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七十九章 三日入三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嗤嗤嗤。

一朵朵飞花,逐渐消弭于天地当中。

整个宽敞石室内,再度恢复安静。

直到过了良久之后,怔怔出神的青稚,方才回过神来,仍有些难以置信道:

“公子,你入剑道第三境了?”

“算是吧。”陈知行起身站起,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得到陈知行的确认,哪怕青稚心中早已有了结果,却仍旧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三天时间,直入剑道第三重!

这般速度,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哪怕翻遍整个古史,也找不出这样的例子!

要知道。

就算自家那位号称天纵神姿,惊才绝艳的剑神大人,当初也是整整耗费了七年时间,方才踏入第三重剑意境界!

“怪物!”

青稚思绪一片翻涌,隔了半天,方才从喉咙里吐出这么两个字。

除了‘怪物’之外,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陈知行。

三天入剑道第三重,这般速度,早已打破了她的认知!

“青稚,那位剑神大人第二阶段的剑道在哪?”陈知行开口问道。

青稚收敛思绪,快速回道:“也在此处,不过想要传承剑神大人的第二阶段剑道,需要先将剑神大人第一阶段的飞花剑道练到极致,凝聚出剑心,可以施展出‘刹那芳华’,方才可传承第二阶段剑道。”

“这样么?”

陈知行点了点头,事实上目前的他,状态颇为奇怪。

剑道四境的划分很简单,分别是剑术、剑法、剑意、剑心。

在逆天悟性下,他已经将自身的剑道境界,推至到了第三重炉火纯青的地步。

更是直接参悟出了‘刹那芳华’这一道本该是剑道第四重境界,方才能施展出的飞花剑道顶级神通!

但,目前的他却确确实实尚未凝聚出剑心。

也就是说,除了可以施展‘刹那芳华’之外,他的剑道修为,并未踏入第四重。

“罢了,先不急,等到日后凝聚出了剑心,再来此地接受第二段传承便是。”

陈知行摇了摇头,倒是并不在意。

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况且如今的他,已经算是掌控了这片传承之地,想要进来随时便可以进来,不会再像之前那么麻烦。

在逆天悟性下。

凝结出剑心,只是时间问题。

“走吧。”

陈知行深吸了一口气,该出去了。

......

......

与此同时。

天川山。

一艘呈剑形状的飞舟,正静静悬浮在天川山的上方。

飞舟甲板上,一身锦衣华服的昊日剑宗少宗主,正意态闲适的坐在一张价值千金的龙息木,所打造而成的大椅上。

在他身后,八名神游境巅峰的随身剑侍,呈一字排开站在身后。

一名身穿水娥长袖宫装的女子,正浑身颤抖的跪在他的脚下,伸手揉捏着他的脚腕。

“说说吧,你们与那戴白十面具的人是什么关系?”

锦衣公子往前伸出手,一名剑侍便无比熟练的端上一杯灵茶,恭敬放在他的掌心上。

只见在锦衣公子不远处。

两根船杆上,单阳与许立二人,俱是被缚龙锁五花大绑,封印住修为,动弹不了丝毫。

而在两人旁边,那名叫做阿良的剑客,早已头颅被割下,挂在船头位置。

“少.....少宗主,我真不知道此人是谁,那人是他带过来的,我们都只是萍水相逢的关系啊......”

许立伸手指向单阳,颤颤巍巍的开口。

那跪在锦衣公子脚下的宫装女子,亦是连忙附和说道:“少宗主,我们真不认识他啊!对,都是这个叫单阳的带过来的!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

啪!

锦衣公子一巴掌抽在那宫装女子的脸上,鄙夷道:“我问你了么?你开什么口?”

之前化名白灵的宫装女子,顿时被狠狠打得倒飞出去,发出一声痛呼。

她那还算颇为貌美的脸上,浮现出五根猩红的手指印。

“少.....少宗主说的是。”白灵却是不敢展露半分怒色,连忙在脸上堆起一抹强笑,挪着膝盖走来,重新跪在了锦衣公子脚下,温顺的如同小猫。

旋即。

锦衣公子看向那单阳,似笑非笑道:“你和那白十很熟?”

单阳脸上的面具早就被取下,那是一张平平无奇的青年面容。

此刻这张脸上,却是鼻青脸肿,显然之前没少被毒打。

“两个瓜怂!”

单阳不屑的看了许立和白灵一眼,这两人不会天真到以为,眼前这個杀人取乐的剑宗少宗主,会因为二人的求饶,就放过他们吧?

下一刻。

单阳看向那锦衣公子,咧嘴一笑道:

“对啊!熟的不得了,我和他是拜了把子的兄弟,我实话告诉你,我这位兄弟不仅是真吾境强者,更背靠不朽道统,有着长生境的师尊!怎么样?怕不怕啊?”

说完,单阳就那么笑呵呵的看着剑宗少宗主,脸上没有半分惧怕。

他只是一个生活在修行界最底层的修士,但他明白一个道理。

越是害怕恐惧,恐惧就会得寸进尺!

就像年幼时村头的狗,你越是害怕它,它就越会察觉到你的害怕,从而愈发狂吠。

“掌嘴!”

锦衣公子端起茶杯,淡淡抿了一口。

在他背后,一名剑侍顿时隔空一掌甩出,狠狠打在单阳的脸上。

噗!

一口鲜血连带着牙齿,从单阳嘴中吐出。

单阳艰难的抬起头,重新看向那锦衣公子,张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堂堂昊日剑宗的少宗主就这点本事啊?靠着几个剑侍在这里耀武扬威?”

“来来来,把我杀了便是!人死鸟朝天,爷要是皱一下眉头,爷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那少宗主眯起眼睛,玩味笑道:“嘴巴皮子很硬啊?不急,我们慢慢玩,你这样的人,我见过很多,但无一意外的,每一个最后都是一副痛哭流涕,跪地求饶的模样。”

“我很期待,你能有不一样的地方。”

远处。

柴青池盘膝坐在一处虚空当中,见状不由微微摇头。

那昊日剑宗的宗主,也算是东玄域的一位顶尖人物,称得上一句巨擘豪雄。

想不到唯一诞下的子嗣,却是这副天怒人怨,狂悖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乖张行径。

“如此愚蠢行径下去,早晚会给昊日剑宗带来灭顶之灾。”

柴青池默然开口,重新闭上双眸。

就在这时。

天川山上空,陡然传来一道闷响。

随后。

一座莹白色漩涡,逐渐出现在了虚空当中。

一名白衣黑发,背负剑匣,面覆白色十字面具的修长身影,一步步从那虚空当中走出。

“出来了?”

刹那间,天川山上,一名名剑修俱是猛地抬起头,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那道从漩涡当中走出的身影。

飞舟甲板上的昊日剑宗少宗主,脸上更是瞬间涌起狂喜之色。

“哈哈哈,宝贝,我的宝贝出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唐人的餐桌 宇宙职业选手 7号基地 深空彼岸 人道大圣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最强战神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海贼之极品置换系统综漫入侵:我能汲取别人能力偷渡到诸天的城镇中心绝世唐门之靖天斗罗神豪从刮刮乐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