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NO.16:会不会变成VIP喷位得看你发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芙蕾,你还想在这儿待会儿么?”

展览会的中心,中规中矩的魔导法杖展柜群前,黑发的魔术师与浅金色长发的龙女一同望着那正调阅着展品资料的棕色长发的猫女,前者显得稍微有些不耐烦。

毕竟算上拜访请教那产品经理的时间,她们仨已经在这儿待了三小时了。

她可是普通人类,可不比两位有着不同寻常种族体质加成的同行者,人已经饿了,挪来扫去的目光正在寻觅展览场中的食物供给所在。

这种大型交流展览会,哪怕是短期开放也该有提供餐饮吧?

“起码二十分钟吧?这里的魔导法杖结构与法术宏组合都很有参考意义,”天火头也不抬的划拉着光屏上的模块讲解图桉,“凛啊,说不定我能先你一步完成D级法术论文。”

“论文什么的无所谓啦~”远坂凛一脸的爱咋咋地,活像个放弃毕业的摆烂学生,“反正每次论文写完也会出些意外,我已经不在乎老师摆出的臭脸了,反正他把格蕾接回来之后就不再急着催我论文的事。”

“涉及等级考核的话,还是该用心一点的吧?”

虽然没有进行术士方面的考核,但也和罗德岛的同僚们一起接受过泰拉联邦医学凭证考核的苇草,闻言便有些汗颜。

就算作为术士的能力不弱,但要是没有对应实力的证件终归还是不方便的。

“没事,大不了我也转魔导法术派系,这边的笔试标准分可低多了。”

“少来了,你这天天念着光耀家族门楣的家伙会甘愿考魔导法术派系的证书?”天火立马就给她拆了台。

便让远坂凛撇了撇嘴:“继续看你的资料去,还有,别用日语跟我说话!”

“不用东国语被人听出来赶出去怎么办?!”

一个说东国语,一个说日语,但本质却是同一种语言,不过是称呼不同,而远坂凛之所以反应那么大,从周围诧异看来的法师们的反应也能看出缘由——这俩人声音太像了。

倘若天火老老实实的继续说鸿英文倒是还好,一旦说起了极东语,她和远坂凛的声线当真是没什么差异,哪怕是用声纹锁定的电子锁都能同样通过。

也正是这样特别的‘缘分’,让艾塞尔芙蕾·尤利叶·蒙贝兰在初次远赴那时钟塔本部,就与远坂凛对上,从初遇时的互不对付,到不到一天的化敌为友。

足以令旁人咂舌,也让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在面对这两人时,不免双倍胃痛。

但若是转作鸿英文时,一个正黄旗伦敦腔和一个极东式鸿英语,瞬间就呈现差异了。

是大到能忽略之前400%同步的鸿沟,也让两人相处时都尽量以鸿英语交流,或者远坂凛说日语,天火也不是听不懂。

反正别一起用日语就行。

虽然界门区地处过去的东方地界,囊括了东炎与极东以至于东炎语与极东语比例7:3式的通行度,但这里是魔导法杖交流展览会。

从联邦各地前来界门区的外区籍法师远远多于本地人,天火以极东语说些容易得罪魔导系法师的实话,也算是一定程度的规避麻烦。

但却也不能完全规避。

此刻已经有十数道不善的目光投来了这边。

有本身能听懂极东语的本地人,也有常驻翻译功能器物的外地人。

而当事人故作没有察觉的凝视着屏幕,她倒也不是没有预料过这种状况,只是选择了赶时间。

赶在有人上前招呼‘你已经侮辱了魔导系一千二百年的历史,我要求你立刻道歉!’之前,先将剩下的资料看完便立刻拽着俩人走人。

只是她也才和同伴堪堪走出几步,就见远处的灯光忽然闪烁两下,紧接着便有刺耳的警报在展览馆响起,更有无数防冲击法阵立时激活,以对抗那突如其来的震波光束。

下一秒更有异化结界的扩散为绝大部分法师所察觉。

“……”

陡然间,喧闹与私语声并起,一位位法师们都掏出了各自的魔导器、魔导法杖,而天火和苇草的目光,则是投向了远坂凛。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对那意图明显的目光反应迅速的魔术师,对上了两人的目光,登时急了。

“这绝对不属于掉链子的程度好吧!”

——

“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也身负什么诅咒了。”

展览馆的另一边,尚与巨龙经理待在一起的奥默叹了口气。

以两人那足够边缘的视角,是能够望见那躬身面向窗口释放超震动波的青黑色金属巨兽的,奥默也完全能做到一眼辨认那怪兽的身份。

机械哥莫拉,身高44m,体重22000吨的人造巨兽。

看造型无疑是萨洛梅星人以哥莫拉数据打造的机械怪兽,但配色却对不太上,但要说二代、三代什么的,感觉也不太行。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只是考虑历代战力差距不是很大的前提那就对如今的奥默而言谈不上加拉特隆王那般程度的强敌。

甚至可能不需要奥默出手,看在场上百人有余的法师团队都能解决。

但他还是不免陷入迷思。

第二次在这种地方听到警报声了,前几次都还算是有迹可循,但这一次……

“诅咒没有,针对倒是有可能。”巨龙经理微微眯起眼睛,望着那被重重法阵抗住了第一轮的机械超振动波。

他虽然对怪兽不太理解,但却俨然对怪兽卡片足够了解,

“它的状态不够稳定,应该是一次性卡片召唤的。”

“顺便,你应该还不知道。就在前天,秘钥第四代的量产已经完成了,聊天室的所有人都收到了十份样品,给你寄来的应该也就这两天到。”

“商人也有?等等,那东西能散播几十份?!”

首先瞄准最大嫌疑的嫌疑人,奥默却又骤然发觉了更严重的社会治安问题。

小规模持有的危险道具突然复制这么多,大家都能印卡塔塔凯的时代,他愿称其为怪兽银河格斗,或称怪兽大逃杀——指大量怪兽遇害,被做成卡片。

“准确来说是九十份,已经近百了,“星贾来澹澹道,“不过比起关心这个,我们更该着眼当前吧?你刚才说了‘商人’对吧?”

“你应该知道,加拉特隆卡片是我从他那里获得的。”奥默老实道。

“他主动代大家将你拉进了聊天室,我本以为你们算是和解了……算了,以他那德性也不奇怪。”似乎想通了什么的法术之龙,探手自虚空中抽出两张怪兽卡片来,令奥默露出个微妙的表情。

怪兽卡片——但是卡面不够怪兽,倒是很奇幻。

巨大的翼翅、尖锐的长角,锋锐的利爪,粗壮的长尾……那是两条巨龙。

其中一条的双角与利爪像极了星贾来自己那副模样,另一条却也是个非常眼熟的造型——中东神话中支撑天地的创世巨兽:巴哈姆特。

属于是和贝希摩斯best match一般,二兽一体的灾厄巨兽,但这神话中的巴哈姆特是鱼的造型,而他卡面上的是非常眼熟的鸡胸龙。

缺乏色彩的卡片和略显模湖的图桉让他分不清是卫月里关着干碎1.0服务器那个,还是经典款的理.的.超.越。

但总规……都有点过头。

顺便也让奥默开了眼界。

原来那种玩意儿也能算是怪兽的吗?奥默发现自己虽然对怪兽的界限很开明了,但还是有些灯下黑。

没有考虑巨龙这种理所当然存在了太久的存在。

“那怪兽的操纵者不会是商人,那家伙就算是想要拿回你身上的卡片,也不会这么仓促地动手,尤其是只派出那么个东西…”星贾来说着,甩手将两张卡片朝着半空掷出。

两道卡片瞬间化作流光击破钢化玻璃打造的窗口,自半空形成窗口看不全的巨龙,下一秒更有两道交织而成的,震耳欲聋的咆孝呼啸而至,再次被防冲击法阵所消弭。

也在这时,那巨龙经理继续说着未完的话:“不论背后是不是他,对方都只是个试探…”“你没事吧?”

奥默闻言扭头便诧异地看他略略躬身,整个脸上都显出几分虚弱的苍白,赶忙探手去扶,同时更惊讶于对方那存在感十足的双角与利爪已然不见。

“不用扶我,”星贾来摆手拒绝着奥默的协助,并说明劝解道,“将种族与力量的象征释放出去就会这样。你也要注意考虑要不要抽取你自己的力量做卡牌。”

“…?”

怎么还抽自己的?

不对……好像也不是不行……

奥默发现这次过来打开的新世界大门有点多。

抽自己的种族特征与力量来diy自己的卡片,以更进一步的替代自己原本掌握联组中缺失的贝利亚奥特曼卡片,想想也是完全可行的。

至于眼前这位的虚弱模样……

“用自己做卡牌,但是融合自身呢?”他忽然问。

令那星贾来怔了一怔,释然苦笑道:“…也是,你和我不同,我不喜欢亲自动手,所以每次用自己卡片都会陷入虚弱。”

听到这里,奥默也就懂了:“融合自身就没有风险。”

“是的,我,”“经理——!你在这里啊经理!”

话语被骤然的呼喊所打断,一位明显动用了什么魔法加持,步伐快得简直像位赛马娘的员工跑近过来,也顾不得在意一旁的奥默就赶紧报告道:“魔导联合会那边的新投票就差您一票表决了,要不要借此机会展示展览的新品并允许所有参展客人动手?”

这话让星贾来整个愣了愣,而奥默更是立马反应过来问:“除了外面那头怪兽还有别的袭击?”

那员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倒也没有拖延立刻回答到:“…是的,西边也有一头怪兽,有人称它是电子机械巴尔坦星人。”

那他妈也不是怪兽吧?

不过怎么都是机械?奥默皱眉,立马就对星贾来招呼:

“我去那边看看,有几个朋友在那儿。”

“我投赞成票。”星贾来却先是一把拍手在那员工肩上,然后再扭头看向奥默。

“你是客人,不必动手。”他说,然后又露出个游刃有余的笑容。

大抵是因为他的头上重新浮现双角,其普普通通的手掌也正在化作鳞甲覆盖的利爪。

“先和朋友汇合后欣赏一番展览会的作品与理念展示吧。”

见他这颇为自信的姿态,本也不是很乐意老是干活的奥默,便沉默了一下,也笑了笑。

“…那么我就得去和朋友找个最佳观景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极品上门女婿 巅峰游戏制作人 五代梦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赘婿归来 浪潮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超能农民工 他身上有条龙 砸锅卖铁去上学
相关推荐:
战锤第三帝国长生道种诸天:从暴风赤红开始不做人了我的修仙系人生我的修仙模拟器最凶之魔干宋乞丐王半岛娱乐从作家开始三国:曹营谋主,朝九晚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