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三百九十三章令人忧虑的南海之行【求订阅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昊想换治粟内史,自然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原因很简单,从明年开始,大秦对南越的战争,便要打响了。

到时候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万一这个治粟内史,因为私仇跟自己使绊子,那得害死多少人?

虽然有始皇帝在,这种情况很难发生,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所以换个可信任的治粟内史,赵昊觉得很有必要。

然而,像治粟内史这样的朝廷重臣,也不是他想换就能换的。

他必须得想办法,让这个治粟内史主动辞职,再由老丞相推荐一名新的治粟内史。

“张少府,咸阳的报馆,是否尽在少府门下?”

赵昊冷不防的问了一句。

张苍愣了愣神,拱手道:“回公子,目前大秦日报,旬报皆在少府门下。而商事报,工人报则在丞相府。至于一些奇文杂刊,都在御史大夫府。”

“御史大夫府怎么是一些奇文杂刊?”

赵昊有些疑惑的追问。

张苍笑着答道:“御史有风闻奏事之责,奇文杂刊需要搜集一些坊间传闻,童谣,以及空穴来风之事.....”

“哦,原来如此....”

赵昊恍然点头,而后郑重其事道:“我离开咸阳的这段时间,张少府能否帮我做一些事?”

“何事?”

“利用报纸的影响力,创办一个大秦富豪榜!”

“大秦富豪榜?”

张苍一愣,随即拱手道;“敢问公子,这是何意?”

“什么意思,暂时不能告诉你,但对朝廷肯定有好处,你只需安排报馆里的记者,明里暗里的调查各地富豪存粮,以及存钱即可。”

“啊?这.....”

“别怕,最后的撰稿人是我!”

眼见张苍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赵昊笑着摆了摆手,安慰他道:“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就放心去做吧!”

“不是的公子,这样会不会.....”

“好了,我要启程了,再晚一点,我怕老将军撑不住,咸阳这边就交给你了!”

说完,赵昊也不等张苍继续开口,直接朝阎乐下令:“启程!”

“公子....”

张苍见赵昊说走就走,欲言又止,最终无奈的苦笑一声,躬身道:“公子一路顺风!”

......

此次南下,赵昊走得很急。

因为从始皇帝的诏书中可以推断出,王翦的情况不太乐观。

虽然王翦之前就有暗疾,一度被始皇帝拒绝带领大军征服南越,但王翦在秦军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相当于后秦军时代的‘战神’。

而且,周边的异族对王翦也十分惧怕。

如果王翦有什么三长两短,周边的异族指不定会闻风而动。

倒不是说,大秦会忌惮周边的异族,而是大秦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用来征服南越。

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干大事的时候,总有苍蝇蚊子在自己身边飞来飞去。

从关中出发,抵达函谷关,再经河外,进入鸿沟大道,直朝淮南,淮北,一路平坦异常。

阎乐不愧为赵高的女婿,这驾驭马车的本领,尽得赵高的真传。

他从未在如此宽阔的直道上奔驰,分外振奋,将赵高传授给他的驾车本领,挥洒得淋漓尽致。

一行七辆马车的车队,除了赵昊这辆西科院打造的减震马车,其余马车全是赵昊亲自参与设计的四轮马车。

不仅行驶起来,如同水上行舟,就这连载运量,都是现有的大秦马车无法比拟的。

此时,赵昊坐在马车里,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跟夏无且谈论医术。

自从赵昊将《赤脚医生手册》交给夏无且和李豹,培养大秦医馆里的医生。

大秦医馆里的医生,包括夏无且和李豹在内的所有御医,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将中医和西医开始紧密结合。

现在大秦医馆里的医生,不仅会中医诊治,还会外科手术。

一些常用的手术器材,包括手术用的药物,都是他们自己研制的。

有时候,赵昊走进大秦医馆,看着他们身穿白大褂,一副忙碌的样子,甚至以为自己又穿越回了现代。

“呵呵。”

赵昊听到夏无且谈起大秦医馆里的变化,澹澹一笑,旋即好奇的追问夏无且:“这么说,医馆里的医生在研究青霉素了?”

“从公子的医书里,我们认识到了细菌的存在,并且发现某些病症,似乎与细菌传染有关,如果我们能制作出青霉素,这些病症会很快的得到改善!“夏无且捋着胡须点头道。

赵昊有些诧异的道:“你们认识到了细菌的存在?”

在中医的世界里,细菌根本不存在,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

但在西医的世界里,细菌可谓恶魔一般的存在。

特别是在战场上,不少士兵曾因为细菌传染,死于非命。

而青霉素的发现,使人类找到了一种具有强大杀菌作用的药物,结束了传染病几乎无法治疗的时代。

从此寻找抗菌素新药的高潮,使人类进入了合成新药的新时代。

如今,夏无且他们认识到细菌的存在,说明中西医结合的开端,正在被逐渐拉开序幕。

虽然后世科学,一直在打压中医,推崇西医,但不可否认,中西医结合,才是一条正道。

当然,后世的中西医结合,大多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很少有医生真的懂中西医结合。

赵昊记得上辈子去中医院,里面的医生给他把脉不到三秒钟,就给他开了一堆西药,中药根本不会开,完全就是在玷污中西医结合。

但是,夏无且他们不一样,他们是中医已经走到了顶峰,寻求提高医术的新道路,才开始摸索西医的。

从本质上来说,他们才算真正的中西医结合。

眼见赵昊露出诧异的表情,夏无且微微一笑,道;“公子给我们的医书,反复提到细菌一词,我们非常好奇,便按照自己的理解,却看待细菌,从而发现了一些细菌规律,证实了它的存在....”

“哦?意思是你们没有看到过细菌?”

“这....”

夏无且被赵昊问得一愣,不由反问他道:“细菌不是微不可查的存在吗?如何能肉眼看到?”

“能啊!谁说不能?只要有显微镜,你们就能看到细菌!”

“显微镜?”

眼见夏无且露出疑惑的表情,赵昊一拍额头,差点忘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于是耐心解释道:“显微镜是一种特殊的观察设备,可以看到极其细微的东西,比如细菌,肉眼不可见的虫子之类的,明白吗?”

“明白了!”

夏无且毫不质疑,赵昊的话对他来说,就是真理。

他说能看到,就一定能看到。

但是,这显微镜又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那这显微镜,公子可愿交给大秦医馆研究......”

“我手里没有显微镜,但我可以让科学院的人,帮你们制作显微镜!”

“多谢公子!”

夏无且闻言大喜,连忙端正身形,朝赵昊行礼。

赵昊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他无需多礼,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正色问道:“咱们此去南海,主要是救治老将军,你可有办法?”

“据陛下诏书所言,老将军中的是鱼毒,我猜测,或许是一种海鱼...”

夏无且沉吟道。

”海鱼?“

赵昊皱眉:“你的意思是,老将军因为吃了海鱼,才中毒的!”

“有可能。”

夏无且点头:“海鱼种类繁多,大部分是我们没吃过的,不像河鱼那么容易辨认是否有毒,而且,南海郡的黔首,一直有食用海鱼的习惯,老将军入乡随俗,食用海鱼,不足为奇.....”

“那....,你有办法解毒吗?”

“说实话,老夫对鱼毒知之甚少,只能先观察老将军的症状,再对症下药.....”

赵昊闻言,眯了眯眼睛,试探着道:“有没有可能,老将军不是食用海鱼中毒的,而是被人下毒的?”

“啊?这.....”

夏无且被赵昊的话吓了一跳,连忙掀开车帘,朝窗外看去。

只见窗外车轮滚滚,蹄声如雷,没有任何异常,才压低声音道:“公子慎言!”

“呵。”

赵昊呵了一声,摆手笑道:“老令无需紧张,四周都是我的人,咱们还没到南海.....”

“就算如此,这话也不能乱说!”

“怎么?老令也觉得此事有蹊跷?”

“这....”

夏无且语塞,不知该怎么接口。

赵昊看了他一眼,端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他道:“实不相瞒,此次南海之行,对我来说有些突然,我不禁有些怀疑,此事或许没那么简单;

就算是鱼毒,为何身体康健一点的蒙武,会死在老将军前面?”

“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或许老将军比蒙武将军更能抗毒....”

“这话说出来,你信吗?”

赵昊哑然一笑,随即收敛笑容道:“不管老将军因何中的毒,我们一定要救活他,否则,我们说不定会背上害死老将军的罪名!”

“啊?这怎么可能.....”

夏无且满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赵昊,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却见赵昊面带肃色的接口道:

“虽然我也不想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真如我所料,这样的罪名,你我能担当的起吗?”

“这....”

夏无且语塞,同时心中升起一抹不安的情绪。

王翦在军中的地位,仅次于始皇帝,如果王翦之死与自己二人有关,那南海之行,说不定将是一条死路。

仿佛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夏无且逐渐收起之前的心态,朝赵昊拱手道:“公子有何安排,但说无妨。”

“老令无需过分忧虑,昊只是以防万一,希望老令接下来配合昊!”

“公子放心,但有使命,莫敢不从!”

“好!”

赵昊拍桉一笑,随即举杯与夏无且同饮。

这时,门外的阎乐,目光一闪,下意识收拢马缰,使马车的车速变得平稳常速。

“彭!”

就在阎乐降速的下一刻,一声闷响突地从车内传来。

“诺,兼程疾进!”

阎乐瞬间明白,减速反倒惹得赵昊不快。

虽然赵昊之前谈事的时候,不喜欢太嘈杂,但现在这种情况,他反而希望更嘈杂一点。

也不知过了多久,无涯策马来报:“公子,我们已经过了淮水了。”

自从嬴戎代表雍城宗室归附赵昊,负责监视雍城宗室的无涯,就回到了赵昊身边。

这次南海之行,赵昊特意带上他,除了让他保护自己的安全之外,还有就是锻炼他的领军能力。

毕竟他是尉缭的徒弟,没一点军事才能,也不可能被尉缭看中,缺的只是实践机会罢了。

“哦?已经过淮水了吗?那就停车休息片刻,再见大将军!”

赵昊在马车里吩咐了一句,然后朝阎乐道;“阎乐,找个地势平坦,且背风的地方,安营扎寨!”

“诺!”

阎乐应诺一声,立刻操纵马缰,来到淮水大桥附近,停下马车。

随行的车队也跟着停了下来。

“公子小心,我腿都麻了!”

夏无且捶着腿,苦笑着提醒赵昊,

正在此时,阎乐一个纵步跳下马车,将赵昊从车上背了下来。

饶是如此,赵昊双脚刚一落地,也差点摔到在地上,不禁一边大笑,一边指着夏无且道;“老令别急,让阎乐来背你!”

此话一出,阎乐瞬间会意,立刻过去将夏无且背下马车。

夏无且虽然没有差点摔倒,但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好不滑稽。

至于其他马车上的医生,没有减震装置的情况下,一个个刚下马车就摔得狼狈不堪。

“公子,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去安排人扎营,您看想吃点什么,我吩咐人做!”

负责此次出行后勤的是蒙德。

因为蒙武的死,他需要去南海迎接蒙武的灵车,送回咸阳安葬。所以此次出行,也就跟赵昊一起。

眼见蒙德眼眶红润,想来沿途不知哭了多少次,心中暗叹一口气,赵昊摆手道:“随便吃点就行,你也节哀顺变.....”

“嗯,我知道....”

蒙德怏怏点头,没有多说,只是朝赵昊拱手一礼,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赵昊撇了撇嘴,再次叹了口气,呢喃道:

“希望这次南海之行,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吧,希望历史上那个赵佗,是个好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明克街13号 神秘复苏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人道大圣 唐人的餐桌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深空彼岸 7号基地 最强战神
相关推荐:
从修牛蹄开始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开始实力至上主义的咸鱼唐末狐臣唐末昭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