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易瑛的心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顿酒下来,兄弟两个原本若有若无的一些隔阂,一下子淡薄了许多,甚至大部分已经不存在。不过虽说喝得大醉的英昊,对于黄瑞枫要留宿的话,却是摆了摆手,大着舌头道:“兄弟,不是我不愿意。是我每次喝醉了,必须要喝你嫂子的醒酒汤才行,不然浑身都难受。还有,我现在晚上没有你嫂子在身边,根本就睡不着。我还是回家陪老婆,你自己早些休息。”

听着这位大舌头的话,都醉成这个样子,还是要坚持回家喝老婆汤的哥哥。黄瑞枫犹豫了一下,倒也没有强行留人。叮嘱侍卫一定将人,安全的送到英府才行。而直到被两个侍卫搀扶的英昊,背影彻底的消失在宫门外,黄瑞枫又凝视了他离去的方向,才转身回去休息了。而黄瑞枫却不知道,自己这顿本就是要打开英昊心结的酒。却被他那位正巧进宫,来处理一点事情的父皇与英姨给听了一个清楚。虽说并没有听全面,但至少前面的对话都听进去了。

对于两个人的对话,黄琼倒很是因为黄瑞枫重兄弟情谊,而一副老怀甚慰的表情。可在他身边的易瑛,却是在听到自己儿子的回话,脸色却是微微一变。这个混小子,都历练这么多年了,在外面不是表现很是老成持重的吗。可今儿,被那个小兔崽子短短几句话一激,便什么东西都忘到了脑后。难道他现在退化成这个地步,被那小子随便忽悠几句就被冲昏头脑?

再骂了一顿自己儿子,实在有些不争气后。易瑛对黄瑞枫,这个她心中的小兔崽子,反倒是更加的提防起来了。那小子这心机和手段,实在是太过于深沉了。对于自己儿子的品性与能力,她还是很清楚的。骂归骂,但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儿子,到底能力究竟如何,她这个做娘的,心中还是相当有数的。可在那个小兔崽子面前,就好像一个小孩面对大人一样。

就这么被简单的几句话给套路进去了,两个人简直就不成对手。想到这里,再看了看身边这个男人后,她也只能感慨这言传身教,果然比自己成长要少走很多弯路。这在自己亲爹身边,长大的人就是不一样。自己亲爹满身心眼子,这跟在亲爹身边长大的儿子,心眼子一点不少不说,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趋势。自己儿子心机与手腕差的太多。

对于易瑛的心思,身边的黄琼自然不会清楚。而回到英府之后,看着有些失神的女人,黄琼却是貌似猜出她心中,所思的那些东西,将人抱在怀中道:“你也不要想得太多。枫儿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将来昊儿只要不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他非但不会动昊儿一个手指头,反倒是会对昊儿有所帮助。朕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儿子,品性究竟如何,朕是清楚的。”

“就算你不相信那混小子,但你应该对朕有信心。对锦姐也要有信心。锦姐,你不是不没有接触过。她的品性如何,你是清楚的。你觉得,她会教出那种为了权势与利益,不择手段的人吗?所以,瑛儿大可以放心。两个孩子,都是心性不差的人。朕相信他们,都不是那种为了权利,而不择手段的人。你要对枫儿有信心,就像朕这个亲生父亲,对昊儿有信心一样。”

对于黄琼这番意有所指的话,易瑛翻了黄琼一眼,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良久才道:“看陛下说的,我是陛下的女人,又岂会对陛下没有信心?我只是有些感叹,这父母之间到底是有差别的。在亲爹身边长大的人,果然就是比只在母亲身边长大的人,对某些事情领悟上要强得多。早在见那小子第一面,我便知道那小子绝对不是那种庸才,手腕与心机都相当的了得。”

“当年,他身为大齐的皇子,还胆大包天的只带着三个侍卫,便来到这个东京辽阳府。这没有一点胆量与心智,换了寻常的人那个敢?他在我这里住的那些日子表现,便是我这个猜出他生母是谁的人,都挑不出半点毛病。便是想要整治他一番,以便给自己出出气,都找不到借口。反倒是,最后被他给弄得哑口无言。陛下就是陛下,培养出来的继承人都如此了得。”

易瑛这多少带点拈酸吃醋的话,让黄琼却是微微一笑,倒是没有再理会。至于她猜出自己选择,皇次子作为自己的继承人,恐怕早在与那小子第一次接触时,便能判断出来吧。这女人,无论是心机还是手腕,包括嗅觉在内。别说普通的女人了,就是大部分的男人都远不如。当初能躲过,蜀废人余孽铺天盖地的追杀,还就躲在陇右,可不单单靠的是她的那点武功。

要知道,当年蜀废人在两川与西北的势力,可远远大于中原。西北虽说不如两川,也相差也不是太多。她反其道行之,专门往蜀废人势力最为雄厚的地方跑,单就这个胆量,就是寻常人难以比拟的了。便是自己后宫的那些女人,真能与她拜拜手腕的,恐怕也只有段锦与林含烟。而段锦的性子,实在是太过于散漫。做事,也大大咧咧的。恐怕在有些事情还不如她。

至于当初的董千红,在她的面前恐怕连一个小丑都算不上。当初她虽说未必猜出来,那混小子是自己培养出来的继承人。但恐怕也能看得出,自己在那混小子身上,也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若是连这点眼光都没有,又如何能在这遍地是契丹人,汉人只不过是契丹人眼中,用来生产粮食与纳税,为他们创造财富奴隶的北辽,创下这么大的基业?恐怕早就被人吞了。

说完这番话后,被黄琼一脸古怪的笑容,弄得心理有些毛毛的易瑛。刚想在说什么,却是被黄琼附在耳边轻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更何况,昊儿长得如此出色,瑛儿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朕要回中原了,瑛儿又死活不肯陪着朕一同回去。这一别,最快见面,又得一年之后了。算算日子,瑛儿的月信今儿也该走利索了。所以,瑛儿得抓紧这段日子,好好补偿朕。”

黄琼这番几乎是无耻的话,让易瑛不由得又犯了翻白眼。却冷不防的,被黄琼剥了个干净后,将头向下按了过去。黄琼的操作,让易瑛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只能又咽了回去。而这一次的小酌,让英昊也算是放下来的大部分心结。隔三差五的,便或是进宫与黄瑞枫小酌。或是与偶有闲暇的这个弟弟,一同去郊外射猎。不过忙碌的黄瑞枫,射猎的功夫是少之又少。

有两次,还是被为让他放松的英昊,硬给拽了过去。打到的野鸡、狍子一类的,不是让芸娘整治两个人下酒。便是带回英府,让英昊的那位夫人做成下酒菜。此时,黄瑞枫才发现自己这位嫂子,虽说在当初北辽也是权贵出身。但也有一手好厨艺,尤其是野味整治的一流,甚至超过了芸娘。至于为人,尽管在相貌上并不是那么漂亮,但却是温柔大方,为人也不是一般聪慧。

难怪这个兄长,从来不提纳妾的事情。要知道,别说在中原,便是在北辽,像是英昊这种豪门大户,也是妻妾成群。而自己哥哥家财万贯,如今与亲爹相认,更是地位也都有了,却只有这个嫂子一个人。黄瑞枫在感叹自己这个嫂嫂,看起来性子温柔,但却驭夫有术之外。也对自己出来后沾花惹草,对妻子很是有些愧疚。

自己如今有了萧菩萨哥不说,还多了芸娘与另外两个女人。自己虽说拒绝了,芸娘再另外给自己添置妇人的想法,但多了四个女人,实在有些愧对在京城之中,还在苦苦等待自己回去的窈窕。更何况,自己老爹又准备在辽国诸公主之中,为自己在挑选一个侧妃。虽说还没有决定最终人选,但却是自己无法拒绝的。想到这里,心中对妻子更加倍感歉意的黄瑞枫。

暗自下了一个决定,除了如今身边这几个人之外,绝对不会再添加任何一个女人。随后,便将精力更多的放在了政务上。而随着留在上京的诸兄弟,以及在上京俘获的北辽宗室,已经押到了辽阳府。黄瑞枫更加忙碌。他得为他名义上四弟,如今地位已经下滑到了老七,与辽国三公主耶律槊古操办婚事。原本这应该是他父皇的事情,没想到这事他老子甩手给了他。

无奈的黄瑞枫,想要说这事应该是你这个做爹的事情,自己做哥哥的操办,实在是越庖代俎了。更何况,自己还不是长兄,就更没有这个资格了。不过他这番抱怨,还没有等说出口。便被父皇一句长兄如父。虽说你不是长兄,可在这辽阳府你却是年纪最长的皇子,为弟弟操办婚事本就是应该的,给堵了回来。也只能满腹委屈的,接下了这桩实在不该自己做的差事。

此时还不知道,自己这个父皇如此做,实是为了保住自己这个弟弟,而煞费苦心的他。倒也知道父皇为何要给自己弟弟,娶一位契丹公主部分原因的他。决定将这场婚事,采取契丹公主大婚的模式。不过,便是契丹人的婚礼,娘家人也一定要出席的。可选择娘家人出席仪式的方面,黄瑞枫却是有些发愁。这位契丹公主耶律槊古的父亲,辽帝别说如今已经驾崩了。

便是没有驾崩,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参加,自己女儿的婚宴。至于她的兄长,一位逃去了北方的率滨府,一位已经自刎在两军阵前,还有一位现在还下落不明,都不可能出席的。便是采取中原,长兄如父的规矩,不管嫡也好、庶出也罢,也没有一个能出席。

生母倒是还在,而且也从上京城已经押解了过来。按理说这耶律槊古这位生母出席,是最为适合的。但想起那位菩萨哥的哀伤深情,黄瑞枫却是压根就不打算让那个元妃参加。便是自己那个与其生母,关系并不是太好的未来四弟妹,也不是太想让她参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明克街13号 神秘复苏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深空彼岸 宇宙职业选手 人道大圣 最强战神 不科学御兽 唐人的餐桌 7号基地
相关推荐:
我编的假预言竟然都成真了?情定大唐:诗仙,请留步!野性德鲁伊重生之我是大诗仙重生之金融浪子至尊剑神从型月开始变强造物主之我培植了怪兽文明怪兽入侵,开局追捕泰坦巨兽我的炼金工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