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三十九章 伪装,致命文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人纵身掠过。

徐成骤然回头,只见他从左侧腋下开始,衣袍寸寸裂开。

他凝重的看向姜月宗,这就是全劲吗?

来不及过多考虑,姜月宗再次横剑斩来,凝黄色的劲力吹拂着他的发丝。

一阵焦糊味传出,徐成再次后退, 手中长剑将其拦住。

姜月宗朗声大笑,“徐令君不愧是我大周壮士,今日无论胜负,宗都佩服万分。”

他并非客套,而是真的就是这般认为。

徐成不过铭劲境,但却能将他逼到如此程度,简直妖孽。

“胜负未分, 宗公子真是…高兴的太早了!”

天圣劲在空中掀出一道道扭曲的光晕,一道剑光划过。

却不料, 姜月宗并未用剑去拦,凝黄色的劲力凝聚成重锤,狠狠的砸向徐成的长剑。

一圈圈无形气浪伴随声波,以两人接触点为中心,向外围阵阵扩散。

数米范围内,所有地面都剧烈颤抖起来。

石子碎裂,泥土化粉。

徐成持剑的左臂一麻,一股强劲的震荡,居然带动他的全身劲力一起震动。

紧接着,他手中那东门令制式长剑竟然寸寸崩溃,化为无数碎片。

噹噹噹!

碎片掉落在地面。

姜月宗面上闪过一丝得意,对着徐成轻轻说道,“结束了!”

他另一只持剑的手臂, 霍然向徐成刺去,凝黄色的劲力如同电钻一般, 带着摄人心魄的震荡之力, 从空气开始,紧接着是徐成的衣袍……

电光火石间, 徐成退后数步,直到退无可退,纵身一跃,竟然向姜月宗扑去。

噹!!

姜月宗眼睛瞪的很大。

原来那金铁交击之音,来源竟然是徐成的右拳和他的长剑。

两人速度极快,虽然震惊徐成的肉身,但姜月宗依旧飞速反应过来。

同一时间,化为黑黄两条线,黑色与黄色不断的交击。

“宗公子真是高兴的太早了!”徐成面容带着一丝癫狂之色,手掌尖端寸寸天圣劲化为锥形,狠狠刺向姜月宗。

全劲层次的境界,终究胜过徐成不止一筹。

碰撞声不断传出,地面为之震荡不休。

徐成再度抓住机会,眉心蓦然浮现一只竖眼,黑色扭曲的劲力泛起一道道光晕,将周围的灰尘弹开。

【九眼】!

已经打出真火,秘法自然不会吝啬。

姜月宗骤然转身,劲力秘法-【天镇】!

这是皇家传承《天子神鉴》中的秘法,虽然姜月宗无缘修行功法,但其中的秘法他依旧有机会获得。

徐成身躯蓦然凝滞几分,紧接着,从他胸口开始,一道道裂纹浮现,强悍的震荡之感再次浮现,这次直接是他的本人身躯。

仿佛这种震荡下,他的劲力开始造反,随之一起震荡,导致他身躯一软,居然连脑海也跟着眩晕了一瞬。

但高手相争,胜负本就在一瞬之间,大脑眩晕的那一瞬间,不断打断了他的秘法,甚至还将决出胜负!

姜月宗自然不会辜负这次机会,身形陡然向前,凝黄色的劲力化为一道道丝线,这些丝线向着一个点交汇,他手中的白色长剑瞬息间化为黄色。

紧急情况下,徐成从眩晕中醒来,勉强闪身避开要害。

他速度之快,出乎姜月宗意料。

噗呲!

长剑没有任何意外,穿过徐成左侧肩胛骨。

姜月宗欲拔剑再刺,却忽然愣住。

只见徐成整个人身躯沸腾一般,皮肤化为赤红色,似乎连身躯也庞大了几分。

他左手蓦然伸出,仅仅扣住姜月宗持剑的手。

姜月宗虽然意外,但反应飞快,另一只手上不断传来震荡之力,化为爪状,不断的向徐成要害扑击。

徐成低声说道,“宗公子,你真的很强!”

他任由姜月宗向他面门抓去,但在毫厘之间,伸手拦下。

猛然间,全身劲力轰然展开。

他索性抛弃了什么意。

两只手皆被牵制,但他连续两道秘法【暴血】、【玄血】的开启,让他的身高微微高出几分,裂开嘴闪过一丝狞笑。

居高临下间,脑袋轰然扣下!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咚!

很难想象,头与头触碰竟然发出金铁之声。

姜月宗在见到徐成脑袋扣下的一瞬间,全身劲力飞速向头部汇聚,但一撞之下,整个人依旧头晕目眩。

徐成手臂上层层劲力不断堆叠,在一瞬间向姜月宗胸口轰出五拳。

呃~!

噗~!

血雾喷洒。

姜月宗吐血倒飞出去,倒在远处的一株大树树干上。

巨大的力量震荡挤压下,大树轰然炸开。

树木炸裂,枯枝纷飞。

姜月宗单膝跪地,嘴角溢着鲜血,劲力不断的扭曲着。

“可惜,是我赢了!”徐成站在原地,微微感慨,他惊叹与姜月宗的意志,在此情况下,竟然依旧要踉跄着站起。

姜月宗努力片刻,颓然靠在树干上,“是你赢了,只是我……不甘。”

徐成施施然向前,一边伸手拔出被自己卡在肩胛骨上的长剑,随意的抛弃在地上。

远处无数道人影纷涌而至。

姜月宗大吼一声,“不要过来!”

看着徐成一步步远处,“你的东西!”

一道冰蓝色的珠子从远处飞来,徐成伸手一把接过。

再次回头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姜月宗,缓步离去。

他现在想要尽快回城,他很想知道,杜名远花费巨大代价,请求姜月宗约战自己,背后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在京城的仇家,他有很多,除了内党和杜名远,还有之前所见的赵介……

在他离去后,一道黑袍身影,落在姜月宗身侧,凝视一路滴血的徐成,目光闪过一道杀机。

“公子,要不要?”

姜月宗双目间闪过一道凶光,那严重无比的伤势之前让他无法站立,此刻却忽然站起,抬手便是一掌拍在黑袍人脸上,“滚!若有下次,你便滚出本公子身边!”

黑袍人目光闪过一道桀骜,但很快便被姜月宗眼底的杀机惊住,缓缓低头,“是。”

姜月宗整个人气机不断起伏,转眼间便恢复全盛状态,喃喃道,“真是不错啊,竟然能够将我逼到这种程度,呵呵……”

*

*

*

回到京城。

徐成先是回了趟家,家中一切平安,盖赢跟着明宝修炼,明宝似乎颇为享受这种教徒弟的快乐,人立而起,负手站立,一只爪子手持木棍,一旦盖赢稍稍有所不对,便用木棍指指点点。

看到无碍,徐成心中更是警惕。

杜名远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折身向东门大营走去,既然不是对他私人,那是否是对他的职务呢?

一刻钟后,徐成面上更加凝重,东门大营也无任何事情发生。

杜名远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大脑飞速运转。

就在这时,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王三是宫里人,但并不是太监,他受一人委托,从内城出来为徐成报信,但迟迟不见徐成,心头焦虑万分。

他刚刚看到徐成走进大营,但不敢阻拦,毕竟他身份有些不对,不太好拦住徐成。

正当他转身,准备另想他法的时候。

“你在找我?”

徐成的话虽是疑问,但却带着肯定。

王三-【当前剧情】:王三为内城博乐坊伙计,与素妃有所关系,但极远,在周忠在博乐坊赌博时,为其说收复,其人身份很是隐蔽……

听到有人出声,王三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上。

“徐…徐令君!”

“周忠让你给我传什么信?”徐成懒得绕弯,直接开口道破王三身份。

王三左右看了看,大着胆子从地上爬起,轻轻的在徐成耳边说道。

“周公公让我告诉您,有人要对卫公子动手,卫公子誊写的文书有问题,其中……”

徐成眼中精光乍现!

随意的丢给王三一张银票,此人虽然是周忠的手下,但是为自己传信,自己也不吝赏赐。

王三跪地。

徐成早已消失。

杜名远要对卫城年动手?

徐成来不及想太多,飞速的向东衙走去。

所幸东衙便在大营旁边,很快徐成便走了进去,正巧东门大营的府司以及衙役正要出门。

“哟,徐令君这是要干嘛?”

京都东门府司姓吉,他年纪并不大,背后没有党派撑腰,武道资质也并不出众,若是不出意外,这辈子便是府司之命了。

人家向自己打招呼,再紧急徐成也停下脚步,抱拳说道,“我来找卫小旗。”

“哈哈,早就听闻徐令君与卫小旗相交莫逆,徐令君自便便是,东门大营与东衙本就是一家。”吉府司向徐成传递着自己的善意。

徐成忍住心中不耐,寒暄道,“吉府司这是要做什么去?”

吉府司面色一苦,“哎,这不是今年大雪压城,百姓流离失所,加上前阵子…那事,上头让我们去安抚百姓,这不,太孙已经在城外等着了。”

“既是公务,吉大人速速过去吧。”

徐成说完,也没有过多寒暄,向衙门里面走去。

吉府司带着众多官兵离去。

卫城年并未在衙门,衙役们说他今日将文书送到后便离开了。

徐成眉头皱起。

杜名远胆子这么大?

难不成要在城中围杀卫城年?

他片刻不得耽搁,向卫城年家中走去。

卫城年家中到处都是红色的喜庆之色,他是真的喜欢楚伊人,在年前便与楚伊人定亲,低调的办了一场。

准备等开年雪融时,由范正和于在寅亲自为两人主持婚礼。

于在寅虽然对楚伊人不太满意,但在查过楚伊人背景后,得知其人背景,知晓自己徒弟过去的苦,便由着卫城年了。

出乎预料。

徐成一把推来卫城年家门,卫城年正在家中练剑,楚伊人坐在一侧石椅上,将头支在双臂上,静静的看着卫城年。

她眼带桃花,虽然长了一双狐媚眼,但从其中不难看出对卫城年的喜欢。

“嫂子也在家呢。”

楚伊人听到动静,有些慌乱的起身,毕竟对着自家夫君发花痴让外人看见,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是徐成兄弟啊,找小年吗,我去给你们拿酒。”

徐成摆摆手,“不忙不忙。嫂子你忙你的。”

卫城年放下手中黑色长剑,一脸疑惑的看着徐成。

徐成指指屋子,卫城年默契的点头。

“怎么回事?”

“你今日誊写文书了?”徐成开口问道。

卫城年点点头,“京都大雪,皇帝让太孙安抚百姓,衙门送来一份文书。”

他的字写的好看,在东衙算是首屈一指。

徐成面色凝重,想到方才去衙门时,吉府司说的安抚百姓。

是这份文书有问题吗?

“有没有拓本,取出来让我看看。”

卫城年虽然疑惑,但也没有犹豫,将其从中取出。

徐成飞速

‘岁雪,京畿……’

忽的,他眼底露出寒芒。

只见在最后一句上,写着‘翊文朱天……’

翊文,是那位被关在宗人府的旧太子之称号!

一瞬间,徐成捋顺了一切,杜名远此人果然是条毒蛇。

皇太孙为前阵子的事,向天民讨过,却用到翊文的称呼,虽然这句话并非自称,但用在讨过书中,一旦被有心人察觉。

定然以此为把柄攻讦。

旧太子的废弃,是元丰帝不可提及的痛点,也是他难以原谅的事情。

可以想象,届时皇帝震怒,

而以太孙恒的受宠爱程度,加上内党在皇帝面前的地位…

一切罪责便落在誊写文书的卫城年身上。

徐成是明白老年皇帝的小心眼的,皇位坐的越久,心眼越小,对于朝臣的犯错,容忍度也越低!

届时不但卫城年,甚至连于在寅、范正都有可能受此连累。

他终于明白了杜名远的毒计。

自己常年与卫城年在一起,若是誊写文书时,被自己看到,极有可能被发现。

只有卫城年,心思算是比较单纯,并不适合官道。

若是自己所料不差,朱玉龙今日也定然有事缠身……

真的狠辣!

“年哥,你现在马上,再写一份文书,将这里…这里…都修改一番。”

杜名远此计,虽然毒辣,但漏洞频出,可以想象,其定然已经黔驴技穷,否则,这些手段太容易被人辨别了。

无论是徐成,还是别的对于皇室有所了解的人,都会明白文书上的陷阱。

徐成要借机,釜底抽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超能农民工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浪潮 赘婿归来 巅峰游戏制作人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极品上门女婿 他身上有条龙 砸锅卖铁去上学 五代梦
相关推荐:
猎人之结界师北阴大圣美剧中的日常人生我真的很想扑街啊战地摄影师手札漫威里的FGO玩家人在原神,正在说书原神的人生交换游戏赛尔号之无尽能源赛尔号之风起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