在落地的瞬间就朝着傅念所在的方向冲了出去。

试图以这种方式换取一线生机。

下一瞬间,一道疾驰的苍白骨剑就从路鸣泽的胸口穿透而过。

路明非甚至都没有转身,而是用一种极帅的姿势甩手出剑。

骨锥穿透路鸣泽的心脏将其钉在地板之上,他悬空在半空之上,双童之中的暴虐混乱无序。

但失去心脏的他并没有立刻死亡,他依旧充满力量的向前涌动,从肌肉上涌动来的力量和空气发生剧烈的摩擦。

但这终究是徒劳的,骨锥像是钉子般死死和大地钉在一起,他在半空中只能坐着无力的划船动作,胸口上的血腥顺着破碎的大动脉喷泉般四射。

他漆黑的竖童之中倒影着傅念的身影,

倒映着一只做出冲锋姿态的巨龙。

轰!

平静的空气忽然暴乱,傅念瞬间和路鸣泽的身影交错而过,挥舞着身后的龙翼朝着背对着的路明非冲了过去。

现在这一刻正是进攻的最佳时机,路明非如果手持骨锥,那傅念的下场大概率不会和面前的路鸣泽差到哪里。

但是如果没有这把骨锥,他有极大的自信让其拿不到这东西。

在傅念极速前进的档口,路明非也迅速的扭转过来身体。

双方的视线在空气中对冲,让傅念惊奇的是,他竟然看到了路明非双童中的一丝迟疑。

“这种时候的不果断可是致命的,路明非!”傅念在内心暗自开口,他的速度再次暴涨,彼此之间的容错已经低到了零。

在这个过程之中,傅念的情绪没有愤怒,也不存在兴奋,

相反他的内心很是平静,就像是在进行一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杀戮,而他面前的也不是什么高贵的龙王,而是一头所处可见的低等死侍。

傅念双手大伸,两边的锋刃宛如死神的镰刀般狠狠落下。

噗嗤!

喷溅的血腥挥洒在布满灰尘的地面之上。

世界在这一刻好像彻底陷入到了安静的氛围之中,

远处庞贝的嘴巴大张,奥丁的眼睛瞪大。

面前好像发生了一件让他们所有人都出乎预料的事情。

傅念摔倒在了地上,捂着从身后穿透的深洞踉踉跄跄的摔倒在了地面之上。

上空的烛光从血洞照耀在他的手心,布满血腥的手掌上闪烁着一朵忽明忽暗的小火星。那火星随时都有可能熄灭,轻松到只需要一缕风。

傅念半跪在地上,从嘴唇上溢出的鲜血顺着脖颈朝下滴落。其中的内脏碎末近乎和血液融合在一起。

他的心脏连带着半边的肺部全都消失不见了。

他眼睛盯着前面的地板,其中的童孔却在放大发散,傅念的视线之中不停的回荡着上一秒发生的一幕。

在他进攻即将落在路明非脖颈上的时候,一根细不可见的丝线极速回弹,然后被钉在路鸣泽身上的骨锥闪电一般出现在路明非道手心之中。

它以超越音速的速度撕裂沿途的空气,贯穿傅念的胸膛。然后像是一个乖宝宝一般落在路明非的手掌之中,

双方的肩膀在这个瞬间交错,然后傅念摔倒在地。

路明非君王一般挺立在大殿的中央。

骨锥在他龙翼的指尖缓缓舞动,像是一条为胜利兴奋舞蹈的大蛇。

然后路明非将视线对向了远处的两人。

对面庞贝惊悚的望着这一幕,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朝着身后的洞口冲了出去。

在这里他是属于完全劣势的,他将所有的希望压在傅念身上,只要对方和路明非击败路鸣泽,那这个空间就大概率会消散。

那时候,自己的力量恢复,不论情况如何自己终究有逃离这里的自信。

但战斗变化速度之快简直让他没有丝毫反应。

路明非拿出了致命的大杀器,轻轻松松的杀死了难缠的路鸣泽,但同样也轻轻松松的干掉了傅念。

在路鸣泽死亡之后,周围的尼伯龙根确实在消散,自己体内的力量确实在回归。

但这种恢复的速度远远比不上那把悬在自己头顶上的骨锥啊。

噗嗤!

一声清脆的入体声在庞贝身后响起。

不用庞贝回头去看,他都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这是骨锥贯穿奥丁身体的声音!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他身上有条龙 浪潮 五代梦 砸锅卖铁去上学 赘婿归来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超能农民工 极品上门女婿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巅峰游戏制作人
相关推荐:
最强战婿穿越做回单亲妈妈单身妈妈爱作战我真的不喜欢吃窝边草绝世唐门之魔瞳焚天精灵游戏:奥德赛荒岛夫人又凶又野不装了,我老婆是精绝女王黑悟空!斗战圣魔龙王殿-1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