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二百六十二章 眼眶爆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令狐愚深以为然地道:“事实如此,司马师每一路大军的推进都压得密不透风,我军稍有动静,便会被其夹攻,不过月余之间,便损失了上万人,可谓出师不利。若是长期合作拖下去,士气不复存了。”

淮军的合法性甚至不如燕军的口号来得大义凛然,最起码公孙修名义上是大魏燕王,先帝曹睿亲自册封的尊号,现在以“清君侧”之名起兵伐司马懿,尚且是合情合理。

而王凌的拥立新君,内无太后懿旨,外无群臣拥戴,完全是仗着麾下的数万人马,以兵强马壮者为天子罢了。

王凌也没想到司马师这样难缠,皱眉道:“此时进又进不得,退也退不了,犹同坐以待毙。若不能长驱直入许昌,则后方的淮南必被吴国所侵扰。”

令狐愚苦笑道:“若是孙权趁着大胜之余,士气旺盛,又见得淮南空虚,极有可能发兵前来。被司马师跟孙权同时夹着,情况便危急万分。”

文钦不屑道:“我看不难,要不然就再退回寿春,以淮河为防,北拒司马师,东挡孙权。再者说了,若是能跟孙权谈得拢了与我们联手,也未必会是仇寇,事后各取所需罢了。”

王凌眉头一皱,对这样的念头极不赞同,摇头道:“仲若,你把事情想得简单了,孙权也不是蠢人,最识得利弊,他的目标始终是淮南,除非我们把自己的大后方交给吴国,否则根本不可能争取到孙权的支援。”

文钦是个见利起意之人,做事完全我行我素,眼看着淮军将要大败,内心的想法也很光棍,退回淮南划地自守,抵抗两面夹击。若是胜了就依旧跟着王凌,要是败了则在司马师跟孙权之间择一人给投了。

他撇嘴道:“太尉,您行事过于保守,未免有些拘泥不化,形势如此,当因地制宜,若是能继续北进,把淮南让给吴国也没什么的。”

王凌听他口气蛮不在乎,心中有气,根本没把自己这个三军统帅放在眼里,暗想:“终究是招了个煞星。”

一开始王凌对于文钦加入淮军阵营,是抱有欣喜的态度,可慢慢的就明白此人真的无药可救了,完全没有上下尊卑之感,又目中无人,做事全凭个人喜好。

这让作为统帅的王凌心烦意乱,心想你若非手底下有军队,是个可用之才,我早把你给推出去斩了。

文钦可不知王凌、令狐愚这对舅甥再想着什么,依旧在那大放厥词:“若能跟吴国联手,最起码也有十万兵力北上,双方联手对抗司马师,胜利近在眼前。那时划淮河而至,咱们把楚王抬到洛阳的龙椅上,四方安定下来再对付吴国。”

王凌暗中瞥了眼令狐愚,后者登时了然,也明白文钦的个人意见过多,难以形成统一的调度,若不能除之而后快,只会成为累赘。

令狐愚眼珠子一转,很快就想到了一条毒计,对文钦道:“我看要击退敌军不难,此刻司马师远道而来,重兵威压,我军接连被挫。不如趁这个空隙劫其营寨,由文鸯亲自率军前往,劫寨斩旗,挫一下对方的锐气。”

文钦呆了一呆,自知说话太快闪了舌头,忙道:“只怕这次不是那么容易。”

文鸯虽然上次成功地劫了王肃大营,震慑得魏军睡觉都不敢闭上眼睛,可那时敌军松散,不似今日这样戒备,还想再来一次劫寨千难万难。

令狐愚“哎”了一声,恭维道:“文刺史这话说的,文鸯勇冠三军,世所罕见,非我辈所能及。我们做不到,不代表他做不到啊。”

文钦不免有些迟疑,给这一阵吹捧心中动摇了,不想九死一生的事情落在儿子身上,只道:“我唤他进来,看他有无把握——”

令狐愚知他现在出去,必是私下里跟文鸯说不要答应劫寨之事,一把按住了他的肩头,同时对身边的亲兵道:“去唤文先锋进来。”

亲兵领命而去。

文钦呆住了,生怕儿子一进来就答应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令狐愚假作不知,跟他闲扯着军事上的琐事。

不一会儿,军帐门帘掀起,文鸯已走了进来,先按照最基本的礼仪,向上首的曹彪敬礼,再依次向王凌、令狐愚,最后是文钦,小声地喊了声“父亲”。

文钦偷偷向他使了个眼色,文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令狐愚却已经开口了,问道:“阿鸯,你觉得去劫司马师的大营,有几分把握?”

自从文鸯率领千人劫了王肃大营,擒杀王恺,名声便在数万人的军中传开,虽然官衔不高,却人人敬若天神,已经有了极高的名望。

文鸯眼看着曹彪、王凌、令狐愚三人的迫切目光,又想到父亲刚才使的小眼色,沉吟道:“劫寨不难,有三千人即可,只是末将无法保证能完功而还。”

令狐愚展颜一笑,温声道:“无妨,现在司马师的气焰正盛,我军连着吃了几个败仗,讨不到便宜,需要你以劫寨斩旗的方式,让敌军陷入恐慌中,最好一听到你的名号,便吃不下睡不着。”

文鸯少年心性,虽知此行艰险几乎九死一生,可也印了初出牛犊不怕虎的意味,暗想:“虽然未必能成功奏效,可全身而退不难。若能打出来威名,也算是一件美谈了。”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文鸯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朗声道:“末将遵旨,给我三千人马,自去寻机劫了魏营。”

令狐愚大喜,拍了拍他的肩膀,抽出一根令箭交到他的手中,沉声道:“老规矩,你要挑何人为伍,我三军将士除了楚王的亲卫之外,任你挑选。”

文鸯闻言拜谢,只把一旁的文钦看得心里不是滋味,暗想:“这跟去送死有什么区别?阿鸯仍是心浮气躁了,想也不想就满口答应下来。殊不知战场瞬息万变,任何的一个小小问题控制不好,就有可能被围得水泄不通,插翅难逃。”

纵观整个三国,也只有两个山西人,做到了万军中来去自如。

一个是关羽在白马斩颜良,这可不是《三国演义》中杜撰的,毕竟老罗所撰写的斩颜良,是描写了颜良在轻敌、不知情、尚未反应过来时被斩杀,颇有偷袭的意味,似乎显得不够光彩。

然而在《三国志》所着的斩颜良,却比小说家的艺术加工还要来得霸气威武,仅寥寥二十余字的记载:“羽望见良麾盖,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斩其首还,绍诸将莫能当者。”

另一个人则是关羽的山西老乡张辽,在逍遥津之战中,趁着孙权的十万吴军立足未定,便悍然发起进攻,左冲右突把孙权都给吓坏了,吴军也乱作一团,根本抓不住张辽,反而是孙权险些被生擒。

而这样的惊人战绩,一旦双方的比例达到如此巨大,就必须趁着敌军的疏忽跟放松,或者混乱时期方能完成的壮举。

若是两军列阵完毕来交战,没有任何的致命缺点,八百虎贲就算是人均项羽的级别,也不可能逃得出来。

令狐愚心中冷笑,暗想:“文鸯此番前去劫寨,若是当真失败了,也很难活着回来,他这一死,文钦便无所倚仗,要拿他易如反掌。只是可惜了此等骁将,却是文钦这等刚暴无礼之人所生,要怪就怪命运不公吧。”

他想铲除了文钦,认为他事事都要指手画脚,对王凌的策略多有反对,便生出不可久留的念头,期盼于诛杀文钦后,再侵吞其旧部。可忌惮于文鸯如今在军中的名望,直接滥杀很可能会引发士气溃散。

故此,让文鸯合理的死在战场上极有必要。

文鸯却不把劫寨当一回事,领了令箭后,次日就在军中挑选了三千精甲,胆识、体力、身手上佳者皆一一挑出来,操练了七八日熟悉阵法。

这三千精甲无一不是精锐,自非新兵农民之流可比,很快就上手了文鸯的进攻、撤退等各方面的布阵。

文钦心中忧愁不已,只觉得是被令狐愚给针对了,将儿子拉到军帐内,低声道:“我瞧来是令狐愚无容人之量,恐想断我一臂,这才命你去办这九死一生的事。阿鸯记住为父的话,一旦遇到危险,再逃走撤退再说,旁人的死生顾不上就不顾了。”

他明知是因为这数个月来,自己的屡屡顶嘴、反驳、蛮横而引起令狐愚的不满,嘴上却是说不出口,反咬一口令狐愚无容人之量。

文鸯听罢不禁眉头一皱,沉声道:“若当真如此,令狐愚不会暗中通知魏营方面,我会在哪一日前去劫寨吧?”

文钦一愣,不由得好笑,摇头道:“那倒不至于,令狐愚再愚蠢,也不会蠢到拿自己的将士性命开玩笑,毕竟你有战绩在前,此等群狼环伺下,众人还是寄希望于能成功劫寨。”

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司马师非同凡响,用兵老练,你一个黄口孺子,兵止三千,对方有了上回的前车之鉴,更加严防死守,如何有劫寨成功的可能呢?唉,他派你去就是送死而已。”

文鸯听到他的解释,这才松了口气,宽慰道:“父亲不必担心,只要令狐愚不会傻到向魏军告密,此番劫寨成功的机会,至少也当在七成。”

“唉,你也知道是七成,那是你个人自负武艺超群罢了,七成的概率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文钦登时就长吁短叹了起来。

——

是夜,魏营。

司马师在与钟会、王肃、傅嘏等人分享了对淮南战役的大局观跟战略,诸将皆一一领会要诀后,各自回营歇息。

他刚割去了左眼里的瘤子,急需休养一段时日,将全部的军事部署一一安排妥当,司马师躺在床上,望着军帐的顶部,松了口气:“这几天总算是能睡个安稳觉了。”

司马师忙着布局战事,每到深夜钟会又自请有要事相商,经常熬夜耗神,睡不了几个时辰。他又不好推脱钟会的谏言,毕竟此人的谏言、相商之事,均是关乎天下时弊,军中要务改革,便是他听了也觉耳目一新。

钟会名声在外,时人都赞其为“当代张良”,虽不免言过其实,一身的谋略与计策确实不容小觑。

唯一让司马师疑惑的是,平日里三言两语就能把事务理清的钟会,为何变得跟话痨一般?特别是相商一些浅薄的事,居然还能谈上两个时辰。

当然,他可不知道钟会这小小的反常,是来自于司马昭的暗中授意,就是为了拖累他的身体。

司马师眼皮略沉,忙碌一日也困乏了,很快就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乡中,整个军帐内只有他一人平稳的呼吸声。

睡至半夜,司马师迷迷湖湖中就听到了四面八方的呼声,似是地狱恶鬼般的呼号,擂鼓声中还间杂着呼喊他的名字——

“司马师,出来领死!”

“司马师快快出来领死!”

“恶贼领死!”

司马师登时一惊而起,从床上直坐了起来,左眼的疮口都裂开了,鲜血喷涌而出,撒得被子布满朵朵红花。

在这万籁俱寂中突然响起了四面八方的呼号声,司马师被吓得不轻,只觉左眼的痛意直窜上脑门,他“啊”的一声,一颗血湖湖的眼球也从眼眶中掉了下来。

外边的魏军早就听到营外的厮杀声,知是淮军的文鸯又来劫寨,四处通报兵卒,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全营灯火通明。

钟会奔至前寨,只见得文鸯率领数千人在营外列阵擂鼓,心下不由得冷笑:“凋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你是来找死的么?”

文鸯哈哈大笑,右手高举长戟,直指钟会,冷笑道:“滚出来!再不把门打开,我便亲自攻进去。你若是识相的,我只取司马师一人的头颅,饶你一命便是。”

钟会不过二十来岁,比文鸯年长几岁,听他口出狂言,不由得笑了,哼了一声:“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以为当初侥幸劫了王肃的大营,今日便能劫我的营不成?”

两人一里一外互相叫骂声中,都没有选择主动出兵,免得落了下风。

司马师艰难地从床上翻身起来,左眼被震出眼眶,眼珠尚有筋络相连,血淋淋的肉球就这样挂在左颊上,随着抽搐中左摇右晃,好似灯笼一般,半张脸已都被鲜血所染红。

外边的亲兵听到卫将军的呼喊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七八人急忙冲将进来,眼前的一幕直把众人给吓傻了。

“主公!”

汲布瞧见司马师的左眼竟然震出了眼眶,这一惊自是非同小可,急忙奔至近前,撕下衣襟为司马师止血,快速的把伤口给包上。

司马师额头青筋暴起,明白自己的左眼算是完了,整个人虚弱至极,看着身边的亲信汲布,不禁悲从中来:“我这一生胆大妄为,到头来竟被一个黄口孺子给吓坏了!”

汲布握住他的肩膀,急促地说道:“主公勿惊,我——我这就去命御医过来!”

司马师这一刻还未完全丧失意识,兢惧后便知外边的嘶吼声虽然激烈,可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引不起多大的骚动,更不可能直攻进来,倒是自己这副惨状若是让进来报告军情的将士看到,必引起三军将士的慌乱。

“把被子翻过来,盖住我的头脸,别让人瞧见——”

他几乎从牙缝中挤出来这句话。

汲布明白主公不愿示人,是担心引发三军的骚动,闻言连忙把司马师身上的被子给翻了个面,将带血的那面隐藏在下方,顺便盖住了司马师的头脸。

司马师浑身发颤的躲在被窝里,嘴巴咬住了被角,双手也紧紧抓着被子,只听得“呲啦”、“嘶啦”之声,被子的内衬都被他给生生地咬破了。

汲布在营帐内踱步,对八名亲兵声色俱厉的叮嘱绝不可将刚才的一幕给说了出去。

傅嘏、王肃二人在帐外大声道:“卫将军,不好了,淮军又来劫寨了。”

两人一面说,一面走了进来,亲兵阻拦不及。

傅嘏已瞧见床上的司马师蒙头盖被整个人扭来扭去,似是嫌睡觉不得安宁般,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他咦了一声,疑惑地望着汲布:“卫将军这是怎么了?”

汲布自不可能告知真情,急中生智道:“卫将军困乏了,说敌军来犯只是侵扰,由你二人全权主事对敌即可,不要来打扰。”

傅嘏跟王肃将信将疑,只得领命应是,退出了军帐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浪潮 砸锅卖铁去上学 超能农民工 赘婿归来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五代梦 巅峰游戏制作人 极品上门女婿 他身上有条龙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相关推荐:
真有钱了怎么办玄幻:我是天命大反派霍格沃茨之灰巫师重生日本娱乐之父灰巫师我的邻居美如妖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家兄朱由校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重生:从九二发财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