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上午会议(4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夏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其前身是国立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和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这两所合并的基础上成立了大夏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

该所是以物理学基础研究与应用基础研究为主的多学科、综合性研究机构。研究方向以凝聚态物理为主,包括凝聚态物理、光学、原子分子物理、等离子体物理、软物质与生物物理、理论和计算物理、材料科学与工程等。超导、拓扑、纳米、表面、极端条件等多个学科走在了世界科技最前沿。

近年来在超导体、超导量子计算、稀释制冷机、深紫外激光角分辨光电子能谱等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核心技术攻关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进展。

会研究,还会做生意。

夏科院核物理所投资、投技术,燕京科创中心科学城、大湾区科创中心、松山湖材料实验室以及长三角物理研究中心的建设都有夏科院核物理所的手笔。

现在夏科院物理所有超导、先进材料与结构分析、纳米物理与器件、软物质物理、固态量子信息与计算等11个实验室。

同时,它们还与九州科技量子研究中心、九州科技超导技术应用小组、九州科技量子计算研究中心等九州科技的“小部门”有技术合作。

九州科技的纳米技术大型仪器、物理研究仪器等设备,有部分就是在夏科院这边薅的羊毛。

目前夏科院核物理所工作的大夏科学院院士有十五人、大夏工程院院士两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十二人,而赵教授就是其中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作为根正苗红的“国家队”,也是对于此次九州科技对官方合作的改变足够上心重视,才会派出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过来。

当然,九州科技钛坦星部门也收到了一份有名单目录的体检申请书。虽然在这之前,夏科院已经通过许多渠道,动员老爷子们回单位,但这并不妨碍夏科院想让老爷子们身体健康。

九州科技对夏科院自然不可能像其他合作者那样“一视同仁”,顾青在这位赵教授被查出状况的时候,就看到了他的个人资料。

“目前夏科院物理研究所有物理学、材料科学与工程这两个专业一级学科博士研究生培养点和一级学科博士后流动站。

这位赵教授还是学科导师,提出手性磁通相理论,成功解释了时间反演对称性破缺的电荷密度波。

还有技术拿了‘未来科学大奖’物质科学奖……”

一堆堆的奖项和成功,把资料照片里的老头子衬托的像是科学游戏大boss一般。

“不过现在还有些棘手,根据官方的做法,进我们疗养院接受治疗就会被打上标签,而不让我们治疗的话,这位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也的确坚持不了多久。

而且癌症和核辐射问题,钛坦星部门也并不是百分百能够解决,一旦这位老爷子在我们这里治疗失败,对我们和夏科院而言,都是双输的结果。

当初搞固态电池时,我们的技术人员还是借鉴夏科院将纳米化包覆正极在固态锂电中量产应用和纳米化固态电解质在固态锂电中量产应用的技术,才走上正轨。”

在九州科技与官方的合作中,前期一直都是官方像是带徒弟一般的帮扶着九州科技的科研人员,给技术资料,给技术研发设备的购买权限,甚至是给一些敏感专利的授权。

如果不是这些主动配合,九州科技的研发团队肯定不会有现在的规模和人才等级。

顾青一直都知道以夏科院为代表的官方势力对自家企业的帮助不是用钱就可以衡量的,所以仅仅是在稍微了解这位赵老爷子没有什么作风问题,就给钛坦星部门医疗小组投送了一份文件。

文件内容也很简单,可以允许这位赵教授不接受身份注册环节,直接到钛坦星部门的疗养中心接受检查和治疗。

同时,夏科院guanfang也收到了顾青的亲笔签名许可,同意这一批名单上的人物到九州科技钛坦星社区接受疗养。

赵教授对着众人说把会议开完了,就回去请病假。

他不仅这么说了,还身体力行的这么做了。

当顾青在会议室看到这位身材消瘦,外套洗的发白的老爷子时,赶紧快步走上前去搀扶对方。

没等赵教授说话,他就直言道:“听说您想和我们公司探索到核聚变的团队聊一下,我刚刚已经联系了那边,只不过是他们已经在研究状态,接线员也只能是在实验室打开之后,再通知他们。”

赵教授被顾青搀扶的时候,不知道为何,精神面貌突然好了许多。

他枯瘦的手掌拍了拍顾青那肌肉均匀但有力的左手,声音有些沧桑低沉道:“我们大夏目前在核研究方面,只是堪堪做到了第一的位置,不过欧洲和美利坚一直在这方面探索。

人造太阳的神奇,它不仅可以解决能源问题,更意味着下一个时代的能源话语权在谁手上。

你们和我们都是炎黄子女,大夏从明走到民再走到现在,依靠的就是团结与奋斗还有不退缩的革命精神。

虽然有些交浅言深,但是你们九州科技这些年在科技和文化领域做出的成绩,我们这帮老家伙都有目共睹。

所以,孩子,别怕。加油,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走到完全胜利,走到复兴辉煌的那一天。”

在赵老爷子说这些话的时候,原本还有些小声交流噪音的会议室,已然陷入了深海般的沉静。

赵老爷子说的这些话,太严肃也太沉重了,虽然没有给什么许诺,但是他的态度就已经能说明许多事情。

至少在这位老爷子负责的项目上,九州科技已然获得了更高一级的合作权限。

顾青的脚步没有停顿,他搀扶着这位老爷子坐到安排好的前排位置上。

等到对方安稳入座后,他才目光平静的点头说道:“关于技术合作这件事,没有谁对谁错,分割并不是分开,是为了更好的理清技术权限和责权范围。

我们九州科技与贵方这些年的合作情谊不是假的,现在所做的也只是为了发展需要。

老先生,您大可以继续好好生活,工作,等到十年后,二十年后,我们九州科技会写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顾青的这个回答,很明显没有让赵教授满意。

他张开嘴,还想说什么,但是有一只手已经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哈工大的庄教授。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老友,赵教授也尴尬的转过头看着对方。

“所以这么多年,她就一直在过着另类守活寡的日子?”

嗯?

听到庄友伟教授的这个问话,顾青神情一愣,周围的一众院士、博士后、博士也都不约而同的神情有所变化。

上世纪的研发大老们,还有这种偶像剧情节?

会议室摄像头在悄无声息中,把镜头对准聚焦在此,收音器也定向在此处,立求收到最大、最清晰的声音。

赵教授听到老朋友这个问话,久未见面的喜悦瞬间就变成错愕以及懵圈。

不过好在他人虽然老了,但脑子还没有老。

“没,没,没,我当时又没有去前线,只是工作需要,消失了三年而已。

后面我也回来,她也理解,孩子是之前就有怀上。

我这身体,你还不知道?”

说着说着,赵教授将庄友伟是右手从肩膀处打掉,站起身来,一手撑着桌子,一手习惯性向胸口的口袋摸去。

那里应该有一堆粉笔头。

等到摸了一个空,他才想起,今天不是在课堂上,而是来开会的。

“我跟你说,庄友伟,现在是自由恋爱,婚姻神圣。

我们家的事,你管不到,你也少管。

今天我们是来开会的,你那些狗屁倒灶的封建思想,要么就私下里说,要么就闭嘴,别丢脸!”

赵教授这愣头青一般的回怼,和他本人的年纪十分不符,顾青看着都一愣一愣的。

不过愣归愣,他还是从对方的这个态度联想到曾经庄友伟教授也是这么一副护犊子的糟老头子表现。

而赵教授身旁的学生,一位双鬓斑白的博士后站出来面对着哈工大一行人0说道:“我们老师的身体老当益壮,今天我们是来开会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吵架的。”

明明也是德高望重的科研大老,这劝架水平,顾青听了更是懵圈。

这群人的画风根本不像是电影里那样的冷静、睿智。

庄友伟是一个私下里会用十分和谐的东北话骂人的老喷子。赵教授在会议上,还会带着学生一起怼其他兄弟科研机构的人……

顾青夹在其中,为了让会议顺利进行,硬着头皮将双方劝开后,才算是解决了大夏科研顶层的差点出现的一场可能会全武行的骂战。

上午十点整。

赵教授想象中的技术讨论也没有存在,所有环节就像是被固定好的春晚节目一般,一环扣一环,在场的所有科研大拿就像是工厂里的质检员一般。

他们能做的就是盖章。

至于想反对的?

夏科院某高级负责人站在会议室的前台,像是机器人一般,声情并茂的“朗诵着”会议室大屏幕上的内容。

“夏阴星历1022年12月30日,郭嘉标准化委员会正式发布由大夏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主导,九州科技参与制定的一项纳米加工方法国家标准(GB/T 42106-1022):纳米技术/三维纳米结构与器件的加工方法/离子束辐照诱导应变法。在已发布的50余项纳米技术国家标准中,这是第一个涉及纳米加工方法的国家标准。

纳米加工方法是纳米科技发展的基础,制定纳米加工方法的标准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这一加工方法可明显提高复杂纳米结构加工的准确性与可控性,降低三维结构与器件的加工难度,提升了加工效率和器件性能。

其制备流程的精准可控将直接影响到辐照后得到的三维结构和器件的精度以及可重复性。

该国家标准于夏阴星历1020年正式立项,由物理所主导,联合郭嘉纳米中心和蓉城九州科技钛坦星标准技术研究院共同完成……它可作为利用离子束辐照诱导应变方法实现三维纳米结构与器件加工的推荐标准。

协商探讨后,九州科技承认该标准的所属为夏科院,统一九州科技相关制造工艺使用该纳米工艺标准。”

……

“夏阴星历1023年,郭嘉重点研发计划‘储能与智能电网技术’重点专项‘百兆瓦时级钠离子电池储能技术’项目启动。

大夏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与九州科技钛坦星能源部门作为主要负责人,各课题负责人及项目团队成员共计361余人。

截止夏阴星历1024年七月六日,该项目以开发专利技术归属权见附件详情,项目重要规则为,只有参与重要度超过百分八十的专利技术,才能有主导权。

九州科技获得主导权的专利技术为:氧化物类、聚阴离子类材料技术……由于该技术目前处于实验室阶段,尚未商业化应用,所以九州科技支付了一千万夏元的研究费用,并承诺在三年内提供5纳米碳基芯片加工份额给夏科院。”

……

顾青、张天浩、李由、张本煜、赢数、詹坤户……等九州科技的研发高层都坐在会议室里。

等夏科院的负责人讲完后,张天浩也起身走向前台开始读文件。

夏科院某些还想到九州科技“兴师问罪”的学术大老,在听到一系列的专利处理报告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改变了想法。

哪怕是对九州科技一直感官不错的那位赵教授,也频频转过头去看九州科技这一群年轻研究员。

亲兄弟分家都很难明算账,但九州科技这次算账也太正大光明且利益、责权划分清楚了。

像标准体系这些躺着就能赚钱,就能要挟行业从业者的专利和权利,居然真的说放就放?

而且这些技术分割的审核方,除了有我们夏科院的人,怎么还有其他兄弟单位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最强战神 人道大圣 唐人的餐桌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明克街13号 不科学御兽 7号基地
相关推荐:
重生70锦鲤小娇妻重生80之恶女从良重生80年代:拐个老公好致富重生到70年的电影中重生农村好媳妇网游之不落的黄巾旗老婆参加节目,我国士身份被曝光龙珠之不灭武心大国舰船抗战之特混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