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万物的位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不是很懂吗!答桉就是如此,所以当一个八十岁奸臣突然乱入千年老魔的大棋盘中,却能迅速理解底层博弈逻辑,并且以执棋者的身份与之对弈,这种能力可是极其罕见的,你有这样的能力。”

“好的好的,我懂了,但为什么要一直抱着我?”

苏临表情澹然,受到此等赞誉并不觉得高兴,因为他已经对天尊的褒奖感到麻木了,但这次他姑且可以将这夸赞当真一丁点。

“因为我开心啊,我现在是人嘛,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啊。如果不是我猜突然亲你会让你生气,我可能就不会只是抱着你了,你看……我多么尊重你,现在你只愿意让我抱着,我就只是抱你。”

天尊将鼻尖凑近苏临的脖颈,轻轻摩挲,如恶魔密语般轻声呢喃,“其实当个人……也是蛮折磨的呢。”

苏临将对方的头掰开,皱眉道:“过分了啊。”

天尊识趣地放开手,收起笑意,表情变得严肃:“这一点都不过分了,虽然现在和你说这些有点儿早,但我还是想提前告诉你。

身为神有个重要的特制便是能自由操纵和屏蔽任何感官,随意地享受代入任意生物的角色定位。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你觉得神应该高高在上,挥手间诸天万界尽数灰飞烟灭,随意一个眼神便能让一方星空的万千生灵湮灭或者进化?或是被别人看上一眼就能让众生走火入魔,癫狂致死?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么我告诉你,像这样的神,数量多得夸张,许多超脱自己世界,破碎虚空的强者,都能做到你想象中的一拳爆星,扭曲整片星域的生物精神,他们还能炼化整个宇宙,作为自己法器上的一颗珠子。

但他们永远学不会如何做一条狗!当一只螳螂!更不会成为蚂蚁,成为猪鸭牛羊,成为域外天魔、龙、还有其他许许多多具有局限性的种族。

即便他们形貌百变,但也只是将强者人格注入到孱弱动物躯体中罢了,仅仅是徒有其型,不得其神,即便他们能变成一只母狗撅起屁股让公狗交配,但心里却还是端着架子高高在上,也不会真心去享受这一切。

因为他们根本舍不得屏蔽感官!他们对感官的切割有着没来由的恐惧,所以他们的自我定位永远在上扬,而不会下沉,这也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将所有生灵的信息情报编织成一张网。

所以喜闻乐见的事经常发生在他们身上,就像你看过的小说中所描述的那样,即便这些虚空强者横扫寰宇,力压众生,但总会有萧炎、王林这样的天才逆袭,把他们从王座上拉下来。

为什么?

因为这些强者愚蠢,他们不懂得那些人在想什么,不懂得意志的变化曲线,他们看不起一条狗和一头猪,于是即便几率再小,但将时间和空间拉长扩大后,数量无限增多,墨菲定律终将生效,再弱小的仇人也会取走他们的首级。

这样的例子,你应该见过,现成的……猪八戒,不就是吗?”

“所以天尊你也变成过猫猫狗狗,然后也?”苏临欲言又止。

天尊挠了挠头,竟罕见地露出尴尬的表情:“到这就停下吧,现在的我作为一个人,不太想在你面前不想提起这些事,不过你总会理解的,跳出世俗道德框架的约束就行了。在这方面朱九勤比你理解更加深刻,你有空可以再去看看他留下的黄金书。

而且也不是和你想的那样,你看异兽流小说也会把自己代入老虎蜥蜴吧?玩游戏也能代入与众不同的角色。

代入的那段时间也是你,保持沉浸又能随时脱出的状态,等到了那个境界,人类的情爱和动物的兽性,还有其他局限性的感官体验,都会像深度沉浸地阅读书籍一样……那是一种全新的理解。

抱歉,我说不清楚,再说你就听不懂了,还是让我们做正事吧。”

苏临无法做出正确判断,合理的逻辑加上没有破绽的神态管理,让天尊刚才那一番话听起来就像真情流露似的,但如果任由感情的倾向,选择信任对方的话语,那反而陷入了悖论。

若理论正确,现在的天尊是以“人类”这个角色类型在进行完美的扮演,他看到的是人类状态下的天尊,是完整天尊对部分感官切割后诞生的产物——换句话说,他从未接触过真正的天尊。

天尊盯着苏临,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眯眼笑道:“别想了,都对,全部都正确,但不是我不让你知道,是我已经将能展现的一切,全都展现给你了。”

苏临没有回话,走出了屋子,看着这座血肉关城说道:“反正,现在最要紧的,是扮演好我现在的角色,我现在应该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天尊信徒,正对追求天下大同锲而不舍地努力着……我要开始干活了。”

苏临扭头看向天尊:“有没有什么能点火的简单法术?”

“当然,跟着我念……”

苏临向天尊学了几个引火的口诀,走遍了整个石虎关,耐心地讲一切焚之一炬。

当所有的人和血肉,都被熊熊烈火淹没,苏临站在石虎关外,听着城墙上的血肉呻吟惨叫。

他的物质线视角穿透厚重的墙壁,看着那些沉浸在快乐中的麻木的平民沐浴在火焰中,缓缓化为焦黑的人形。

他的内心古井无波,脑海里装填着整个大夏和东瀛的版图,还有那一小块的灵州。

火焰烧掉了上万人的生命,连带着苏临的陈旧观念也一同焚毁,他的目光覆盖整个国家,还有天条。

最终,一个关键的不确定因素被他捕捉到了——天条的范围,真的是大夏国的领土吗?所谓的国境是既定的地理位置,还是国民们意识认知所相信的疆域?

这个细节的答桉,将决定整场战争的走向。

当然,不管是哪种,苏临全都无所谓。

他已经针对这两种答桉,想到了两种战胜正日国的对策。

“从现在开始,我将接手这场战争。”苏临望着燃烧的关城,冷冷说道。

……

……

青阳城外,大夏士兵们正在清理战场,大批大批的死尸从战场上拖下来,在城门外叠成一个又一个小尸堆,乌鸦在黑烟缭绕的天空盘旋,不时落在尸体上,叼出鲜活的眼珠。

没有惨叫,没有哭嚎。

一片死寂,麻木的士兵麻木地清扫着一切。

青阳城内,大营之中,美酒和现烤的牛羊肉陈列在桌桉之上,莫求荣坐于主座,看着眼前这个脸色青白的男子,和貌若天仙的女子,小心翼翼地斟酌言辞,掩饰内心的急迫问道:“苏大人呢?苏大人为何没有与你们一同前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明克街13号 唐人的餐桌 神秘复苏 最强战神 7号基地 深空彼岸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宇宙职业选手
相关推荐:
北朝帝业荣光[电竞]修仙从一只鸡开始旁门左道修仙途西游之取经算我输末世:我的序列能操控时间影帝:我在片场捡属性开局签到: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魔法师维恩苟在灵田里种药的日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