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五百一十三章 这都敢莽上来,这家伙是疯的么?(4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啪!

无形念力抡了大土拨鼠一个趔趄,差点没让前一刻还在叫着的这家伙嘴巴一合咬到舌头。

“鬼叫什么?那帮家伙里面谁看上去能对我造成威胁,用得着你搁这害怕?”

有着骨冠作为安全帽保护脑袋,大土拨鼠挨着一下压根啥事没有。

他尴尬一笑,唯唯诺诺道:

“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还有空极圣域您保护了……”

“不过那帮家伙都不是好惹的……”

“浑身幽白的家伙是虚空恶魔之一的乱空魔,最擅长的就是借助和扰乱空间流进行攻击……”

“那帮虫子也是少数只生活在空间流中的虚空蚁族,他们天生有着扭曲一个区域的空间流使其变得更适宜筑巢,以及在空间流中寻找正确路径的能力……”

好家伙!

虚空虫族和虚空恶魔,这两支在虚空维度分支众多,种族基数庞大的族群分支各自对上了可还行。

难怪打得这么难分难解呢!

“也就是说……他们这几个家伙都对迷洞空域的环境很适应咯?”

苟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看向战斗主角两方的眼神已经有了几分变化。

不管控制了谁,接下来他在这鬼地方的也就不怕再迷路,一头扎进虚空空洞附近了!

他们能走到这里,已经颇为艰难,大土拨鼠已经快要掏尽自己的所有办法了。

苟耘对这种环境也没有太好的破解之法。

这时候能碰上本地原住民,不失为是一件幸运的事……

当然,前提是能够打得过他们!

轰——

只见战斗两方在发现苟耘到来后,似牛似羊,浑身幽白的乱空魔低鸣一声,环绕周身的场域威能变化,搅得空间流出现混乱。

原本在虫王带领下,族群队伍纠结一体,形成场域的虚空蚁族当即就被破开了重重叠加的场域。

一小部分虫子被卷入乱流中不知飞往何处。

乱空魔则就此趁机甩开了包围着他的虚空蚁族大军,两方互相后撤,暂且停战。

虽然仍旧对峙有着较强的攻击性,仿佛随时可以一触即发,再启战端。

这两方却极其默契地分出了一部分注意力,锁定了苟耘,以及他脚边的大土拨鼠。

尤其是乱空魔,他歪了歪脑袋,眼里闪过短暂疑惑。

最终还是将注意力放在陌生的五首巨兽身上。

这家伙的气息太过强大恐怖,没道理不去警惕他。

苟耘这个外来者的出现,显然打破了原本战作一团的两方之间的平衡。

不管他决定插手哪一方,其结果都必定是另一方落败。

这一情况,虚空蚁族大军和乱空魔清楚,苟耘更是清楚。

虽然距离对于他们这帮空间系万灵来说其实没什么意义,但他只是站在原地没动,表示诚意。

“我对你们之间的争端没有半点兴趣,但我想你们也知道不管我决定插手哪边,你们另一方必定要落败……”

“我只想深入迷洞空域内部,找一个地方而已,如果你们愿意能帮我这个忙……”

“我随时可以离开!”

这话说出来可谓是妥妥的要挟。

可如今的局势就是这样,但凡有理智的,或许都会选择向苟耘妥协。

“空极圣域,虚空恶魔脑子都不好使,你跟他们谈条件只怕根本没用……”

大土拨鼠连忙提醒,眼底幽光隐蔽地闪了闪,令其莫名感到背后发凉。

“我知道,只是他们打他们的……要能得到帮助直接离开,我也省点事。”

苟耘无所谓道。

然而结果却是。

“嘻嘻嘎嘎嘎——”

“新鲜的血肉,我嗅到了神性的气息——”

“帮你忙可以啊……等我吃掉你之后,自然会你离开这里的!”

只见那幽白牛羊怪物咧开嘴,露出了满口森森白牙,涎水滴落,眼里充斥疯狂与垂涎。

唰——

他嘶吼着,消失在空间流中。

空间流也在这时变得混乱,向苟耘席卷而去,化作重重威力,要倾覆他这汪洋大海上的孤舟。

“啧!我虽然知道虚空恶魔一帮家伙大都是疯的,但这家伙脑子是真不是一般有问题啊!”

苟耘转头朝已经吓呆了的大土拨鼠吐槽一句。

结果这家伙毫无反应,整个只是呆愣愣地看着那涌起的空间乱流,胆战心惊地四处乱看,害怕着消失得毫无征兆的乱空魔凭空冒出来把他杀了。

苟耘摇了摇头,“都这情况了,摆明了谁动谁就可能被两方围殴……这你还敢主动来招惹我?!”

空极圣域涌动,云气铺开。

但凡所到之处,沸反盈天的空间流顿时老实。

嘶吼响起,那似牛似羊的怪物瞬间出现在苟耘背后。

幽白皮毛上虚空符文微微闪动,利爪泛着幽光,原本被平复的空间流激变,被他勾起混乱,半协同着。

竟瞬间撕裂了滔滔云海,打破了苟耘背后空间的稳定,要连同着他和整个区域的空间流一同倾覆。

嘴里话还在说着,苟耘势若惊雷,瞬息转瞬,反手便是一爪。

崩塌空间的风暴压缩其上,整只爪子好似抓着一只黑洞,所接触到的一切都瞬间破灭消弭。

空间乱流本身亦是空间的一种演化,其固然强大无可匹敌,而苟耘如今的攻击,却是连通空间与其承载的一切摧毁。

在这样的威能面前,乱空魔的攻击也只不过班门弄斧罢了!

与空间乱流协同,却又显露出身形,神情癫狂的牛羊怪物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口中张狂的嘶吼,化作了慌乱。

直至真正动手,他才意识到这突如其来,打断了他狩猎的外来者究竟多么强大!

这样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一点神性所能带来的加成!

纵使疯狂充斥这家伙的思绪,看着那黑洞般的利爪一挥,自己掀起的空间乱流便陷入破灭。

非但对那五首巨兽造成半点伤害,由此形成‘空洞’反而将掀起乱流的他死死吸摄,连后撤逃离都做不到。

“不——我可以服从你——不要杀我——”

幽白的牛羊怪物大喊着,在真正的死亡威胁面前觉醒了短暂清明。

却终究无法阻止那巨爪落在头上。

没有任何声息,一爪落下,怪物的脑袋好似被橡皮擦抹去了一般,寸寸消失。

噗通一下,牛羊怪物身上的虚空符文顿时失去光芒,颓然摔落。

尚未平复的虚空乱涌来,就要将其尸体卷走,抛到不知哪里去。

在那之前,周遭云气聚拢,乱流当即被容纳平复,乱空魔的尸体也被云气一卷,托着飞到苟耘面前。

看着自己惧怕不已的虚空恶魔居然死得如此轻易,大土拨鼠呆了呆。

作为虚空掘空鼠,他们一族的天赋也是在次级空间层中打洞穿梭,由此延伸出各种战斗生存手段的能力。

这种能力所催生出来的种族习性,在乱空魔这种能端在掀起控制空间乱流的恶魔面前就直接成了食物链低端。

或许虚空掘空鼠一族的天敌不在少数,但作为虚空种族中都是站在相对顶端的虚空恶魔分支,乱空魔绝对是他们最为恐惧的天敌之一。

那些恐惧完全在代代血脉传承中,深深植入了他们的血脉深处。

以至于这家伙都下意识忽视了苟耘过往的战力,在看到乱空魔袭来的第一时间陷入到了对其的恐惧之中。

这时看着天敌被身旁的五首巨兽一击击杀,对这家伙的世界观又是一次刷新。

在其呆愣间,原本还时不时在他眼底冒头的幽幽黑芒,已经彻底隐没。

就好似生怕被苟耘发现了一样似的。

苟耘瞥了这家伙一眼,没有多做理会,只是踏着云气,一步步走向再度集结警戒,如临大敌的虚空蚁族。

可以看出来,种族本身就颇具一定秩序和规则的虚空蚁族表现要比乱空魔好很多。

敌人用自己的生命帮他们看清了苟耘的强大,他们自然不会浪费。

他们只是保持着警戒,为首的虫王看着走来的苟耘,主动走出蚁群的庇护,走到最前面。

“尊敬的强者,你的条件我们乐意满足……”

“我们这支族群已经在这迷洞空域栖息很久了,只要您愿意给予我们和平,我们将派出几只工蚁成为您的向导!”

瞧瞧人家这反应!

求生欲直接拉满!

你这逼玩意儿连敌人强弱啥都不清楚都敢瞎几把乱冲,真是死了都活该!

苟耘斜了没了大半边脑袋的乱空魔一眼,很是不爽。

本来他还以为这家伙能察觉到他身上的神性气息,应该同样多多少少有着一点两点虚空神性未曾展露。

结果这都死了,苟耘也没从他身上感知到哪怕一点虚空神性的存在!

连神性都没掌握,却敢毫不犹豫对他动手,这家伙疯就算了,还浪费他感情。

这么一对比,至少虫子们就顺眼了几分。

他点点头,“可以,但我我要在你身上留一个空间标记,如果能顺利离开标记就会自行消散,如果不能,那么你就要做好给我陪葬的准备!”

都是非亲非故的,虫子们也无非只是摄于他的力量而屈服而已。

苟耘可不会贸然对这帮虚空蚁族信任太过。

真出什么问题,他们只损失了几个带路的工蚁向导,就能解决掉一个巨大威胁,这怎么算都极其划算。

谁知道他们这些虫子会不会那么做?

稳健一点,不跟这些虫子讲什么风度,那才是最稳妥的!

果不其然,他提出这么一个要求,顿时虫子们就有了强烈不满。

虫群中少部分存在甚至发出了嘶鸣,向苟耘表现出了明显的敌意。

虫王对于虫族族群而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真要拉虫王陪葬,对于整个族群而言都是重大损失,这帮家伙能乐意才怪了!

但虫王的智慧显然更在这些家伙之上。

他转头对着蚁族大军一阵嘶吼,将所有的不满声音全部压下。

等这帮家伙老实了,他才毫不犹豫地向苟耘点头,

“我们没有与您为敌的想法,我同意您的要求!”

“只希望您离开之前,记得解开在我身上设下的标记……否则我们即便是全部与你战死,也绝不会成为你手下的工具!”

“可以。”

苟耘一口答应。

他来虚空维度又不是来经营势力的,这些家伙他当然不在意。

不同维度与物质宇宙的时间流速可不是完全一样,甚至不见得有一个定值。

他也来了有一段日子了,也无法确定新蓝星上的局势如何。

而就算大土拨鼠的虚空路径靠谱,能让他在如今神灵战争肆虐各个区域的时候以最高效率向目标进发,估计也要花不少时间。

谁知道时间久了,外界会变成什么情况……世界树都提前来了,就算引发的时空变化也随之提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是得尽快回去!

只要能尽快达到目标面前,完成自己的计划,这些细枝末节都只是没什么可在意的小事。

………………

在虫王身上设下空间标记,苟耘和大土拨鼠便跟着一只传奇工蚁以及几只君王工蚁,继续踏上了前进的路途。

要不说这些虚空蚁族已经在迷洞空域生活许久了呢?

虽然看得出来在如今虚空空洞分布有所变化的情况下,传奇工蚁也并不是十分熟悉路径。

但他却总能在空间流中找到正确的那一条,纵使偶尔会出些小错,也能重新走回正确的道路。

与大土拨鼠相互配合,在牺牲了带来的几只君王工蚁之后,他们终于是来到了前者向苟耘保证的第一个空间节点。

“虽然并没有明显到如同实体节点那样,几乎就是稳定的超远距离传送通道,但这的确是可以用来进行远距离传送的空间节点……”

苟耘感受着隐没在虚空中,看不出丝毫端倪的空间节点,看向一旁大气不敢喘的大土拨鼠的眼神里总算多出几分笑意。

至此,这家伙才松了口气,连忙撑着解释道,

“空极圣域您看见了,这就是我们族群传承的空间节点,我说的都是实话……”

“在迷洞空域如此危险的地方,如果不是有着传承,我怎么可能找到这来嘛!”

“走吧,第一站已经到了……接下来还得靠你带路啊!”

苟耘也不跟他废话,云气一卷,直接激发了隐没的空间节点,发动传送消失不见。

……

紧张等待的虫王心里一动,突然感到身上蕴含着恐怖力量的空间标记消失了。

“终于离开了……还好他信守诺言……”

他颇有几分颤抖想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神秘复苏 明克街13号 不科学御兽 7号基地 深空彼岸 最强战神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人道大圣 唐人的餐桌
相关推荐:
始于末日异能失控者的穿越日记买不起坟的我被迫驭诡你老爹我才不是什么莽夫非人少女,请放过我这个召唤师简直离谱你们怎么都想召唤我我,神主,招巫女赚钱玄门高手在都市妖诡世界:我能氪命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