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六百四十三章 断尾求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葛满仓猎人出身,是阎王小队的痕迹专家,他的眼睛很毒,虽然不是什么超能力,但是也相当犀利。

只要是他见过的痕迹,无论是脚印,车辙,还是其他,就算隔了再远,他也能重新辨认出来,百试百灵,从无差错。

其实他也有一个外号,叫“阴阳眼。”

阎王小队藏龙卧虎,几乎每个弟兄都有自己的专长。

比如说王离,徒手格斗,几乎打遍三军无敌手,就算杜蔚国,如果不是系统加成,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又比如巴特,现在经过1年多的休养,他的力量和体力也都恢复了巅峰状态。

可以负重52公斤,以急行军的状态,连续奔行12公里,堪称是人形骆驼一样的存在。

还有新加入阎王小队的唐辉,是金陵军区挑出来的神枪手,同时还是一个飞毛腿。

他的枪法,在白天,150米的范围之内,几乎不逊色于杜蔚国。

只不过现在杜蔚国的视力配合高敏捷,已经成了一个BUG,实在是没办法比较了。

总而言之,阎王小队的弟兄们,几乎个个都是顶尖高手,只不过他们的老大杜阎王是个不要脸的挂壁,遮住了他们的光芒。

杜蔚国敏捷的跳下吉普车,接过了王离递过来的自动步枪,扫了一眼地上的轮胎印记,沉声问道:

“老葛,这是多久之前留下的痕迹?”

葛满仓不假思索的回到:“大概30分钟之前。”

此时,老郭也凑了过来,一听这话,语气兴奋的说道:

“玛德,总算是揪住这群狗杂碎的小尾巴了,既然被你杜阎王咬住了,嘿,看来,我们可以准备收拾东西,打道回府了。”

杜蔚国皱了皱眉头,没有搭理他的话茬,他觉得老郭可能是过于乐观了,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这些家伙也都是难得的精锐,没道理会如此傻乎乎的主动送死,这非常不合逻辑。

不过当下的情况紧急,追击刻不容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九幽黄泉,也得硬着头皮顶上。

这就是杜蔚国一贯的工作职责,看似送死的活计,却是他的专业领域!

杜蔚国压下纷乱烦躁的思绪,沉声命令道:

“阎王小队下车,保持警戒,徒步追踪,老郭,你和5处的调查小组,开车后置随行接应!”

“是!”阎王小队的同志们斗志昂扬,杀气腾腾。

“好!”

老郭也是毫不含湖的应了一声,他和杜蔚国早就商量好了,具体行动的时候,他完全听候调遣。

杜蔚国对此也是当仁不让,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如果是调度指挥,协调关系,甚至推理审讯。

老郭都是一把好手,但是如果论起抓捕战斗的这些硬派的活计,就算是10个郭汉鸿绑在一起也不是他杜阎王的对手啊!

漫说是郭汉鸿,就算是整个特勤司,乃至于放眼天下,这种小规模的特种作战领域。

杜蔚国率领的阎王小队,都敢大喊一声:舍我其谁?

榕城西郊的旗山,典型的丘陵山脉,不算高大严峻,但是山势连绵不绝,树木丰茂,草木繁盛。

由于近邻闽江,附近没有村落,所以砍伐破坏的不算太严重,所以整个山体都是郁郁葱葱,欣欣向荣。

闽省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如春,所以旗山还有很多参天巨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一般。

很快,阎王小队就沿着卡车留下的痕迹在山脚下找到了一辆卡车,隐藏在树林当中,用一些枝杈遮掩住了。

杜蔚国顿时眼睛一亮,心中稍定,丫的,看来是找对地方了,也许是自己疑神疑鬼了,老郭说得没错,可以很快结桉了。

丛林追踪,这特么可是阴阳眼葛满仓的强项,几乎是万无一失!

剩下的的厮杀项目,杜蔚国表示毫无压力,别说对方只有几个人,就算是几十枪手。

有阎王小队在侧的杜蔚国也是怡然不惧,只要对方人数不过百,没有配置重型火力。

都是土鸡瓦狗,直接一波莽过去就是了!

杜蔚国当机立断,老郭和调查小组在原地留守策应,自己带着阎王小队,毫不迟疑的进入到了丛林当中。

自从沪城之后,5处现在绝对是做到了令行禁止,只要是杜蔚国一声令下,就连郭芙和唐阿红都不敢吱声。

至于老郭,他可是个明白人,深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就算跟上去也只能添麻烦而已。

老了!有心杀贼,力有不逮。

阎王小队采用半松散的一字长蛇阵型,彼此间隔1米左右,葛满仓打头向导,杜蔚国紧随其后,王离负责殿后。

全体成员都是枪上膛,保持警戒,悄无声息的好像一群幽灵似的,速度极快的向前推进着。

说到这里,插一句题外话,5处的后勤大管家老牛同志,绝对是个难得的人才。

不仅精熟后勤业务,擅长专研,而且人脉无比强大,路子贼野。

经过1年多的不间断改进,如今阎王小队的装备,已经比较接近后世初期的特种部队了。

全员都是清一色三色迷彩服,这衣服可是老牛费尽心机,用传统的蜡染工艺制成的。

袖口,裤腿,膝盖,胳膊肘,裤裆,肩膀,还都贴心的补上了特种帆布,结实,耐用,隐蔽性强。

脚上是特制的高筒的牛皮军靴,防刺,还防水,手枪都是改装了弹夹的速射手枪,用速射枪套固定在大腿上。

还有人手一件的可拆卸防弹衣,迷彩特种钢盔,双肩油蜡背包,里边的战术配件,比如防毒面具,强光手电,移动步话机等等也都是顶尖的。

就连丛林作战的时候,脸上还涂着纯植物提取的迷彩,堪称是已经武装到牙齿了!

阎王小队的这套超越时代的犀利装备,虽然从来都没有大张旗鼓的展示过,不过已经让无数消息灵通的家伙都眼红了,其中还不乏跟脚极硬的。

但是很可惜,这玩意造价极高,根本就无法普及,就算是财大气粗的特别行动处。

老牛同志也是挖门盗洞,砸锅卖铁才勉强凑齐一套,连老雷他们调查组都没有装备。

偌大的特勤司,几十个处级单位,胡斐也只是咬牙供养出一个阎王小队,区区13个人而已。

这就是后世特种部队的雏形了,很多富有眼光的大老,已经从阎王小队初步看出了一些端倪。

至于之后会怎样,能否带来一些正向的有利的改变?

杜蔚国也不知道,他这只蝴蝶,已经用力的扇动翅膀了,问心无愧。

书回正传,阎王小队沿着脚步痕迹走了大概能有800米左右,杜蔚国抬手止住了众人的脚步。

葛满仓连忙转身凑了过来,压低声音:

“头,看地上的痕迹,应该是距离不远了,预计也就1公里左右。”

杜蔚国的眉头紧锁,指着地上的一个脚印,沉声问道:

“满仓,这个足迹有点不太对劲啊,你判断对方一共有几个人的痕迹。”

一听这话,葛满仓马上蹲在地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枚脚印,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都白了。

“嘶!”

他急忙又跑去查看了几处其他脚印,脸色煞白,语气结巴:

“头,我大意了,只有两个人的脚印,其他的都是伪装的~头~”

“老葛,行了,现在可不是讨论责任的时候。”

杜蔚国摆了摆手,沉声宽慰道,以他的视力水平,也是直到现在才发现,葛满仓肉眼凡胎的,如何能够看得出来。

“老葛,你能确定吗?”

老葛此时眼圈都已经急红了:“确定,是2个人,都是丛林当中的老手,伪装的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动作也很快。”

杜蔚国脸色阴沉,玛德,这群狗杂碎,果然够狡猾,居然还特么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断尾求生这一套。

其他四个人肯定是在中途就下车了,这两个人的作用,就是吸引杜蔚国他们的注意力,掩护其他人逃生。

炮灰!

葛满仓情绪有点不稳,杜蔚国拍了拍的肩膀:

“满仓,稳住情绪,小心一点,当心这些人埋伏在半路上,反阴我们一手。”

葛满仓用力的抽了一下鼻子,沉着的点了点头:

“是,我知道了,谢谢头。”

说完之后,葛满仓就异常谨慎的沿着痕迹继续朝前追踪下去,继续向前几百米,树林变得越发浓重,已经根本就没有路了。

就在此时,杜蔚国突然勐的一个侧后扑,同时嘴里面大声呼喝:

“卧倒!”

阎王小队的同志,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听到命令,下意识的第一时间就卧倒在地。

杜蔚国扑击的力量很大,把身后一个阎王小队的同志身体瞬间带着向侧面飞出去至少5米。

“轰!”

大家伙才刚刚卧倒一半,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飞,漫天的烟尘裹挟着泥土,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视物。

这特么是压发式地雷,从踩上到爆炸,有一秒左右的延时,好在杜蔚国见机及时,要不然他和身后的兄弟估计都得凉凉。

杜蔚国从地上翻身而起,把枪架在肩膀上,警戒四周,没有回头,只是大声呼喝:

“有没有人受伤?”

“没有,没有~”

王离他们的声音陆续从后边传来过来,杜蔚国放下心,沉声命令道:

“从现在开始,改换队形,彼此保持5米间距,我当先打头,所有人跟着我的足迹前进,注意警戒两侧。”

“是!”

身后的麾下山呼相应,杜蔚国也不拖沓,端着一马当先沿着脚步痕迹追踪过去。

现在地上的痕迹,已经变得越发清晰,按照杜蔚国的视力水平,是绝对不会跟丢的。

大概继续向前走了不到一百米,杜蔚国勐地举起右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训练有素的阎王小队成员,顿时动作戛然而止。

杜蔚国慢慢的蹲下身体,他的身前大概10米左右,树叶掩盖之下,又埋着一颗地雷。

这颗地雷埋得极其隐秘,要不是杜蔚国的眼睛堪称高倍放大镜,还真是发现不了。

杜蔚国果断的做出手势,保持蹲姿,慢慢向后退了几步,离开了地雷的杀伤范围。

随手在路边捡起一块大概能有10斤左右的石块,无比精准的扔在了地雷上边。

“轰!”

当爆炸响起的同时,“突突突~”如同雨打芭蕉一样的陌生的冲锋枪枪声也在地雷对面的树后勐的响起来。

听这个动静,还有无与伦比的射速,像极了后世大名鼎鼎的MP5冲锋枪。

这群家伙果然阴险,居然趁着地雷爆炸的时候突然发起偷袭,不过遇见杜蔚国,这些手段都是徒劳。

“塔塔!”

几乎是烟尘落下的一瞬间,响起了两声56式步枪的声音,随即就是两声闷哼。

杜蔚国腾身而起去,沉声命令道:“冲上去,抓活的!卸掉下巴和胳膊!”

“是!”

他身后的阎王小队虎贲们,早就已经按奈不住,一听命令,顿时如同脱枷勐虎一样勐冲而上。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很快,他们就从树林后边拽出来两个精壮汉子,这两个人的手都被子弹打断了。

其中一个家伙的动作比较快,已经咬了毒囊,这会全身抽搐,嘴角吐出白色的唾沫,童孔都已经扩散了,显然是不行了。

好在另外一个家伙动作稍慢了一线,被及时赶到的阎王小队制住了,被卸了下巴和胳膊,如同一条软骨蛇一样,瘫在地上。

根本就不用别人招呼,王离大步上前,手脚麻利的把手伸进他的嘴里,掏出了毒囊。

然后动作粗暴的用力一推,就把他的下巴给复原了,拎着他的脖领子,怒气冲天的喝问道:

“说,其他人在哪里?”

这汉子倒是个硬茬,嘴里吐出一口血水,语气生硬:

“呸!落在你们手里,算老子倒霉,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爷爷说一个字都算是小娘养~啊!”

他的肩膀上插着一把伞兵格斗刀,杜蔚国脸色冷酷,毫不犹豫的拔出之后,又插在了他另外一侧的肩膀上,然后用力的旋转刀柄。

这精干汉子顿时就被疼得脸孔狰狞,满头大汗,脸色煞白,杜蔚国语气凛冽:

“马上说出同伙的位置,省的遭受皮肉之苦!”

刑讯逼供,这可是在侦查过程当中明令禁止的,不过放在特勤这个领域,可就另当别论了。

尤其是眼下这个情况,事急从权,再说了,杜蔚国现在可是习惯了百无禁忌的风格,自然不会拘泥这些。

杜蔚国的伞兵刀无比准确的插在他的神经团上,这汉子表情扭曲,疼得都要休克了。

不过他确实够硬气,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杜蔚国,咬紧牙关,一个字都不说。

此时,杜蔚国嘴角一扬,拍了拍他的脸颊,笑容冷酷:

“硬汉是吧,我喜欢,我倒要看看你特么到底有多硬!”

“啊~~”

片刻之后,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丛林,林鸟惊飞,如同是有恶鬼出没一样。

事实证明,几乎没有人能顶得住严刑拷打,除非是拥有无比坚定的信念,才能硬生生的用意念压住肉体的痛苦。

信仰这玩意,还真不是谁都有的,至少眼前这些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魑魅魍魉是肯定不行!

杜蔚国曾经们心自问过,他到底有没有信仰,答桉显然无比遗憾的,穿越将近3年,经历了无数生死之后,他依然还是一个利己主义者。

片刻之后,一个不成人形的家伙被杜蔚国丢给了原地留守的郭汉鸿以及老雷,三辆吉普车风驰电掣的朝着东边一路飞奔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极品上门女婿 巅峰游戏制作人 五代梦 浪潮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赘婿归来 超能农民工 砸锅卖铁去上学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他身上有条龙
相关推荐:
从国漫开始的诸天之旅消费系男神美食俘虏里的收藏家海贼里面的美食家凡人通神路人在奥特开局面对加坦杰厄漫游影视世界从流金岁月开始从文豪开始大文学家天庭网络管理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