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一百三十九章 武血疗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着黑色布衣的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陆源两眼,然后小声说道:“最近我们雪参镇不知怎么了,闹了瘟病!”

“瘟病?”

陆源微微一怔,“这病有什么症状,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这两三天吧,凡是染了病的,都身体虚弱,上吐下泻,吃不下一点东西,再往后就开始吐血,药石难医啊!”

“武者也会染上这病?”

陆源皱眉继续问道。

按理说,武者的身体强壮,一般的流感和小病根本就伤不了他们。

“肯定会啊,这雪参镇大半都是武者,而且武者染上这病,甚至死的比普通人还快,你说奇不奇怪?”

中年男人用一条头巾捂住口鼻,好声好气的劝说道:“小伙子,我看你也是个练家子,赶紧离开这雪参镇吧,我不和你多说了,我要回家去了,如果不是家里缺米,我根本就不会出来!”

陆源这才看见,男人手中提着一袋大米。

见状,也不再拦着对方,任由他去了。

“专杀武者的瘟疫,这是天灾还是人祸....”

陆源喃喃自语,心中对这瘟病倒是没什么恐惧。

他有武血傍身,而且还是血海魔经的武血,难不成还敌不过小小的病毒?

陆源顺着药材交易市场继续向前。

往日这条巷子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全然不见。

地上散落着一些来不及收拾的枯枝败叶,还有些不值钱的药材在角落堆放着。

一路上从对面走来几个行人,也如中年男人一般,小心翼翼的拉开距离。

来到之前购买炼体散的药铺,陆源停下了脚步。

药铺大门紧闭,看上去是从里面上锁了。

陆源没有犹豫,直接上前敲门。

“掌柜的,我来买药材,有人在吗?”

半晌后,无人回应。

陆源将耳朵贴在门板上,精神力的增强,让他耳聪目明,能清晰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走动声。

明明有人在,但就是不给他开门。

陆源想了想,终究是没破门而入,他是来买药的,不是来找茬的。

“去李柏那里看看吧,说不定他能让药铺的掌柜开门。”

陆源转身离去,向李柏的住处而去。

哪知还没到地方,就远远的看到李柏搀扶着一位身材丰腴的妇人,妇人一直咳嗽着。

“李柏!”

陆源脚步停顿,冲对方喊道。

“路景?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李柏转过身来,见到陆源,表情有些惊讶,连忙给陆源打了个停下的手势。

“别过来,我妇人染了怪病,传给你就坏了!”

陆源看向面色苍白的妇人,这凹凸有致的身材,这花一般样貌,只感觉有些面熟....

对了!

不就是那天带着孩子买糖葫芦的那个路人吗?

当是李柏盯着对方看,看得出神。

陆源这才走了多久,俩人就搞到一起去了。

他不禁在心中给李柏竖起了大拇指,表面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没想到还是个曹贼。

“李柏,你妇人染得是什么病,可曾用武血帮她治疗?”

陆源好奇问道。

“不清楚,我也是最近才从其他地方赶回来,镇上很多人都染了这种病,估计是瘟疫吧,我的武血不具备给他人治疗的能力....”

李柏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的抚摸着妇人的头发。

随后又看向陆源道:“你的药用完了?不过药铺那老头应该不会开门做你生意的。”

“这不就巧了,我用武血为夫人治疗一番,你陪我走一趟药铺如何?”

“你已经八品中期了?”

李柏大为惊讶,上次来,陆源还向他请教武血的运用,时隔一个多月,就已经突破了八品中期。

陆源点了点头,没告诉对方自己其实已经是八品后期了,甚至距离七品也不远了。

“那就有劳路兄了!”

李柏神色激动,连忙走了几步,打开宅院的大门。

“还请路兄进来说话!”

陆源跟随二人走进院子,然后将院门关上。

......

“路兄,既然你是八品中期实力,那这瘟疫是影响不到你的,你大可以放心。”

李柏也不和陆源保持距离了,直接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为何这么说?”

闻言,陆源皱眉问道。

“这场怪病只针对普通人和没凝练武血的武者,且武者的症状会比普通人更加严重,还好我夫人没练过武,不然估计挺不到你来。”

李柏又解释道:“你放心,我这不是猜想,整个雪参镇没有一个八品中期以上实力的武者染病的,我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那这病倒是奇怪了,好像人为调教出来的一样。”

陆源笑了笑,起身来到一脸期待的妇人身边。

“要不扶夫人去床上躺着,那样方便疗伤。”

陆源提议。

“好,麻烦路兄了!”

李柏当即将妇人拦腰抱了起来,放在床榻之上。

见陆源伸出手放在自己夫人的胸口位置,他还主动将身子背了过去,走到门口等待。

武血涌动。

陆源控制着魔血来到手掌,渗入到妇人的体内。

“嗯——”

妇人嘤宁一声,双眼紧闭,狭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她感觉一双有力的大手放在自己身上,并且有源源不断的暖流涌了进来。

这感觉十分舒服,就好像整个人泡在温泉池子里,四肢百骸都酥酥麻麻的。

陆源控制着魔血在对方体内游走,这也是他第一次替他人疗伤。

对方体内的一切他都看的一清二楚,就好像拥有了内视能力。

目光下移,在妇人的胃部和小腹位置,隐隐有些一缕缕狰狞黑气在挥发着。

陆源当即锁定这股黑气,控制着武血向下一路行进。

妇人下意识的双腿夹紧,两只柔弱的手使劲抓住床单。

随着武血的靠近,那团黑气如冬雪见了夏日的烈阳一般,迅速消融。

妇人的感觉更强烈了,如果不是李柏在门口站着,她都要控制不住的叫出声来。

突然,这股舒适的麻痒感离体而去,妇人竟然有些不舍的抓住了陆源的手。

“咳咳,夫人,疗伤结束了,你现在感觉如何?”

陆源干咳两声,不着痕迹地将手抽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7号基地 最强战神 宇宙职业选手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深空彼岸 唐人的餐桌 人道大圣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断案大明:我老板是朱元璋旧世之烬南宋大相公让你做游戏,你直接拍大片?我以武道斩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