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司马师之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身处狄道相逢的蜀魏两军也展开了激烈的对战,狄道城的两面日夜交战,气势凶勐。

姜维与张翼、夏侯霸达成了一致的共识,目前的粮草还能再支撑上两月,都杀到家门口了,没理由不趁胜追击搏上一把。

五万蜀军沉浸在桃西大捷的胜利之余,士气高涨,进攻狄道城悍不畏死,而狄道有了陈泰的援军,更显得固若金汤,双方直接就耗上了。

姜维人在马背上,望着激烈的交战,脸上露出惆怅之色,他明白这一战固然获得了有史以来北伐大业中的最高杀敌数,可战略态势上仍是无法动摇。

值得庆贺的是,桃西之战后不断有受惊的百姓主动投入了蜀国的怀抱,毕竟雍州战士被斩首数万人,天下为之骚动。百姓一致认为投了蜀汉才能得到安稳,姜维也极为重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将上千户百姓或自愿、或被迫的迁往蜀汉,以增加国力。

至于留下带不走的食物,则成了蜀军的粮草。

因此,姜维也把这一场仗分为两个层面,一是攻城掠地上,二是收拢人心。可以说前方在交战,后方则是蜀军四处寻找百姓,把他们都带回国。

雍州百姓对此几乎连逃跑的胆量都没有,桃西之战给人的震慑实在是过于可怖,面对蜀军的驱逐,众人唯一的念头就是扶老携幼的跟着蜀军入蜀。

在百姓看来,蜀汉出动了大规模的军事,与魏国爆发大战,雍州夹在两国之间便成了前线,作为世代居住于雍州的百姓伤害最大,惟一的选择就是找个方向逃走。

姜维心中便是看重了这一点,大肆命人收捕百姓,强行带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所到之处上百户人收拾行囊,交出多余的余粮给蜀军,也就一并跟随离去。

张翼望着下属不断递上来的文书,进行了一番的统筹跟计算,沉吟道:“卫将军,我们从百姓手中收上来的粮草,大概能再支一个月。”

姜维微微一笑,说道:“很好,东拼西凑,我军便有了三个月的粮草,这是好事啊。如此便可跟陈泰再耗上一段时日了。”

张翼心中苦笑,始终不明白姜维的心中再想着什么,略微思索,问道:“卫将军,有一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又想劝我退兵?”

姜维一愣,转过头来盯着他,有些莫名其妙。

张翼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卫将军,你是想效彷武侯的以攻代守么?”

姜维“哈”的一声笑出来,说道:“你认为武侯北伐,不是为了兴复汉室,而是纯粹的为了以攻代守而已么?”

张翼道:“末将心中确实是这般认为,魏国幅员辽阔,兼有雍凉、陇右、长安,处处皆为易守难攻之地,偏生我大汉仅存一州之地,名曰大州,实乃小国,彼此间国力悬殊。就单单出川运粮,都要耗费大量的气力才能走出来,艰难可想而知。以末将的愚见来猜想,武侯北伐更多的是一种防守,只是防守之法为进攻。”

姜维沉默下来,并不急于回答,点头道:“继续往下说。”

张翼愈说愈是激动,道:“武侯以攻代守,反而避免了魏国的西进之路,此等筹谋,非内政及军事双绝而能达之。通过有意识的控制出兵规模,以及隔年之间的间隔,五次北伐看似连年征战,六年五伐,对国本损害其实并不大,相反大力推行的蜀锦养活了大量的士兵,填上了这一个窟窿。”

姜维更加沉默不已,他明白张翼所言不虚,诸葛亮最厉害的地方并不是军事,也不是内政,而是军事内政两项一手抓,都办得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只可惜的是,自从诸葛亮死后,后继者的蒋琬、费祎、姜维都没能达到他的水平。

姜维张了张嘴巴,对张翼道:“张将军这番话未免有些大逆不道了,兴复汉室,还于旧都一直是我等将帅群臣的共同理想。”

张翼不免嗤之以鼻,他不相信姜维不明白,这口号是一回事,实际上又是另一回事,沉声道:“卫将军,此处没有旁人,我说句不客气的话,武侯的北伐是以攻代守,是为了拖住雍凉,遏制陇右。令魏国西北数年之间不得发展,更生不出西侵之意,无形中延长了国运,为我大汉存得以一州之地,与魏吴鼎足而三。”

姜维长叹一声,道:“张将军浅见了,以攻代守不假,然而也只是浅方面的,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收复天下。你能明武侯之意,却不知武侯之志。”

张翼倒吸一口凉气,直到如今姜维仍认为蜀汉能攻下长安,皱眉道:“卫将军切不可执迷不悟啊,北伐点到为止即可,大胜固然欣喜,小胜亦我等所爱,若是不幸失手遭逢了大败,川蜀百姓必然民怨四起,那时卫将军就是众失之的。”

姜维默然不语,暗想:“若是北伐功成,我便为世人所痛骂,自贬三级,又有何妨呢?”

众人正想商榷间,斥候进来报知坐镇长安的司马孚已启程回洛阳,姜维跟张翼对视一眼,均觉稀奇,问道:“洛阳可出了什么风声?”

斥候道:“报卫将军,据说是司马昭率军下淮南,洛阳无人可督之,只得召司马孚回洛阳代之。”

姜维只听得又惊又奇,冷笑道:“即是如此,那就不是洛阳出了事,而是淮南出了事,我看大有可为啊。”

张翼对此也难得的赞同了姜维的观点,说道:“如今魏国由司马家当政,而司马家又以司马懿、孚、师、昭四人为核心人物。突然间要把司马孚调回京师,司马昭刻不容缓的南下淮南,看来王凌的谋反起了变化。”

姜维在军帐内踱步了一圈,沉吟道:“司马孚坐镇长安,是陈泰跟王经的后援,此等人物竟可舍下此处的大小事务由他人暂代,急切间回归洛阳,淮南必然出了大事。”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司马师为人如何,我早有耳闻,此人心细如发,擅长隐忍的本事不弱于司马懿,当年的高平陵事变,一夜之间就召集了三千死士,数个时辰内控制洛阳,这样的本领,天底下找不出几人。”

张翼笑道:“莫非司马师在淮南是快要死了么?若不是统率有变,也不至于互相调配啊。”

夏侯霸仰天大笑,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司马师若是真的死了,魏国大震,乃天赐良机。单说司马孚的无故离开,由他人代镇长安,这便是机会啊,我想此时的狄道城中的魏军,肯定是人心惶惶。”

众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临阵换将的后果,魏国诸将不是蠢人,反而能者众多,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淮南定然是发生了不可预估的灾难,这才使得互相调守换防。

可以说,此时对蜀汉来说是一个极其难得的机会,姜维借着公孙修的指点,以离间计弄走了镇守雍州的郭淮,这才有了桃西大捷,而如今又生事端,更是形势变化之关键。

姜维欣喜不已,握紧了拳头:“我立即修书一封,请陛下支粮草以援前线,并告知关中诸事!”

——

司马昭南下的速度,是按照牛马舟车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抵达了乐嘉城的,当他率领亲卫入营,掀开军帐,一眼就瞧见了奄奄一息的司马师,不禁心神大震,缓步走了上前,泣泪道:“大哥,你——”

司马师微微睁开眼来,看了眼比自己小三岁的司马昭,轻声道:“不碍事的,我已等了你几日,唯恐兄弟二人不得会最后一面。”

“大哥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已知晓情况了,王凌所率的淮军在我眼中,便如同瓮中捉鳖,给我一点时间,必然诛尽淮南叛军,摘下文钦父子的人头来给你。”

司马昭心为之触动,热泪已流了下来。

他本来是想装模作样的哭一场,而如今他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伪装的还是真情流露,想到这么多年来兄弟间的情谊,不免悲从中来。

司马师虚弱地头颈不能弯曲,目光呆滞望着床帏,此时他的左眼已盲,眼前的世界也成了半明半暗,低声道:“昭儿——你,你站到右边来。”

司马昭连忙绕到右边的床沿,司马师这才看清了他的脸庞,沉思稍许,对汲布道:“去把桃符带进来。”

汲布领命应是,跨出了军帐,很快就抱着司马攸走了进来,他小小的身子躺在汲布的臂膀里,便如同一个小荷包。

汲布将司马攸轻轻放下,后者趴在床沿,轻拽着父亲的衣角。

司马昭反应过来,暗想:“大哥是要把司马攸托付于我。”

他瞥了眼司马攸,心情非常的复杂。

从血缘上来说,司马攸是司马昭的亲生儿子。

而在法理上的角度出发,司马攸是司马师的继承人,司马昭只是他的叔父而已。

司马攸非常懂事,轻轻地喊了声:“叔父。”

他嘴角直抽搐,点头道:“桃符几个月不见,又长大了许多。”

司马师恍忽了好一会儿,轻声道:“我若是死了,卫将军之位由你代之,桃符今后就拜托你照料了,他虽是我的养子,却也是你的亲生骨肉过继来的。”

司马昭点了点头,郑重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桃符的,卫将军之位我只答应暂代之,等桃符长大成人,便会交给桃符。”

司马师听到这里叹了口气,作为兄弟他又如何不知司马昭的性格呢?

只怕最后还是会把自己留下的政治遗产全部侵吞殆尽,司马攸能保住性命活下去,为自己保留香火不断都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张了张嘴,始终不再说出话来,暗想:“我司马家一步步走到今日,铲除曹爽的同时也得罪了宗亲跟群臣,已到了没有退步的余地,只有继续向上爬,迁移魏鼎,笼络人心,最后由我自家取而代之。唉,曹操当年欺人孤儿寡母,曹丕逼汉献帝禅位,早晚还是要由我司马家再上演一出的。”

事实证明,司马师猜得不错,司马昭浑然没有把司马攸当一回事。

兄弟二人同时想到了改朝换代的大业,司马昭心中窃喜不已:“大哥这一走,我名义上暂代,可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只要潜移默化,逐再个拉拢瓦解,司马攸最多封王而已,帝位终究是要留给我这一脉的。”

魏营内的诸将都瞧得出来司马师的身体逐渐恶化,全部围在左右,寸步不离。

直到次日的午夜时分,司马师在一声惨呼中逝去,时年仅四十二岁。

自司马昭之下,钟会、王肃、傅嘏等人痛哭不已,在军营中为司马师缟素,简单的做了一场丧事。

灵堂前司马师躺在棺椁中,钟会伏在司马昭身侧的地上,两人同时侧目,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间心意相知。

司马昭屏退众人,执意一人为司马师守灵即可,诸将身在前线,要以处断国事为先,私事在后,早点回去歇息才是最大的尽职尽忠。

这番话说出来,将士也只得各自回营歇息。

直到后半夜,钟会悄悄地走到了司马昭的身后,低声道:“公子,大业可期。”

司马昭再次抬起头来,脸上已充满了肃杀之意,澹澹道:“此间是我兄长灵堂,有什么事改日再议。”

钟会心中一凛,忙道:“是,是——在下有些得意忘形了。”

司马昭低声道:“你且听着,我兄长虽已不在人世,可幕僚宾客俱在,以及兄嫂为泰山羊氏,全都是站在司马攸这边的,我不可与其人硬抗。现在他年纪尚幼,少不更事,由我暂代而处事,嘴上自然也得说好听点,是为了桃符长大成人后能顺利接手,这中间便是拉拢人心的机会。”

钟会自然也想得到这一环节,只是不好明说,眼看得司马昭先讲了出来,也跟着附和几句:“公子足智多谋,每一步的谋划都算无遗策。”

司马昭露出自嘲之色,他已不知这几日以来,受到了多大的煎熬,而最终又归于一个完全理智的政治家头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浪潮 砸锅卖铁去上学 超能农民工 赘婿归来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五代梦 巅峰游戏制作人 极品上门女婿 他身上有条龙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相关推荐:
真有钱了怎么办玄幻:我是天命大反派霍格沃茨之灰巫师重生日本娱乐之父灰巫师我的邻居美如妖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家兄朱由校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重生:从九二发财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