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426章 不听你的,日月就要亡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朝堂之上的众人纷纷露出惊疑的神情,尤其是仍跪伏在地的百官,都偷偷侧眉盯梢这几位强闯日月皇宫的不速之客。

这里可是古老威严的日月皇宫,数千年来还从未有人如此大胆,敢擅闯此地,而且还是在百官聚集的早朝之上。

许多大臣还不知道半夜发生的事,见到眼前场景只觉得错愕无比。

对方是谁?不要命了吗?

“终于来了!”

少数几个已经得到消息的人几乎在同时面色沉凝,郑重地看着殿门口的霍雨浩几人。

老皇帝、徐天然、个别几位皇子,还有银月斗罗孔德明,心中的情绪各不相同。

“徐盛”的身材魁梧壮硕,箭失般的目光透过朝堂直视老皇帝,与他枯瘦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老皇帝唯一能占据上风的,就只有他座下龙椅所处的高度而已。

霍雨浩提前用精神探测快速查看过朝上,没有发现镜红尘的踪影,不再顾忌,强烈的威压从他身上毫无保留地释放,挤压着整个朝堂。

镜红尘现在正忙着重建日月学院和明德堂一事,而且本来他就有较高的独立性,除了接一些比较重要的圣旨之外,不必每日都来上朝。

既然这位唯一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在,就不用担心了。

“护驾!”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老皇帝旁的亲卫兵,一名亲卫兵统领大喊一声,周围的亲卫兵就要一拥而上,顶着威压拿下霍雨浩。

他们是绝对的忠心耿耿,就算心中再怎么害怕,也要保护好陛下的安危。

但这些亲卫兵显然不会是那威压主人的对手,好几位高级魂导师供奉也进入警戒状态,随时准备出手。

孔德明眉头紧皱,微微抬起右手,沉声制止了众人:“慢!”

一股浑厚的气势从他身上显露,先是护住手边的老皇帝,再与其他几名九级魂导师的气势联合在一起,共同对抗着堪比极限斗罗的威压。

他对这股威压比较熟悉,与其主人曾有过一面之缘。

这道威压绝不在叶夕水和龙逍遥二人之下,但没有叶夕水的那种血腥杀戮之气,这份威压也以震慑为主,没有杀意与敌意。

对方应该是带着诚意来的。

银月斗罗孔老一发话,朝堂上的压力顿时消失了大半。

孔德明微微往前走了一步,高声喊道:“来者是客,还请见面相叙,让老夫聊尽地主之谊。”

话音刚落,一名身着黑灰色披风的中年人在“徐盛”的身后显露身影,他面容刚毅,正是霍雨浩化身的北地斗罗。

霍雨浩抱拳行了个礼:“银月斗罗,在下曾说过会亲自登门拜访,今日叨扰了。”

北地斗罗的现身,令百官眼中的敬畏更深了。

连银月斗罗孔老都要对对方如此客气,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

冰雪二帝冷冷直视孔德明,同样警戒万分。

“那个人类,到底有什么手段?”雪帝暗自忖道。

在她生平遇到的所有强者中,孔德明是最奇怪的一个。他明明没有叶夕水龙逍遥那样的极限斗罗修为,甚至还没有正式突破超级斗罗,但他散发的危险气息却丝毫不逊色于叶夕水。

而且与龙叶二人相比,他身上多了一层十足的神秘感,根本无法推测他到底有什么能力。

他未必有叶夕水那样强大,但直觉告诉雪帝,他绝对比叶夕水要棘手得多。

“张兄还记得此事,老夫甚是欣慰。”孔德明点了点头,语气一变,“只是张兄挑选的时间不太合适,贸然干扰我日月朝政,恐怕有失宾客之道。”

面对一名极限斗罗强者,孔德明只是简单客套了一下,便开始宣誓日月主权。

极限斗罗他并不畏惧,要不然也无法制衡叶夕水了。

孔德明会顾忌极限斗罗的实力,但绝不代表他能纵容对方无底线地藐视日月皇权。

霍雨浩负手而立,沉声道:“银月斗罗,在下今日也是为了日月帝国的前景命运前来,自然不算贸然干扰日月朝政。”

“在下向你起誓,只要日月帝国不率先发动攻击,我等就绝不会在明都动粗。”

见北地斗罗展现了诚意,孔德明也退了一步,颔首道:“好,老夫也向你承诺。”

他愿意相信一名极限斗罗的信誉,而他自己的话也能代表日月帝国。

两方共同默契地散去各自气势,朝堂上的众人都如释重负,顿感轻松。

能好好谈话,自然都不愿互相为敌。

老皇帝右手捂嘴,轻轻咳嗽了几声,有些阴怨地看向霍雨浩。

虽然他才是日月帝国的皇帝,但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资格与对方谈话,一切都要仰仗身旁的孔老。

徐天然坐在轮椅上,右拳紧攥,因为过于用力而开始轻微颤抖。他表情非常镇定,但眼中的阴狠愈发浓烈。

他本就是封号斗罗修为,更能深刻感受到北地斗罗的恐怖气势,比叶夕水和龙逍遥只强不弱。

这就是极限斗罗的强大,敢于直接挑衅皇室的权威,让皇帝在早朝之上颜面扫地。连孔老也会顾忌对方的实力而各退一步。

不,只要他成为新的皇帝,就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极限斗罗再强大又能如何?等他当上皇帝,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惩戒所有蔑视皇室权威的人。

只要他掌控了整个日月帝国的资源,就算是极限斗罗强者,也一定会被他亲手坑杀。

但现在还不行,一切都要等到他成功继位之后。

不远处的三皇子注意到徐天然的异样,又望了一眼远处的“徐盛”,心中不知在思考什么。

五皇子在他耳边低语:“三哥?”

三皇子仔细回想着手下传给自己的昨日夜里的消息,压低声音有些担忧地说道:“五弟,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孔德明沉声问道:“张兄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银月斗罗,在下是为了日月皇位未来的继承人一事前来的,也算是对日月帝国来说天大的大事。”

“不知你还记得他吗?”

霍雨浩微微侧身,面朝自己伪装成徐盛的精神之体。

“徐盛”恭敬行礼:“孔老。”

孔德明心中一沉。

他见过眼前这个后辈。当初在皇城里,他还和这个后辈说过几句话,而且对方好像还是轩梓文的学生,自己的徒孙。

没想到他就是那放话要与徐天然争夺皇位的皇室弟子。

孔德明如实道:“记得,不知你是哪一脉的?老夫怎么此前从未见过你?”

“徐盛”平静说道:“孔老您此前未见过我十分正常,因为我几乎不是在宫中长大的,那日是我偷偷潜入日月皇城,结果误打误撞遇见了您。”

孔德明紧皱着眉问道:“不在宫中长大?你的父亲是谁?”

“徐盛”目光移向大殿中央的龙椅,冷声道:“那这个问题就要问现在的皇帝陛下了。”

“我想请问陛下,日月先皇,您的亲哥哥,究竟是怎么死的?”

面对“徐盛”的质问,老皇帝的脸色瞬间一变。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错不了,他肯定就是十年前自己不小心放走的漏网之鱼。

周围百官闻言,无不两股战战,他们虽不知道内情,但心中隐约猜到了什么。

先皇的死因一直以来都是个谜。

陛下对外宣称先皇一家全部死于食物中毒,可御膳房精心制作的膳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中毒?

“徐盛”直视老皇帝,澹澹讲述道:“食物中毒?我看未必吧?”

“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分明是你率兵进驻明都,趁夜发动兵变,屠杀了先皇一家,血染皇宫。”

“之后,你自然就是皇室第一继承人,坐上了帝王之位,接下来便是一系列的清算,整个明都一夜变天。”

“但你不知道,宫中仍然有人侥幸存活了下来。”

说到这里,“徐盛”提顿了一下,又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萧泽这个名字?想必你以为他早已经死在十年前了吧?”

为了增加可信度,霍雨浩还把萧先生的身份搬了出来。

“是他?原来他没死?”

老皇帝睚眦欲裂,分明还记得这个名字,没想到自己十年前的计划竟然百密一疏。

他身边几位参加当时计划的亲信,还有几位当初支持他的亲王,同时脸色一变。

霍雨浩并没有直接说明“徐盛”的身份,但在暗示之下,那些人已经把他认作了先皇的血脉。

卡——

徐天然右手勐一用力,直接将轮椅的扶手握出了几道裂缝。

原本的他认为太子之位仍然是囊中之物,就算有极限斗罗支持对方也斗不过他。但自己的父皇得国不正,徐天然一下子就失去了最大的正统性来源,优势不再。

橘子心中同样一沉,不知在畏惧什么。

三皇子眉目一喜。

只要徐天然失势,不管是谁继位,他都能够接受。他与眼前这位突然出现的皇室成员无仇,就算对方打倒了徐天然,也没有理由清算自己,自己还能够混个闲散亲王。

但要是徐天然赢,等待他的就一定会是报复。

“孔老,皇帝陛下精于权谋,阴险歹毒,残忍恶佞,迫害手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按照日月皇室祖训,应当如何处理?”

“徐盛”走上前一步,发出一声直达灵魂深处的质问。

质问声在宽阔的大殿中久久回荡,挥之不去。

老皇帝的面色一下子苍白了许多,现在他仿佛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反而成为了接受审判的国贼。

所有人都紧张注视孔德明,等待他来定夺。

有些事情,不上秤没有四两重,上秤了一千斤都打不住。在百官群集的朝堂上,在群臣众目睽睽下,孔德明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

孔德明神情复杂地沉吟,良久才沉声道:“按照徐家祖训,应当惩诛国贼,另立贤君,但考虑到陛下天命之躯年事已高,又身患顽疾,惩罚便免了。”

“因此,日月皇室便要从所有皇室继承人中另立贤君。”

他并不偏袒任何一方,完全死板地按照日月皇室族规处理。

“大皇子徐天然仍然保留太子之位,其他皇室弟子都有权利和他一同公平竞争。接下来的祭天大典上,选定新帝。”

思索许久,孔德明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桉。

老皇帝虽然得国不正,但徐天然仍然是第一继承人,只是给了“徐盛”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老皇帝和徐天然闻言同时欣喜若狂,父子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看到的是相同的阴狠。

反正老皇帝本来就已经要禅位了,现在被废也无关紧要。

他要做的,就是全力支持徐天然上位,等到徐天然继位后,将徐盛和背后支持他的人彻底从人世间抹除。

徐天然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已经读懂了父皇的意思。

等他继位之后,号令整个日月帝国,就算是极限斗罗也要葬在他的手中。

橘子感觉心中悬着的大石一下子消失了,不由轻轻舒了口气。

霍雨浩微微皱眉,没想到孔德明只是废了老皇帝,没有连徐天然一起废了,那就要额外耗费自己一些口舌了。

“徐盛”冷冷说道:“太子勾连邪魂师与圣灵教,伤天害理,罪不容诛,草管人命,滥杀无辜,真是禽兽不如!”

“这样的人,可谓是欺天媚地,罪不容诛。人若不除,天必除之!还有何等资格坐拥太子之位!”

他的语气越来越有力,到最后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呵斥。

有暗中反对徐天然和邪魂师的大臣闻言不由在心中附和叫好。

徐天然面若寒霜,但很快眼中的阴骘就消失了,煞有其事地朝龙椅上的老皇帝躬身,语气谦卑:“父皇,孔老,儿臣也是被圣灵教一时蒙蔽,犯下了大错。请你们责罚天然吧。”

他已经读懂了孔老的意思,既然他没有明确反对,那就是不干涉了,自己的太子之位仍然稳固,但样子还是要做的。

老皇帝哀叹一声,苦涩道:“天然,都是朕为你埋下的祸根,若不是十年前朕一时鬼迷心窍,勾连圣灵教,自此让圣灵教在明都扎根,也不会让你面临两难的境地。”

“如若不与他们合作,圣灵教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残害我日月百姓。朕知道,你也面临了许多压力,还是让朕来承担这一切过错吧。”

说着,老皇帝面露愧色,道:“朕余生自愿前往日月皇陵,每日斋戒,以告皇兄和日月百姓之灵。咳咳……”

“天然,等你继位之后,一定要做一个贤明之君。”

徐天然泣声道:“天然谨遵父皇教诲。”

父子俩互相唱着双黄,上演了好一出苦情戏。

徐天然勾连圣灵教的罪,一下子就让老皇帝轻描澹写地接过去了。而老皇帝自己身体带病,模样凄惨,好一副可怜景象。

霍雨浩看得想笑。他真想穷追勐打,却被另外一人出声打断了。

“且慢,你有什么资格指责皇兄!”

霍雨浩愣了一下,循声望去,想看看是谁反对自己。不只是他,愣住的还有其他大臣。

开口的赫然是三皇子。

霍雨浩有些错愕,他怎么也没想到,帮徐天然说话的竟然是三皇子。

他们不是竞争关系吗?

三皇子掷地有声道:“皇兄的深谋远虑,又岂是你能明白的?”

徐天然也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自己这位三弟。

三皇子继续说道:“皇兄与邪魂师圣灵教合作不假,但你只看到了他残害无辜的一面,哪里看得到他背后的运筹帷幄?”

他开始缓缓分析:“圣灵教有着两位极限斗罗强者与诸多封号斗罗,魂圣以上强者更是数不胜数,能够号令他们为己所用,正体现了皇兄的威望。”

“皇兄才识宏博,雅量高致,礼贤下士,才会有这么多人一德一心追随他,连邪魂师也是如此。皇兄任人唯贤,连邪魂师都能够委以国师之位,儿臣多次看见有邪魂师出入他的寝宫。”

“正是有了这么多强者追随,皇兄才能够坐拥太子之位,无人争议。也只有皇兄这样的贤明之君才能够带领日月帝国日益繁荣昌盛。”

“虽说圣灵教平日里残害百姓,但这也是皇兄为了日月帝国的未来,不得不付出的一点小小代价而已。”

“有了邪魂师和圣灵教的帮助,日月帝国才能够拥有击败斗罗三国的机会,一些百姓的命又算得了什么?”

“尔等鼠目寸光之辈,如何能够理解皇兄这样不拘小节的枭雄之姿?”

说到这里,三皇子突然朝老皇帝和孔德明跪了下来,央求道:“父皇,孔老,还请你们不要惩罚皇兄,他也是为了日月国帝的未来。”

言罢,三皇子屁股一撅,向前磕了下去。

百官目瞪口呆。

徐天然死死咬牙瞪着三皇子。他都在第一时间和圣灵教切割,可三皇子竟然如此恶毒,明褒实贬,把他和圣灵教又牢牢绑定了。

老皇帝只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伸出一根颤抖的手指,挣扎着指向自己这个三儿子:“你,你……咳咳咳……”

他的咳嗽更加厉害了。

霍雨浩不由乐了,操控“徐盛”朝老皇帝正色道:“皇帝陛下,家有诤子,不败其家。国有诤臣,不亡其国。我看三皇子殿下说的就很对啊。”

“太子和邪魂师合作,一定有他的深谋远虑,就是死再多百姓也都是在太子的计划之中。”

“那确实不应该听我的,把日月帝国交给这种人,都不用斗罗三国打过来,日月帝国自己就让太子杀完了。”

老皇帝又咳嗽了几声,感觉身体缓了缓,咬牙问道:“照你这么说,不听你的,日月就要亡国了?”

“徐盛”轻哼一声,昂首挺胸,停顿了几秒,自信而轻蔑地吐出两个字:“难说。”

“你……”

老皇帝只觉得心脏一紧,右手紧握左胸,一股气没喘上来。他挣扎着想要从龙椅上站起,但连这一点微薄的力量都无法发出了。

他的双眼瞪大,深陷的眼眶再也没有合上,就这样一直牢牢盯着霍雨浩,身上本就微弱无比的生命力彻底流失殆尽。

霍雨浩呆了一下,老皇帝这样浑身僵直的样子他再熟悉不过了。

“陛下……陛下驾崩了!”旁边一名亲卫兵浑身一颤,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

整个朝堂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模拟的光线下,霍雨浩脸色一黑。

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用灵魂冲击之类的手段,但实在没想到老皇帝心理和生理状态这么差,就这样活活让他气死了。

死了也没有闭上双眼,当真是死不瞑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最强战神 唐人的餐桌 7号基地 明克街13号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满唐华彩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好莱坞的奇妙之旅在好莱坞养龙长生道君烟雨浩歌重生:回到1991当枭雄提督的群星重生09:合成系男神我被猫耳娘找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