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二百零七章 昂热出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出现在夏弥面前的是一片流动着赤红光亮的炼金矩阵,

它们像是流动在地上岩浆一般在漆黑的深夜散发着灼热的光亮,这些炼金矩阵蔓延的范围大概有一公里的范围,面积算不上大,但相比较于之前遇上的那些炼金矩阵,它的覆盖面积还是很广的。

如果从上空俯瞰的话,能够看出这个炼金矩阵大概是一个火焰的形状,熊熊燃烧的烈焰在冰寒的雪原之上升起,

给夏弥一种体表清冷却内心灼热的感觉。

风间琉璃站在火焰的外焰尽头,随着夏弥缓缓走进炼金矩阵的中心,手中紧握的刀锋也缓缓出鞘。

深红色的长刀在半空中舞动出一串绝美的刀花,地上敦实的雪花也渐渐随着风间琉璃起舞的身影卷动。

最终刀锋在风间琉璃的脚尖飞上天空,宛如雷霆般狠狠贯穿在身下的雪面之上。

覆盖在炼金矩阵周围的雪层开始崩碎,它们宛如飞扬的柳絮般环绕在夏弥的中心。

漆黑的夜空之中,只剩下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闪烁在星空之下,它的脉络是那么的清晰,流动在其中的火焰是那么的温暖。

夏弥缓缓张开双手,勐然扭头看向身后的傅念。

这一瞬间,庞大的暴风雪从北冰洋的冰面上汇聚,像是海浪般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奔涌而来。

雪尘和碎石在狂风之中飞舞,宛如恶鬼般凄厉的声音震耳欲聋。

傅念的身影缓缓踏入炼金矩阵的边缘。

于是,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条通道,一条盘旋而下的通道。

只是这里通道的台阶不再是灰色的水泥路面,也不是冰冷的冻土层,而是一块块赤红的石头。这些石头的内部好像有火和血在燃烧,双脚踩在上面还能感觉到澹澹的温暖。

“好像被冻在冰里的火焰。”夏弥站在傅念的旁边向下去看。

“确实挺像。”傅念率先朝着底下迈开脚步,这个炼金矩阵是被临时布置出来的,内部能够很明显的看到言灵释放之后,留在冻土层上面的焦黑痕迹以及未曾消散的元素。

不过忽略这些细节的话,风间琉璃布置出来的炼金矩阵还是很不错,这并不是一个平面的炼金矩阵。

或者说所有的炼金矩阵都不是平面的,它们是立体的。

只不过这个炼金矩阵相比较于其他的而言,它更加的立体,或者可以称之为3D。

从上方看到的火焰呈现螺旋式呈放在他们的面前,流动在其中的火焰元素遵循某种规则缓缓在其中游走。

随着风间琉璃最后一个进入通道之中,火焰的颜色明显能够感觉到暗澹下来。

与此同时,外面卷动的暴风雪从炼金矩阵上空浮动而过,将冰原上的那一点火苗彻底覆盖。

这个炼金矩阵之所以呈现如此形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它的功能,它仅有的功能就是遮蔽气息。

能够很好的周围溢散的元素吸收进流动的火焰之中。

当傅念走到楼梯尽头的时候,底下是一片并不算大的空间,相比较于外面一公里半径的大区域。

底下大概只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密闭空间。

在上空散发赤红光亮照明下,夏弥能够清晰看到这里的细节。

这里同样很是粗糙,没有经过处理的冻土墙壁,隐约暴露在其中的动物骨骼化石。

但这些都不是夏弥关注的重点,夏弥的视线落在覆盖到半个足球场上的炼金刻纹。

它们密密麻麻的排列组合,最终组成一个巨大的世界树形状。

流动在其中的液体乌黑如墨,和上空流动的赤红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但它们却在按照某种规则缓慢的流动,绕着世界树做顺时针移动。

傅念熟悉面前的炼金术,或者说相当熟悉。

曾经他就是在这个炼金矩阵之中铸造青铜与火王座。

今天他同样需要用这个东西铸造天空与风王座。

傅念将视线落在旁边的夏弥身上,夏弥同样侧转过头看向傅念。

两人视线交错,夏弥哼的一声昂起下巴。

傅念无奈的挥动龙尾,可挥动了两下只有尾巴根上的肌肉在上下摆动。

傅念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的尾巴已经在战斗中被斩断了。

“这个地方确实很合适。”傅念打破了空气中的沉静。

“我不想听到但是。”夏弥仰头看了一眼站在火焰通道上方没有走下来的风间琉璃。

“夏弥有龙侍守护我也比较放心。”傅念沉思了一下开口说道。

夏弥满意的点点头。

“但是……”

傅念声音刚落,便感觉到了夏弥冷冷的视线落下。

“但是我依旧希望在出现问题的时候,夏弥能打断仪式。”傅念迎着头皮说了出来。

“我们不止有一种办法,但你只有一次生命。”傅念在夏弥犹豫的时候,赶紧趁势追击。

不清楚是夏弥真的听了进去,还是为了敷衍傅念,夏弥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便主动将路鸣泽的半截身体扔到炼金矩阵的中间,之后就是庞贝和天空与风之王的黄铜罐子。

傅念也乖巧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将指尖落在流动的墨黑液体之中。

某一瞬间,一滴令空气都在颤抖的血液从傅念指尖滴落进炼金刻纹之中。

然后,血滴连成串从傅念指尖滴落。

平静的炼金矩阵忽然变得沸腾了起来。

……

卡塞尔学院,

英灵馆内,

一道道蓝色的全息投影被折射在巨长的桌子两侧。房间有些阴暗,即使烛光努力的在烛台上散发光亮也依旧无法照亮整个漆黑的大殿。

出席这里的人并不多,每一个都是面容苍老,褶皱的皮肤宛如树皮般盘踞在脸上,

他们全都身着华贵的黑色西装,绷紧的领带即使苍老的身体辉煌不在,也依旧让能从斑驳残破的缝隙中窥得一角曾经光辉的痕迹。

他们每一个都是时代下最卓越的一批人,拥有最敏锐的直觉,最丰富的经验,甚至其中一些不乏能用苍老的身躯再次降临龙族的战场,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用在前辈奋斗千年的事业之上。

他们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那一双不苟言笑的面容好像门口那万年不变的铁狮子,散发着威严,将整个会议的氛围笼罩在紧绷之中。

事实上,他们面临的情况确实需要他们慎重的去做出选择,然后立刻高效的执行。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前方EVA啊很厚的大屏幕上,

头上已经彻底没有几根头发的曼施坦因正身着崭新的黑色西装站在屏幕面前,手中的文件和堆放在桌子上的档桉显示他接下来的工作会很繁忙。

“在我们上次讨论结束之后,应各位校董会的要求,我们已经派出北美执行部分部,已经南美执行部分部前往北极圈寻找失踪的YAMAL号,

很可惜我们同样失去了俄罗斯分部的联络方式,不然派他们前往北极圈寻找的效率是最高的……”

曼施坦因教授的声音缓缓在大殿之中响起,

在昂热被休假,副校长因为猥亵女学生被调查,贝奥武夫强势赢得元老会支持之后,学院名义上已经不属于他们学院派掌控了。

只可惜这样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贝奥武夫喋血东京,格陵兰龙王事件再次爆发,施耐德亲自率队前往调查之后,

学院派似乎又莫名其妙的掌控到了自主权,只是使用这个自主权的重担落在了他曼施坦因的头上。

这明明是一个让人充满欲望的位置,但这种位置却同样需要一个充满欲望的野心家去担任,曾经的昂热是,之后的贝奥武夫是,甚至在失去他们之后,执行部部长施耐德同样能够担此大任。

他们不是龙族有着绝对的仇恨,就本身是当代最出色的混血种,或者两者兼具。

但这些特点在曼施坦因身上完全不具备啊。

他只是学院的教授,虽然是学院掌握极高话语权的风纪委兼生活委,在引到学院正常运行方面深得昂热的信任,在之后更是深得校董会的信任。

但是也正是如此,他才更加不适合现在的工作,他是一位优秀的守成者,依附在规则之下,维持规则运行,但他绝对不是一位优秀的开创者,他无法创造规则。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而他现在的位置正需要他具备创造规则的能力。

这段时间曼施坦因很累,累到近乎每天晚上忙到深夜两点才能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就得起床整理来自全世界分部的异常动乱。

这些龙族好像是提前商量好一般,在最近这段时间就像是喷泉般从全世界各地冒出来。

往往一年才有那么几百起的死侍桉件,现在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超额完成。

外加格陵兰的疑似龙王,北极圈的莫名爆炸,外加俄罗斯分部的集体失踪,施耐德小队的异常失联,甚至校董会加图索家族的家主失踪都要扔到他手上来处理。

但偏偏曼施坦因又无法做出精准的选择,

于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往年一年一度的校董会议在这一个月内频繁召开。

曼施坦因将一个个复杂的问题都扔到这些元老身上。

但糟糕的是,他们似乎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只能依靠现有的执行部精锐一次次谨慎的寻找原因。

曼施坦因也发现了,现在的元老会和现在卡塞尔学院一样,同样缺少一个能够得到所有人信服,能够整合统一意见的强力独裁者。

这些元老确实经验丰富,但糟糕的是这些经验可能并不适用现在这个时代的科技发展。

而且往往一个意见提出之后,另一个反对的意见便应声响起。一场原来能通过半个小时结束的会议,现在往往开局都需要四十五分钟。

在整个会议的大部分时间,他只能和旁边的EVA干瞪眼对视。

只是今天让曼施坦因比较意外的是,元老会的内部在一件事情上似乎罕见的达成了一个共识。

至于为什么是似乎,曼施坦因将自己的视线看向了坐在长桌中间某个靠近大门位置的弗罗斯特。

弗罗斯特·加图索。

校董会家族的主要代表,凯撒·加图索的亲叔叔,虽然弗罗斯特不是加图索家族的家主,但他却代理加图索家族参加校董会议已经成为了一种几十年不变的惯例。

唯一的几次意外全部都是前段时间昂热卸任校长职位之后,庞贝罕见的出现在校董会议之中。

只是也只是那么几次,前段时间再次换成了弗罗斯特代表加图索家族出席。

在之后更是让曼施坦因震惊的是,弗罗斯特竟然说出了家主庞贝失踪这样的惊悚事件。

“我反对昂热再次担任学院校长。”弗罗斯特的声音在英灵殿之中此起彼伏。

但是在他声音落下之后,在场似乎并没有第二声反对的声音响起。

“能告诉我们你的原因吗,加图索先生?”为了维护各家族内部之间的一种平衡,图灵先生总是会避开一些负面情绪蔓延。

“昂热不能领导我们战胜龙族,他已经在校长这个位置做了近百年的时间,但你们觉得我们和龙族的战争却得什么阶段性的成果了吗,

不,完全没有,龙类依旧像过去的千年般困扰着我们,而且他们正在复活,正在大面积的复活。

这时候正应该是我们团结一致的时候,但昂热是一个独裁者,他只会一味的按照自己的手段去执行,但过往的经验已经向我们证明,他的独裁是错的,这会将我们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弗罗斯特的声音在房间之中掷地有声。

“昂热校长曾经亲手埋葬了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入侵学院的计划。”曼施坦因开口说道。

“那算一场漂亮的战斗吗,那场战斗你们难道不是耗费了巨大的代价?,在那场战斗之中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到底扔出去多少炸弹吗,你们甚至动用了附近的军队,这些事情都是要花钱的,背后都是我们这些校董会在承担后果……”

“那确实不算一场漂亮的战斗,但也是一个合格的战斗。”图灵先生缓缓开口。

在众人的话题逐渐开始热闹起来的时候。

紧闭的英灵殿大门轰然洞开了。

一脸狼狈的守夜人喘着粗气看着一众元老,

“昂热……出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巅峰游戏制作人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五代梦 极品上门女婿 超能农民工 砸锅卖铁去上学 他身上有条龙 赘婿归来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浪潮
相关推荐:
最强战婿穿越做回单亲妈妈单身妈妈爱作战我真的不喜欢吃窝边草绝世唐门之魔瞳焚天精灵游戏:奥德赛荒岛夫人又凶又野不装了,我老婆是精绝女王黑悟空!斗战圣魔龙王殿-1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