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三十一章 施威与名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京都观星台。

今年的初雪有些晚了,如今已经元丰九十四年了,方才开始下雪。

皑皑白雪将整座白玉城彻底覆盖。

月门光影晃动。

所有生还的人出现在观星台上。

钟望第一个离开,随即是白重。

朱胖子笑着喊道,“白兄,莫忘了一起喝酒。”

白重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答径直离去。

此时的夜空,星月不存,漫天白雪,唯独这观星台上,一尘不染。

雷子英踏出月门,直接走到朱玉龙身前,“你很幸运。”

朱玉龙笑眯眯说道,“你也是。”随即搂住徐成,“差点就被我兄弟砍了。”

雷子英或许在战斗方面,能吊打十个朱玉龙,但论口舌,却是差了不止一筹。

他目光看向徐成。

“你很好,我记住了。”

徐成脸上露出狐疑,摸着脑袋,“那个啥,我不喜欢男的。”

姜月寻开口,“雷子英,你莫要太放肆了!这里是京都!”

雷子英并不解释,对于姜月寻的不满, 他并未放在心上,实际上, 皇家第三代, 唯有姜月恒的地位, 让京城所有官员极为忌惮。

他不再说话,扬长而去。

……

雷子英一走, 朱玉龙露出笑脸,笑眯眯的对姜月寻说道,“多谢世子在秘境中的援手, 朱某日后必有厚报。”

姜月寻摆摆手,随即也离开。

秘境既已结束,众人随意聊了几句,便各自散去。

浮月神通山开启时间极不规律,上次开启还是十五年前。

徐成回到住所, 任由大雪纷飞, 洒落人间。

此趟进入秘境, 收获颇丰。

不但获得了鲸血、月华, 甚至还有些许法器,血焰之种,而且还解开了白灵骨神的诅咒。

当然,李英莲也算此行的收获。

一个真正的仙道修士,其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也能通过去,了解一些那个所谓神煌大界的信息。

除此之外, 那浮月神通山秘境中, 徐成尚有许多疑惑。

那万寿山中的万兽杆太过离谱了, 这样的力量未免太匪夷所思。

还有那摩利丹隼的结局,徐成并未加入其剧本, 并不知晓其结局, 但想来一个一品仙道强者, 无论如何也不会如此轻易陨落。

敌人越来越多了……

他伸了伸懒腰, 今夜不修炼了,赏雪看人间。

明日, 也该对兴隆商会准备动手了。

既然要动手, 那边需要考虑到内党那边,只有先用手段,让内党无法插手其中。

徐成想着,端坐在院中,缓缓陷入了沉睡。

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被白灵骨神的诅咒折磨,对睡觉甚至产生了恐惧。

大雪纷落人间。

对京都中的人而言,这是一道美景。

但对寻常百姓而言,这或许并不算太好的事情…

……

第二天,徐成一身戎装,前往东门大营。

东临门指挥使秦修站在他身侧。

“这几日东门可有异样?”徐成开口询问道。

秦修是值得信赖的,很少有人知道,他是昔日魏忧提拔上来的,算的是魏党的人,只是清算魏忧时,他被遗漏了。

他脸上出现欲言又止。

徐成注意到,再次问道,“何事?”

“京都大雪,兴隆商会在东门城外施粥百姓,一时间东门拥堵,却鲜有人入城,几日下来,入城费少了许多,宫内已经有人来问了。”

徐成愣了一下,笑了笑,这兴隆商会倒是有手段,入城费没了,估计不但宫里有意见,手下的兵士也多半有怨念了吧。

“这是好事,兴隆商会为国为民,值得嘉奖。”

秦修没有说话,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徐成本就空降,不知有多少原本盯着东门令位置的人,对徐成的到来表示不欢迎, 这样下去, 迟早会被弹劾。

而且此事极难处理,一旦驱逐兴隆商会,那些百姓不会管这些,他们只知道徐成赶走了他们这个冬季的口粮,稍稍处理不慎,百姓冲击东城门的事情发生,徐成定然难逃罪责。

就在这时,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从校场外响起。

“听说那徐成回来了,让他出来见我!”

秦修小声在徐成耳边说道,“内党掌印司总管李千的侄子,原本东门令的候选人。”

“现在任何职?”

“无权无职。”

徐成站起身,伸了伸懒腰,笑着对秦修说道,“总是有不怕死的人。”

秦修错愕。

徐成已经大步走出房间。

校场中,一个身穿皂红色行衣,头发用一根玉簪束起,英气中夹杂着几分阴柔,倒是像模像样。

“你是何人?军营也敢闯?”

李笋笑着,将腰间虚束的玉带抓起,“你就是徐成?徐令使这一开口便给我扣帽子着实让我想不到,擅闯军营的罪名我可担待不起。”

“我专程来见徐令君,只是提醒令君大人,这东门令的椅子,坐的可舒服?”

徐成目光略过他,看向他身后的东门大营兵士,“是谁带他进来的?”

众兵士低着脑袋。

“今日是谁当值?拉出去斩了!”

此言一出,众人惊惧。

李笋目光阴冷,大喝一声,“徐令君!”

“你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徐成暴怒回头,【虎啸】秘法施展,“你闭嘴,本官不问你,你最好不要多言!”

将目光看向远处兵士。

李笋怒视徐成,“徐成!你可知本公子什么身份?”

徐成笑了,他没想到那位内党核心人物的李千,竟然有如此愚蠢的后辈,话已放下,没有再理会李笋,再度看向远处的兵士。

“听不懂本官的话?”

十几道身影同时跪下,“令君息怒,并非我等不拦,而是…”说着看了眼李笋,闭目说道,“而是李公子是由东礼门指挥使许远大人的朋友……”

徐成怒极反笑,“有意思,一个指挥使的朋友,便能随意闯我军营。”

“尔等渎职之罪,自去领八十大板!”

李笋目光更加阴冷,“徐令君,我要提醒你的是,这京都水深,莫要认为你侥幸做了东门令,便能在这东门大营一手遮天!”

此人数次找死。

徐成忽的从身后取出涂山弓,瞬息拉弓射箭,一气呵成。

“为何不听劝呢?”

他已突破劲力,九牛之弓涂山弓竟然被他拉开如满月。

黑色的劲力在呼啸中盘踞于箭上,与空气摩擦发出难以入耳的破空声,但尚未传出太远便被天圣劲的特质所封闭声音。

无声无息,便是天圣劲的属性。

李笋脸色大骇,目光出现惊惧,心头一阵颤动,不是说徐成不过换血,怎么已经突破了。

这一箭,他有种预感,化劲境的他挡不住。

“徐令君手下留情!”

门外一声大喝传来。

回应他的是,是一道响彻整个校场的惨叫声。

在这一箭下,李笋身躯左侧出现一道无比狰狞恐怖的黑洞,透过其可以看到他身后的景色,左臂完全消失不见。

所幸他已经达到劲力,此刻惊惧的看着徐成。

徐成施施然收起涂山弓,看向来人。

“原来是许指挥使。”

初时平静,但转瞬间爆喝道,“尔将我东门大营当成什么地方?不三不四之人也能随意进入,许指挥使可是把自己当成昔日北门第一任令君大人了?”

此言一出,许远脸色大变。

第一个被称为令君的北门令,那自然是指先帝。

许远言语呐呐,不知该说些什么。

徐成扫了一眼此人面板,倒是不算内党的人,只是想要搭上内党。

“你自辞去指挥使之位,此事到此为止。”

许远面色一变,正要狡辩。

徐成断然开口,“此为戴罪立功。”

许远彻底闭嘴,徐成射杀李笋时候的果断,让他第一次对自家这个年轻上官,产生了一丝恐惧。

若是说之前中庭立柱,立起来靠的还是徐成的背景,那么这一次,徐成一箭,射出来的是实力。

“至于你们,虽是许远之罪责,但尔等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便罚尔等打扫校场一旬,可有异意?”

他要立威,找的也是指挥使以上的人,这些底层兵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便是最好的威慑。

最后,他转头将涂山弓挂在自己身后,向秦修开口说道,“传令下去,李笋擅闯军营,窃夺机密,被本官一箭重伤,秦修,将其押送到刑部大牢,本官这便上奏朝廷。”

并非他不想直接将李笋击杀,而是他射歪了……

这样也好,杀人与废人,可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结局。

太监本就无后,若是侄子被自己射杀了,那位李总管多半会肆无忌惮的报复。

还给他一个可以生孩子的李笋,在范正不倒前,他自然会约束李笋,让他做一个生育机器。

秦修面色一变,徐成这么做,是在挑衅内党。

但徐成之前的爆发,依旧萦绕在他脑海中,他已经是老牌化劲强者,但依旧没有把握拦住徐成那一箭。

这就是天才的世界吗?

*

*

*

朱门酒楼中。

朱玉龙笑眯眯的看着徐成,“徐兄今日大发神威,可是震惊京都啊,世人皆知徐令君治军严明,真可谓声名远扬啊。”

徐成瞥了他一眼,看着胖子憋着笑调侃,“我看是骂名吧。”

李笋擅闯军营,证据确凿,无论是内党还是兵部,都说不出啥毛病,但多半已经将此事彻底记下。

朱胖子收起脸上笑意,神情认真起来,“你上次说让我找的人,有消息了。”

徐成准备对兴隆商会动手,让朱玉龙去找与兴隆商会有仇之人,现在倒是让他找到了。

“那就去看看吧。”

他要去一一看下面板,找一个能用的人。

……

京都号称白玉城,这座城太大了,是整个大周千年的底蕴,也是整个大周的骄傲之地。

京都尚存,大周便不会灭,国人便永远有信仰。

几乎所有大周的顶尖世家,都在这座千年雄城中有所经营,可以说这座城居住着整个大周半数以上的高级贵族。

这里武道昌隆,无数的武道修行流派,各种各样的武道强者再次思想碰撞。

白玉城以极具包容的风格,接纳着一切,这里可以看到九州十八郡中任何一地的特色,但它融合一切,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特质,白玉城的特质。

但这座城池,并未全是辉煌的。

有富人生存,便有穷困潦倒者。

白玉城以北尊、东贵、西富以及南穷著称。

朱玉龙带着徐成,走在南城南风街上,南城是京都最穷的地方。

这里居住的全部都是贫民。

这很容易理解,得罪兴隆商会的,就相当得罪了资本,倾家荡产的下场很容易想到。

徐成整个人身穿黑色长袍,很是宽大,几乎根本看不出他的身份。

夜色降临,白雪与夜色,映衬的白玉城开始了属于贵族们的夜夜笙歌。

穷人们则在夜幕降临时,纷纷躲进家中,躲避寒冷对身体机能所带来的影响,尽可能的将每一块取暖木炭物尽其用。

但南风街上,有很多带着绝望的眼睛,躺在路边。

他们是最穷的,连家都没有,或者说,路边的这些角落,便是他们的家。

朱玉龙指着其中一人,“那人本为京都一个镖局镖头,三年前得罪兴隆商会,在一次走镖时,被人废去武道修为,神念异化,重修无望。”

段色-【当前剧情】:段色本为四方镖局镖头,在一次赌局中,得罪兴隆商会杜名远,被人暗害,自知复仇无望,只想混吃等死,了此残生……

徐成摇摇头,此人心气已经完全没有了,而且得罪兴隆商会的理由太过奇葩,赌狗不得好死。

这里的人,已经彻底活成了阴沟里的老鼠,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逢人便躲。

“我以为这京都不会有这种地方。”

朱玉龙摇摇头,“这才说明京都的好。”

徐成愣了一下,“为何?”

朱玉龙目光扫过周围,淡淡说道,“小地方的这种人,早就该被冻死、饿死乃至死于异兽之口。”

徐成默然。

确实如此,京都整座城太富庶了,富人指缝中流出的一些东西,或许便够这些人生存。

其余小地方没有那么多贵族,如同这样的人,要么在城中饿死,要么去城外搏命,丧身于异兽之口。

朱玉龙带着徐成在南城转了许久。

徐成也看到了很多人的面板,没有让他感到满意的。

这些人都是泥腿子,入不了朝廷的眼。

直到徐成路过清风坊时,在角落中看到一个人影,来人蜷缩在角落,身上覆盖这一身极其宽大的黑袍。

他定定的看着此人。

朱玉龙走过来,看到徐成一直盯着角落,有些好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随即脸色一变,“怎么是他。”

徐成开口问道,“他是谁?”

朱玉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

“楚南天,大周取士最重武道,他是唯一一个,没有武道修为,却成为大学士的人!”

“元丰七十八年的大学士,上任后分管京都政务,被内党构害,罪名贪污,天子震怒,下旨抄家,在其家中搜出灵材无数,萤石万两,就连血珊瑚,也摆满了地下。”

“天子称其最大恶极,既然如此爱财,那便去沿街乞讨!”

“从此之后,昔日名士楚南天,奉命乞讨,已经十几年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内党竟然没有斩草除根。”

徐成沉默,他自然知道为何楚南天未死。

内党构陷楚南天,已经为朝廷不容,楚南天失去权势,又不通武道,奉命乞讨,一般人避之而不及,已经是个废人。

若内党连如此之人都容不下,朝廷对内党的容忍度将进一步降低。

楚南天-【当前剧情】:楚南天本为大周重臣,一夕之间,从权臣沦为乞丐,加之家族被尽数诛绝,心中复仇之火熊熊燃烧,从此修行武道,以图谋复仇……

徐成上前,“学生徐成见过楚师!”

老人没有反应。

犹豫一下,徐成上前摇了摇楚南天,好久,老人才缓缓睁开眼。

密密麻麻的皱纹里,分不清是污泥还是老年斑。

那双浑浊的双眼,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徐成,动也不动,没有一丝生气,更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

徐成进一步明白了为何内党没有斩草除根,就楚南天现在的伪装,杀了他可以,不杀他就如此或者。

生与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徐成再度轻声说道,“学生范正弟子,见过楚师。”

楚南天依旧没有反应。

太久时间的伪装,让他已经彻底麻木。

“学生想问楚师,还有昔年壮志否?”

“阉党成祸,难言罪孽,内党四大常侍,狂悖无道,歪曲事实,以无耻之言,构陷当场大夫,群臣愤然,学生感念楚师昔日壮举。”

徐成弯腰行礼,“请楚师出山!带领我等忠良,扫清阉党,还大周清明。”

许久。

沉默的楚南天终于开口,“范正的弟子?他让你找我的?”

徐成摇头,“阉党狡诈,需国之壮士,老师多半不许。”

“发武道誓言,誓灭王仁,不管做什么,我应了。”

徐成再度摇摇头,“抱歉,我无法做到,但我会竭尽全力,扫清阉党。”

楚南天看着他,“说说你的计划。”

徐成知道,大计已成。

楚南天地位虽重,但难撼阉党,只是剪除兴隆商会,却是足够。

……

摧毁一个人的办法有很多。

昔日楚南天弹劾内党,整整弹劾的了一年,内党容忍了一年。

其人太过桀骜,不结党营私,行事公允,处事大方,为官十三年,皇帝念其文名,将其擢升为大学士。

为官清廉,以穷著称。

楚南天之两袖清风,京都尽知。

他惩罚严明,更是为百姓称赞。

总领京都政务时,上至太子,下至平民,近至皇亲国戚,公候之后,他一一责罚过。

如此做法,毫无疑问,他得罪了很多人。

尤其是在他开始弹劾内党后,为了避嫌,内党王仁,整整被其弹劾了一年。

自始至终,他都活的好好的。

但他也有一个缺点,或者是有个不太好的癖好。

为人爱名,其极重自家名声。

也许是那年内党所谓的‘证据’已经确凿,也许是那年内党对他的容忍度达到极致。

一夕之间,爆发的了轰动朝野的楚南天贪污案。

他积累数十年的声誉,轰然倒塌。

但另一个层面来将,他的名声,已经哄传天下,只是,这次是……骂名!

楚家被满门诛绝。

天子怜悯,只斩其本家,可却发现,楚南天一生只有一个妻子,妻子无法生育,所谓的灭门,不过是两人罢了。

而且其妻子在抄家时发现如此多的财物,以死明志。

楚南天崩溃大哭,王仁再度向皇帝进言,既然楚南天如此爱财,那不如就让他去沿街乞讨,让他知道被他搜刮的民脂民膏,是百姓如何赚取的。

皇帝欣然应允。

这就是楚南天的故事,一个在武道世界,鄙夷武道的名士。

ps:感谢寂然荣威大佬的5000点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超能农民工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浪潮 赘婿归来 巅峰游戏制作人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极品上门女婿 他身上有条龙 砸锅卖铁去上学 五代梦
相关推荐:
猎人之结界师北阴大圣美剧中的日常人生我真的很想扑街啊战地摄影师手札漫威里的FGO玩家人在原神,正在说书原神的人生交换游戏赛尔号之无尽能源赛尔号之风起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