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六百五十五章 腾宇物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短短两天的时间,徐腾雨就把营业执照给办下来了。

这样的营业执照,要是一般人,最少得跑半个月。

公司注册资本五百万,这是徐腾雨能从他老爸那里拿到的最大一笔资助。

拿到证件的第一时间,徐腾雨就打电话过来对陆逸明说:“所有的证件全部办下来了,腾通物流现在成立!从今往后,我也是徐总了。”

人生第一次自主创业,徐腾雨感觉到满满的成就感,而且还有陆逸明这样的商业天才为他规划未来,他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走得那叫一个稳当。

陆逸明说:“那你可真牛逼。不过公司名字非得带个通吗?你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吉利?”

徐腾雨一脸疑惑,说:“不吉利吗?腾是我名字,通代表物流四通八达,我觉得很好啊。要不叫腾达物流?”

“……”

好家伙,不是通就是达?三通一达上一世混得都不咋样啊,加起来都没顺风能打,可见取错了江湖名号,还是有点影响的。

“那你还不如叫腾宇物流呢,直接就用你的名字,腾飞四海,宇内通达。”

徐腾雨一听,顿时笑道:“欸,这个名字好,陆总有格局!我这就去改个名字去,腾宇物流,哈哈,妥帖!”

陆逸明说:“接下来要怎么做不用我来教了吧?”

徐腾雨当即说道:“那不用,你就瞧好了吧。”

“那就行。”

挂掉电话,徐腾雨风风火火地冲进爷爷徐长鸣的院子里,对坐在藤椅上听着收音机的徐长鸣大叫道:“爷爷,爷爷。”

徐长鸣本来在伊伊呀呀跟着收音机唱戏呢,突然被徐腾雨打断,就很不爽,扭过头不耐烦地说道:“你这龟孙子,火急火燎地干什么?是不是又在外面闯祸了?”

徐腾雨站定,双手叉腰,大口大口地喘气,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爷爷,叫我龟孙子,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对你自己不利。”

“嘿,你这个小兔崽子。”

徐长鸣反手就拿起旁边小桌子长的烟枪,做出要打人的样子。

“爷爷,我是小兔崽子,那你不成老兔子了吗?”

“我说你这是皮痒了来讨打了是不是?”

毕竟是当兵的,徐长鸣那脾气可不是盖的。

徐腾雨赶紧拦下徐长鸣的烟枪,笑嘻嘻地说道:“爷爷,别,我跟你开玩笑呢。我最近老实得很,可没闯祸啊。我今天过来是打算帮你排忧解难来了。”

“帮我排忧解难?”

徐长鸣一脸狐疑地看着徐腾雨。

对于徐腾雨的话,他是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就你,不给我添乱我都谢天谢地了,还帮我排忧解难?”

徐腾雨笑嘻嘻地说:“爷爷,你看你这话说的,识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知道不?我再也不是那个只会闯祸的小孩子了。我长大了!”

徐长鸣微微点头,说:“嗯,成了一个会闯祸的大人了。”

“嘿,爷爷你这……我就直接说吧,你不是总发愁退伍军人的安置问题吗?我现在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听到这话,徐长鸣一下子变了脸色。

退伍军人的安置,一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对于这些在特殊时期对国家有重大贡献的人,国家当然千方百计不想让他们流血流汗又流泪。

但是现如今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发展又让他们的本领没有了用武之地。

直接国家出钱养着当然不现实,这几年国家以经济发展为先,毕竟经济要发展,自然只能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其他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行业中去。

这是整个社会因素综合产生的结果,并不是哪一方面单独的原因。

“你还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徐长鸣更加不信了。

“你有这脑子?还不如说你没闯祸呢,这个可信度还高一点。”

徐腾雨一脸委屈:“你看我像是只会闯祸的样子吗?”

“嗯。”

“……”

徐腾雨郁闷不已,赶紧说:“我最近在陆首富的指导下成立了一家物流公司。物流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需要大量人手。而且退伍军人在体力和服从性上有天然优势。所以我就想到,也不用向社会面招人了,直接用退伍军人就好了。”

听徐腾雨这么一说,徐长鸣倒是眼前一亮,赞许地说道:“好小子,你这个想法不错啊。”

终于从爷爷嘴里听到一句正面评价,徐腾雨高兴得不得了,得意洋洋地说道:“是吧?我就说了这个办法是可以的。如果我能够建立一个覆盖全国的物流公司,那得需要多少员工啊。”

徐长鸣豪气地说:“要是真的能够做起来,也算是为国家排忧解难了。这个我支持你!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

这个方案得到徐长鸣的认可,徐腾雨也非常高兴,说道:“爷爷你放心,公司我已经注册完毕,而且长期规划方案也在陆首富的协助之下完成,现在就是缺人手。”

徐长鸣毫不犹豫地说道:“你那是缺人手吗?行了,我给安置办的人打电话,甚至可以抽调一个人事来帮你协调工作。”

随后,他又感慨道:“这个陆首富,不简单啊。你能不能跟他联系联系,我想当面感谢他。”

物流公司这个赚钱的路数,这年头还是有点超前的,毕竟现在也就送信走邮政,网购都还是没影子的事情,压根就不需要物流。

而陆逸明搞了,还想到了军人安置这个一举两得的办法,甚至连后续规划都帮徐腾雨做好了,这让徐长鸣对陆逸明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虽然关于陆逸明的传奇故事多不胜数,但是跟大多数人无关,他们也只不过是把这些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有那些跟陆逸明产生交集的人,才会更加深刻地体会这些传奇故事中的精髓。

徐腾雨笑道:“我给他打个电话。之前我跟他说起过你,他很崇拜你呢,让我开物流公司的这个点子就是他出的。”

说着,徐腾雨掏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拨通了陆逸明的电话。

“陆总,我这边事情搞定了,我爷爷说想见你。嘿嘿,是不是很激动?我家老爷子可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够见到的哦。”

电话那头,陆逸明刚刚下课,听徐腾雨这么一说,忍不住吐槽道:“激动个屁,我也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够见到的好不好?”

徐腾雨顿时陷入思索,有些不确定地说:“你是不是在装逼?”

陆逸明赶紧否认说:“当然不是!算了,老人家就是有特权,刚好我这边有空,就过去见一见好了。”

“那你在你们学校等我,我马上开车去接你啊。”

“不用,你给个地址,让我的司机开车送我过去。”

并不豪华的四合院,却是防卫森严,门口的警卫一看就很不好惹。

在徐腾雨的带路下,陆逸明一路畅通无阻,走到客厅,终于见到了正主——某位半躺在藤椅上的老人家。

眼前的人已经七老八十,迟暮之年,身上却仍有一股铁血杀伐的峥嵘气息,毕竟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当年的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陆逸明不畏惧他的权势,却敬佩他为国为民立下过的功勋,所以恭敬地喊了一声:“老爷子下午好啊。”

徐长鸣抬起头来看,见陆逸明甚至比徐腾雨还要年轻几岁,心中也着实是有些吃惊。

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毕竟经历丰富,所以徐长鸣看人眼光还是很准的。

徐腾雨的同辈当中,哪怕是飞扬跋扈的那几个家伙,在徐长鸣面前,也怂得像一只鹌鹑。但是眼前的陆逸明,却是既从容又洒脱,非常自在,完全看不到一丁点因为他的身份而带来的拘谨。

年轻人有这份心性就非常难得。

徐腾雨赶紧介绍说:“爷爷,这就是陆首富。”

“陆首富,这是我爷爷徐长鸣,当年可是指挥战场的。”

徐长鸣摆了摆手,说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他看向陆逸明的眼神,有一丝好奇。不过却并不是因为陆首富三个字。

这么年轻就能当上首富固然让人惊讶,但是金钱在徐长鸣的眼中却并不算什么,毕竟他们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普遍都觉得能够活下来都已经比那些战友更加幸运了,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物质享受。

“小伙子,你很特别啊。”

陆逸明微微一笑,说:“当然,我是独一无二的。”

作为重生者,他自然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档的存在,无人可以比肩。

对于陆逸明如此狂傲的回答,徐长鸣却更加欣赏。

年轻人就该这样朝气蓬勃,充满干劲,不然怎么闯出一片天?

年轻时,自己可是比他还狂还傲呢。

徐长鸣问道:“我听小雨说,开物流公司的主意是你给他出的。”

陆逸明说:“是我。”

徐长鸣好奇地说:“这生意你自己也能做吧?我以前见过不少生意人,但他们没一个像你这样的。”

陆逸明长叹一声,说道:“唉,我也时常为自己过于优秀而倍感苦恼。普通的生意人想赚钱太难了,所以他们费尽心思去竞逐一些蝇头小利,甚至不惜为此和家人朋友翻脸,争得头破血流。”

“但是我不一样!赚钱对我来说太简单了,开物流公司赚的这点小钱又没很多,坐上行业头把交椅也就几百个亿顶天了,麻烦的事情却不少,所以我懒得弄。”

听着陆逸明一本正经地吹牛逼,徐腾雨感觉有些绷不住了。

神特么的几百亿顶天了,不装逼你会死吗?

“几百亿还是小钱?”

陆逸明微微摇头,说:“你以为很多吗?其实一点儿也不多,稍微像样点的行业,坐上行业龙头的位置,不说几十万亿,万亿规模还是有的。相比较之下,你觉得几百亿一千亿算什么呢?”

徐腾雨刚想反驳,徐长鸣却开口说道:“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却是实在话。你这年轻人可真是有意思。”

徐长鸣对陆逸明更加欣赏。几百亿都是小钱,这话说起来确实狂到没边,但是确实也是事实,而这得是对行业充分了解和评估之后才能下的判断,由此可见陆逸明对于整个行业甚至是其他的行业都有相当深刻的了解。

而几百亿的生意都瞧不上的人,他的野心到底有多大呢?

做生意,有野心是好事。

心有大谋,才能不贪小利,因为这样的人,才能真正开天辟地,能人所不能。

在最开始的时候,徐长鸣还在想徐腾雨是不是又被谁给忽悠了,毕竟这种事情之前也不是没有过。现在跟陆逸明面谈之后,他确信徐腾雨确实是被忽悠了——只不过陆逸明不是一般的骗子,而是一个非常有格局的大梦想家。

说出的话别人当他是白日做梦,但只要最后做到了,那就是有远见,有眼光,有大战略。

上一世的杰克马,就是这样的大梦想家,创业之初就不停给合作伙伴画大饼,一个去肯德基求职都被拒绝的小角色,却愣是把身边的所有人都给忽悠住了,动不动就嚷嚷着改变行业生态,甚至想要改变银行。

然后……

他真的做到了!

而身为重生者的陆逸明,怎么能输?

大忽悠术什么的,他也会啊!

徐腾雨把陆逸明送走之后,回到屋内。

徐长鸣说:“这个陆逸明,还真是个奇人。”

对于这个评价,徐腾雨深以为然,说道:“是啊,爷爷,我最近刚刚听说过一个事情,那个漂亮国不是发生了飞机撞大楼的事情吗?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华尔街跟航空啊旅游啊相关的股票全部跌得没眼看了。”

徐长鸣虽然不懂股票,但是这是这件事情是显而易见的,他说:“肯定的,会引发民众对飞机安全的担忧。飞机这东西,出了事那可就是大事。当年我们打仗那会儿,飞机飞在天上,被老鹰撞一下,搞不好都要机毁人亡的。”

徐腾雨勐然一拍手,激动地说:“问题就在这里!陆逸明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半个月,去了漂亮国,联合几个财团,做空了漂亮国的航空股!你说巧不巧?这一波漂亮国的国难财,他赚了几百亿!讲真的,现在都有人在说,那飞机是他劫持的……”

徐长鸣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他真的赚了几百亿?”

徐腾雨拿不准,说:“具体多少也只能靠猜,反正外面都是这么传的,也没有个准数。毕竟他的钱都放在私募基金里,财报不对外公开。”

徐长鸣微微点头,说:“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这个年轻人就实在是太可怕了。各个环节的布局可谓是环环相扣。他这事情做得,有手段也懂分寸,确实有枭雄之资!是个能成大事的人。他愿意助你一臂之力,你能少奋斗几十年!”

对于自己的孙子跟着这样的人混,徐长鸣不但没有意见,甚至举双手双脚支持,总比徐腾雨像以前那样厮混强多了。

随后,他对徐腾雨说:“爷爷我老了,不过在军界里还有几分情面在,需要我出面的时候,尽管开口。”

徐腾雨听到这话,顿时感动不已,郑重地说道:“知道了,爷爷!”

过了徐长鸣的这一关,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徐腾雨直接联系了安置办,让那些退伍军人全部到腾宇物流来报道。这件事情直接上了主流媒体的黄金时段新闻,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而公司成立的第三天,就接到了好几个重磅的单子。

借着这个机会,陆逸明也宣布向腾宇物流注资两千万,认购腾宇物流百分之十的股份。

腾宇物流的估值一下子飙升到了两个亿!

要知道,腾宇物流的注册资金只有区区五百万!

即便是到现在,公司还连个像样的办公地点都没有。

陆逸明一注资,腾宇物流就跟个气球似的,体量一下子膨胀了起来。

实际上,这两千万是丢给徐腾雨去烧的,毕竟搞物流前期就是烧钱,在各个城市租用仓库,招募人手,打通方方面面的渠道,这都要花钱。

而且快递行业在早期的发展阶段,往往伴随着暴力冲突,旧社会时期的黄包车夫为了争地盘还打架呢,快递公司彼此的竞争也没温和到哪里去。

顺风快递的创始人老王,早期甚至还被人下过江湖追杀令,可见这个行业不是谁都玩得转的。

以陆逸明的眼光来看,有功夫来解决这些麻烦,干点啥不比这个来钱快?

所以他直接投资徐腾雨这种有豪门背景的强力人士,再加上军方强力BUFF,什么牛鬼蛇神敢来沾边?

打人?暴力威胁?

不好意思,我们公司里的都是退伍军人,个顶个的能打,而且我们背后站着的是国家,是几百万雄踞亚洲的正规军,你确定你要动手吗?

现在的情况是,只要腾宇物流不仗势欺人,那些同行就该去庙里面烧香拜佛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神秘复苏 最强战神 明克街13号 7号基地 深空彼岸 唐人的餐桌 人道大圣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相关推荐:
遮天之凡体至尊制霸NBA,从签到开始恐怖复苏:我以肉身横推诸天!亮剑之给孔捷当警卫我在亮剑开始崛起年代:梦回1998盛夏明日方舟之明日之下至尊透视兵王不一样的舰长大人大明:想做小地主,被逼登了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