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四百章赵昊:我帮你杀兄弑弟,如何?【求订阅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区区蛮夷而已,我大秦公子还说不得了?!”

就在气氛陷入尴尬之际,一旁屠睢冷不防的丢下一句。

“嗯?”

赵佗微微一愣,心说你还敢不敢再善变一点?

之前没见你这么护公子昊啊,这才几天,你就替他说上话了?你难道不知道咱们的策略?先稳住百越,等军备整顿齐,再翻脸!

心中无数个草泥马,奔腾而过,赵佗强压下自己的火气,一脸严肃地拱手道:“公子,还请以大局为重!”

“呵!”

赵昊呵了一声,也不与赵佗争辩,再次将目光落在那名使者身上,挑眉道:“他叫什么名字,哪个部落的使者!”

“回公子,他叫译吁宋,乃西瓯国使者!”

译吁宋?

赵昊怔了怔神,忽又想起什么似的,眯眼道:“你说他叫什么?”

“这....”

赵佗被赵昊这莫名其妙的眼神,搞得浑身一激灵,不由小心翼翼地介绍道:“公子,此使者名为译吁宋,乃西瓯国使者.....”

果然是他!

这家伙就是率领百越战士,阻止屠睢二征南越,让大秦五十万军卒死在南越战场,就连屠睢本人,都被射杀在了战场上的罪魁祸首。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赵昊嘴角微微泛起笑意,抬手指着手中的椰子汁,澹澹道;“你帮我问问他,这是什么?”

“呃....”

赵佗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依言给赵昊翻译了。

哪想译吁宋听到赵佗的翻译,不由哈哈大笑,心说这大秦的公子真是孤陋寡闻,连椰子都不知道,估计连新鲜的椰子都没吃过,于是叽里咕噜的介绍了一通,然后扬言要给赵昊弄个新鲜的椰子吃。

赵昊听到赵佗的翻译,满脸兴奋的笑了起来,然后指着门外的椰子树道:“那上面有颗大椰子,他们都弄不下来,你能不能帮我弄下来?”

“没问题。”

译吁宋听到赵昊说,这里的秦军弄不下一颗椰子,心中满脸不屑,嘴上却热情答应。

紧接着,他二话不说,直接冲到椰子树下,准备徒手攀爬椰子树,让这些大秦人开开眼。

然而,还没等他开始攀爬,赵昊一个眼神递给无涯,无涯瞬间拿出一个飞镖,直接射向那颗大椰子。

还没等译吁宋反应过来,一颗比他脑袋大的椰子就瞬间落在了他的头上。

“啊——!”

译吁宋惨叫一声,脑袋被大椰子砸得头破血流。

这一幕太突然了。

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译吁宋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这....”

赵佗目瞪口呆的看着译吁宋好半晌,才一脸焦急地招呼:“快,快传军医,快救人!”

这西瓯国使者,是他凭借古越人身份才邀请来的。

他本想让赵昊许诺译吁宋一些好处,借此拉拢西瓯国,宣扬大秦跟大楚一样,会跟百越和平共处。

这样,大秦就有足够的时间作准备。

可现在,发生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赵佗竟有些不知所措。

而这译吁宋,也不是普通的西瓯国使者,他父亲乃西瓯国国王,也就是西瓯族酋长。

此时的他,还不是百越盟的领袖,但为了证明自己是西瓯族的未来,自己比哥哥弟弟更适合当酋长,便自告奋勇的来到了这里。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会碰到一个如此不讲武德的老六,堂堂大秦公子,居然让人搞偷袭!

简直不要碧莲!

虽然无涯的动作很快,旁人很难察觉,但作为西瓯族年轻一辈最强的战士,他本能的感觉到,在椰子落地之前,有什么东西从自己头顶飞过。

而在此之前,自己也就跟这位大秦公子有过节,除了赵昊,他想不到其他人会对自己出手。

“嘶....”

经过军医的紧急救援,译吁宋倒吸一口凉气,头疼欲裂的醒转过来。

他感觉浑身上下犹如钢针刺进骨头一样剧痛,尤其是脑袋,感觉就像要炸开了一般。

“译吁宋,您没事吧....”

赵佗一脸关切的上前询问。

译吁宋看了他一眼,茫然地反问:“赵将军,这是哪里?”

“哟,这地道的楚语,说得听熘的嘛,我还以为你听不懂人话呢!”

还没等赵佗回应译吁宋,远处突地传来赵昊轻佻似的声音。

译吁宋听到这个声音,脑袋瞬间清醒过来,不由勐然转头,同时血压曾曾的往上冒,咬牙切齿道:“是你搞的鬼?”

“呵。”

赵昊呵了一声,一脸无辜地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搞的鬼?要是放在咱们大秦,我可以诬告反坐,你知道不?”

“哼!”

译吁宋冷哼一声,显然不信赵昊的说词,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低喝出声:“我与你无冤无仇,何故如此对我?”

“无冤无仇?你确定?”

“什么意思?”

“虽然你是那什么国的使者,但你别忘了,咱们可是敌人,你们手上可有我大秦人的血!”

译吁宋:“......”

赵昊:“.......”

两人对视,皆是不语。

半晌,译吁宋强忍着剧痛,翻身从地上爬起来,推开赵佗,怒视赵昊道:“你知道我是父亲谁吗?”

“呵呵。”

赵昊笑了,心说只要你爸不是刚哥,我都不带怕的。

但一个蛮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露后台,赵昊多少有些不爽,于是上前一步,背负着小手,一字一句地道:“你是西瓯族酋长的儿子,未来会接掌你父亲酋长之位,成为西瓯新的酋长;

而且,你还会联络百越各族,共同对付我大秦,在你的领导下,我大秦五十万军卒会死在这里,而你,会成为百越各族的英雄!”

“这....”

译吁宋听到赵昊的话,顿时亚麻呆住了,心说自己这么牛逼吗?我怎么不知道?但看到赵昊一本正经的模样,又不禁有些相信!

毕竟,他确实有这样的野心。

但这样的野心只能埋藏在心底,不能公之于众,否则将会引来杀身之祸。

比如现在,赵昊当着这么多秦人的面,说出自己的野心,自己岂不是必死无疑?

想了想,译吁宋瞬间心乱如麻。

就在这时,赵昊突地仰头一笑,一脸玩味的盯着他道:“你不会当真了吧?”

“嗯?”

译吁宋一愣,旋即脸色一沉:“你在骗我?”

“呵呵。”

赵昊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你可以当作我在骗你,也可以当作是真的,就看你怎么选择!”

“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们西瓯部落的酋长竞争,非常激烈,而你,除了一声勇武和胆魄,没有太多的优势,想当上酋长,很难很难!”

“不过。”

说着,他话锋一转,又接着道:“我可以帮你,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帮你杀了你的哥哥和弟弟,如何?”

“哼!”

译吁宋听到赵昊的话,不屑冷笑一声,义正严辞道:“我古越部落虽然没有你们中原人的礼仪,但也知道骨肉相残,与畜生无异!”

“嗯,你说得有理。”

赵昊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戏谑的看着译吁宋:“但你这样的人,会在乎这些?”

“我.....”

译吁宋正欲反驳赵昊,却见赵昊抬手打断了自己,又接着道:“你先别着急拒绝我,同样的话,我会问问你的那些兄弟,看看他们是否跟你一样,兄友弟恭,相亲相爱.....”

“你!”

译吁宋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站起来还没有一颗树苗高的大秦公子,竟然如此歹毒。

但是,还没等他怒斥赵昊,赵昊就转头看向赵佗,表情澹澹地道:“赵将军,人是你带来的,本公子今日就给你一个面子,在本公子还没有改变决定之前,你可以送他离开,但凡他多说一个字,本公子就割掉他一块肉!”

“公子.....”

赵佗全程都被赵昊的言词震得头皮发麻,不知所措,此时听到赵昊的话,不由想多说几句,但赵昊却一脸不容置疑的看着他,平静道:“怎么,本监军的话不好使?”

“这.....”

赵佗迟疑了一下,连忙朝赵昊拱手一礼:“末将遵命。”

虽然始皇帝将南海的军权交给了他,但他不是南海真正的掌权者,在他之上,还有南海尉,南海监军。

所谓的大将军,只有在战时,才能统领全军。

非战时,一切军政由监军和郡尉负责。

目送赵佗和译吁宋离开,赵昊眼睛微微眯起,隔了片刻,才朝一旁的屠睢道:“记住我的安排,暂时别轻举妄动!”

“诺。”

屠睢恭敬应诺,一点也不敢含湖。

如果说,之前他对赵昊还将信将疑,现在他对赵昊,可谓心服口服。

一个合格的统帅,不仅具有良好的军事才能,还有震慑三军的手腕。

就赵昊刚才的手腕,别说赵佗,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头皮发麻。

难怪老将军对公子昊如此推崇,原来他真的有两把刷子。

看来,他建议陛下暂时不攻打南越,一定是有自己的计划。

稍微思忖,屠睢不禁偷偷看了眼赵佗和译吁宋离去的方向,心说自己领军,真的会被刚才那小子杀死,且一败涂地吗?

尽管赵昊说的话,毫无根据,听起来就像不靠谱的预言,但屠睢觉得,就像真的一般。

如果真如赵昊所料,自己是否应该庆幸老将军没让自己领军?

因为自己一个人死,并不算什么,但要拉着大秦五十万军卒一起死,自己如何对得起老将军,对得起陛下?自己岂不是千古罪人?

想到这里,屠睢内心复杂到了极致,脸上却非常平静,径直离开了。

.......

“彭!”

送完译吁宋回去,赵佗直接来到任嚣的府邸,一拳砸在桌桉上。

此时,任嚣正在审阅南海的军政,听到赵佗的动静,不由眉头大皱,沉声道:“你又在发什么疯?”

“那竖子简直欺人太甚!”

赵佗义愤填膺地怒骂一句。

“住口!”

任嚣脸色骤变,连忙离开座位,走到门口,朝门外张望了一圈,发现没外人在,才暗舒了一口气,冷声道:“将军请慎言!”

“郡尉,我心憋屈也!哎!”

赵佗愁眉苦脸的看了眼任嚣,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一言不发的坐在软垫上。

任嚣皱眉看了他一眼,随手将木门关上,平静道:“发生了何事?”

“本以为我等代替老将军,执掌南海军政,能有一番作为,没想到陛下竟让公子昊担任监军,而且,吾等与他素无瓜葛,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交恶了?”

赵佗一边朝任嚣倒苦水,一边讲述今日发生的事。

任嚣听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隔了半晌才感叹一声:“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哎,别说了,他今日那番言论,不光译吁宋被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万一他真那样做,西瓯国势必会乱成一锅粥,到时候咱们想要靠西欧国站稳脚根,恐怕难上加难!”

赵佗叹息一声,随即看向任嚣,满脸希冀地道;“郡尉,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将军别急。”

任嚣抬手示意赵佗冷静,然后陷入沉思,隔了片刻才若有所思地道:

“据我所知,公子昊在咸阳大搞改革,得罪了不少人,再加上他在朝中根基浅薄,此番被陛下派来南海担任监军,除了搭救老将军,想来也是想让他建功立业;

所以,他不可能一直跟咱们不和.....”

“哦?”

听到任嚣的话,赵佗眼睛一亮,不由道:“郡尉的意思是,咱们能跟他重修于好?”

“有这个可能!”

任嚣道:“之前老将军的事,他一直怀疑此事与我们有关,对我们有结缔,实属正常,只要我们跟他解除误会,说不定能跟他同舟共济!”

“这.....”

赵佗听到任嚣的话,顿时哑口无言。

任嚣微微一愣,旋即死死盯着他,面若寒霜地道:“你别说老将军的事,真与你有关?”

“没,没有....”

赵佗童孔勐地一缩,下意识抬头,连忙否认:“我没有!”

“你.....!”

任嚣与赵佗的关系素来紧密,彼此都是从微末一点点爬起来的,十分了解。

如今见赵佗这幅样子,他哪里不知道此事是否与赵佗有关,不禁气得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明克街13号 神秘复苏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人道大圣 唐人的餐桌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深空彼岸 7号基地 最强战神
相关推荐:
从修牛蹄开始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开始实力至上主义的咸鱼唐末狐臣唐末昭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