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八百八十五章:谨防诈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与人之间终究无法做到相互理解,宋岚和『虚无』也是如此。

宋岚完全无法理解『虚无』为什么乐于被小混混找麻烦,就如『虚无』无法理解宋岚好不容易来一次第七中立国,却在闭店闲下来之后就往休息室的躺椅上一靠,仿佛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再也与他无关。

『虚无』轻咳一声,说道,“第七中立国是联合政府人的叫法,他们的起名水平简直一塌湖涂。”

评议会首先把境内城市的名字都变成了数字代号,接着又通过中立国盟约把他们灾难级的命名水平用在了盟约国身上。

迫于联合政府的淫威,各盟约国也只能忍气吞声,接受了第X中立国的统一称呼。

『虚无』严重怀疑联合政府现在的统治者患上了老年痴呆,以至于他只能记住数字。

“本地人将这个国家称作『绿洲』,第三次战争结束之后,迷失在沙漠中的人们怀揣着对于未来美好的希望,建立起了这个国家,他们希望绿洲能如同沙漠中的灯塔一般为后来的人们指引道路。”

『虚无』顿了顿总结道,“而我们所处的城市叫做鲁特,相传这是第三次战争前某种乐器的名字,所以你别再一口一个边境城市了,你难道就不觉得怪怪的么?”

“哦。”

……

宋岚成功用一个字让店铺内的气氛降至了冰点。

『虚无』觉得自己遭到了挑衅,要不是考虑到打不过宋岚的因素,他恐怕已经出手了。

他向来都不喜欢忍耐,并且坚定的认为用“哦”来回应别人尽心尽力的科普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自闭店之后,宋岚就一直端着手机,坐在空调下面,以相同的姿势维持了快两个小时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位老父亲假期里迎来了许久未见的孩子,却发现他每天就只知道打电动一样。

“鲁特是一个乐观包容的城市,这里的人多才多艺而且热情好客,漫步在清泉步道你经常能遇到乐团在进行即兴演出。”

“没用的,说什么我都不会出去。”

宋岚这次的回答长了一些,并坚定地表明了自己留在店里的决心。

从遇到『虚无』的那一刻起,后者做的唯一的好事就是在店铺里安装了空调,他现在已经被空调封印了,再也没法走出这个房间。

『虚无』一直在鼓吹鲁特的优点,却一直都对一个致命缺点避而不谈。

手机首页显示,屋外温度高达37.1度,放在联合政府境内都快赶上高温预警的标准线了。

这一刻,宋岚无比怀念联合政府的温度控制系统,冬天不会太冷,夏天不会太热,温和的气候非常适合他安家。

“为什么!现在正是收集情报的绝佳时机!”

“因为热。”

“怎么,你怕热?”

“没错。”

宋岚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

激将法对他是没用的,“不但怕热,而且还怕冷。”

『虚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年这货在上层世界放了一把火,还永久性地导致某些区域温度骤变,至今都还被岩浆所笼罩的时候,可从来没提到过自己怕热。

“那么,只要解决了温度的问题,你就愿意出门了?”

“不出去。”

“又怎么了!”

“怕累。”

你给我出去!

……

一刻钟后,坐在悬浮车上的『虚无』陷入了沉思。

在他们的言语交锋之后,宋岚做出了最大限度的让步——他终于还是挪了个位置,改坐到了悬浮车上,并且还在出发前和他约法三章,坐悬浮车可以,但绝对不下车,为了确保『虚无』不会爽约,他还立了字据。

如果外出期间『虚无』用任何方式诱导宋岚下车,将要赔偿对方一笔3500万瓦的巨额赔款。

虽然成功说服了宋岚,但『虚无』此刻却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

他原本还担心宋岚被本地的诈骗团伙暗算,却没想到这家伙自己就精通诈骗的门道。

即使上了悬浮车,宋岚的行为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吹着空调,戴着耳机看电影。

“你这个年纪你是怎么看得下去电影的?”

『虚无』一时间又没忍住,提出了灵魂质问,但这一拳就如同打在了棉花上,宋岚并不搭理他,甚至连眼睛都懒得抬一下。

“别忘了,我这次请你来绿洲可不是单纯地让你来旅游的。”

他已经展现出了足够的诚意。

《老虚生煎》是他从商会那里要过来的,为了融入店铺老板的角色,他还仔细研究过生煎等小食的烹饪技法。

商会则是他的信徒建立的,生意范围横贯“外界”,绿洲是他们其中一个重要的贸易区,因此他现在应该也算得上一名商人。

商会资产无数,此刻他们乘坐的悬浮车也印有商会的标记。

如果宋岚感兴趣,他可以带他去一趟商会在鲁特的交易所,兴许在那里能遇到一些反抗军的干部。

以上都是『虚无』准备好的说辞,只要宋岚发问,他就能顺理成章地将这些事告知对方。

可是从闭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宋岚却愣是连一个字都没问。

『虚无』怒火中烧。

你倒是提问啊,难道非要让他在脑门上顶一个比房子还大的黄色感叹号?

焯!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调整了心情之后,『虚无』瞪着眼睛盯着宋岚,头顶上浮现出了一个显眼的感叹号。

他的信徒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他会用至高无上的神力来做这种事。

硕大的黄色感叹号终于引起了宋岚的注意,他抬起眼,与『虚无』对视半晌。

紧接着,黄色感叹号转变成了绿色的√,旁边贴心地用括号标记出了“已完成”的提示。

气死我也!

『虚无』在内心咆孝。

为什么这小子总能在灵能的运用层面上压他一头?

“100万瓦。”

在灵能角逐中败下阵来的『虚无』撕下了伪装,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你问我‘为什么我们要去商会交易所一趟’我就转你100万瓦。”

“为什么我们要去商会交易所一趟?”

闻言,宋岚和刚才判若两人,他暂停了电影,摘下耳机,把手机收回到了口袋里,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宛如一名真正的名侦探。

“……不错,看来你已经觉察到了啊。”

『虚无』深吸一口气,艰难地让这个话题继续了下去。

商会的人没有骗他,如今的绿洲的确诈骗团伙横行,他们的骗术变化多端,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人财两空。

他只是坐了一趟悬浮车,就被人骗走了100万瓦。

“反抗军聚集于此的原因。”

虽然宋岚什么都没有觉察到,但这并不妨碍他配合『虚无』,当对方从衣服内侧口袋取出一张字条和照片时,他立刻流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信标,也就是他们灵能的源头。”

……………………………………

与此同时,绿洲首都。

埃辛维格立于高塔之上,这里能将整个城市尽收眼底。

近来他的感官似乎变得越来越敏锐了,他几乎能看见城市的每一条街道,他能准确地找出那些熟悉的身影。

绿洲本地人对于他们的到来持开放态度,至少他们暂时还没有与本地势力发生过冲突。

至于当局怎么想,就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了。

他集中精神,全神贯注。

渐渐的,他看见了更多。

视线穿过人体,便能看见那些闪烁跃动的光点。

光点存在于每一个人的身体,或明或暗,他推测这些光点便是精神力的火种,随着光点的出现,若有若无的轻语便再次在他耳边回荡,轻语向他发出了预警。

必须找到信标,赶在它们之前。

埃辛维格不知道“它们”指的是谁,他也无法与轻语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流,在他听来,那更像是残存的回响,不停重复着相同的言语。

轻语在呼唤他们,就如他当年被关押在监牢里的时候一样。

在获得灵感之前,他也听到过相似的轻语。

虚无缥缈,就像是一场梦,而现在埃辛维格意识到这场梦境并不独属于他一人,反抗军的其他几位领袖也聆听到了相同的轻语,应召唤聚集于此。

可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搞明白信标的真正含义,手下调查到的也都是些不靠谱的猜想,他们依次排除了首都的信号塔、邮政局和快递公司。

所有的调查都无功而返,而提出这些猜测的“老鼠”则因为一派胡言被忍无可忍的艾希勐击后脑勺,目前已进入了养伤阶段。

不多时,埃辛维格觉察到了更为耀眼的光点。

比起来往于街道上的行人,那光点闪耀到了晃眼的程度,它沿着塔楼的环形阶梯一路向上,直至抵达顶楼。

接着,他听见了推门声,与之一并传来的还有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艾希。”

他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艾希则伸出右手挡在两人之间,另一只手捂着腰,为自己争取来了1分钟喘息时间。

埃辛维格耐心地等待着,不多时,艾希又为他们排除了一个错误答桉。

“我带人去过机场了,信标也不在那里。”

机场是“老鼠”的后脑勺在遭遇勐击前所留下的最后“遗言”,因为他的一派胡言,这是艾希今天第四次爬上塔楼的顶端。

她觉得自家老大和“老鼠”之中绝对有人脑子出了问题,又或者说两个人都出了问题。

艾希完全不知道自家老大一直待在塔楼顶端做什么,这破地方电梯早就因年久失修而报废了,而她则是一个不以体力见长的灵能力者,今天的运动量几乎快要要了她的小命。

只可惜埃辛维格是她的顶头上司,后脑勺不敢敲,就只能拿“老鼠”来泄愤了。

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军队里已经有不少人在议论头儿来到绿洲之后的转变了。

埃辛维格嗜酒如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过去因为头目酗酒的问题,给他们带来不少麻烦。

以往的这个时候,头儿早就拉上几个相熟反抗军领袖和干部,找个地方喝得不省人事了。

可这一次来到绿洲之后,头儿滴酒未沾。

不仅如此,他还变得深沉了许多,没事就往塔楼穹顶一站,鸟瞰整个城市,这明明是那些故作高深的谜语人们最喜欢做的事,和他们头儿的风格一点都不搭。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是辛苦了。”

终于,艾希放弃了“我没事”的客套话,说道,“头儿,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嗯?”

“你能不能从塔上下来?”

信标涉及到反抗军的最高机密,这事即便在军中也只有她和“老鼠”这两位最受信任的部下知道,“我实在是爬不动楼梯了。”

“哦,抱歉。”

经艾希这么一打岔,回荡在耳边的轻语又一次消失不见了。

光点在埃辛维格眼前消失,他的视线又回复到了过去的样子。

……………………………………

“商会的人调查到反抗军似乎都在寻找信标的下落,但他们似乎并不知道信标代表着什么,所以他们才迟迟无法锁定它的位置。”

『虚无』终于进入了状态。

现在的他,俨然已经成为了游戏中发布任务的NPC。

“那么,信标究竟是什么?”

宋岚配合地将任务推进到了下一步,这条任务线的第一阶段奖励就高达100万瓦。

“你是认真的?”

『虚无』有些疑惑,他仔细盯着宋岚打量了片刻,发现他不似在装傻,才说道,“它是曾经被你毁灭的东西,用于联结信徒与上层世界的桥梁。”

是宋岚毁了这个家。

烧掉了房子,弄塌了桥梁,还连带着教会在人类社会中彻底消亡,就连存在过的痕迹也被一并抹除了。

“有人重建了桥梁,这也是我在第四区问你的原因——除了你我之外,一定还有其他人留存了下来,或者至少他们的能量延续了下来。”

『虚无』说道,“这条信标的情况有些特殊,我没法联络到它的源头。”

他第一次发现信标的存在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这些年来,他走遍“外界”各处,一直都在不间断尝试与信标的源头进行电话联系,但他的尝试一次都没成功过。

“要么是它的隐藏手段高明到连我都看不出端倪,要么就是它原本的意识已经消散了,只有能量被留存了下来。”

失去意识的能量会继续它原本的行动,直到完全消失,又或者是落入其他人之手。

“巧合的是,还有除了反抗军之外的人盯上了它,是过去和你打过交道的人。”

『虚无』顿了顿,说道,“听说你不久之前去了月蚀教一趟,坏了它们的好事,现在人家找上门来,要来抢咱们的东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深空彼岸 不科学御兽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7号基地 最强战神 人道大圣 唐人的餐桌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重生之乘风而起直播成虎王非正常相亲龙族之不朽龙王请注视深渊邪神竟是我自己魔方诸天魔方求生:你把这当游乐场?创界魔方系统之我是超级造物主妖修:转生从大蚺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