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零看书

书架
第一百四十五章 风雨欲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柏扫视了一圈狂热的民众,心中的怒气一滞,犹豫再三终究是没有冲上去。

他低声怒骂道:“愚民,都是些愚民!你们是不知道,昨晚我和路兄弟找到了导致瘟病的源头,并且上报给了镇长...

结果呢,好多人不信,硬说是老天降下的凶兆,是对他们的惩罚,简直愚昧至极!衙门也都是一群软蛋,看着自己人被欺负,都不敢反抗的!”

听着李柏发牢骚,两个捕快只是面色尴尬的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唉,大乾皇朝......真是内忧外患啊...”

陆源有些感叹,像李柏这样正义感爆棚的汉子只是少数,大多数在官府当差的都已经变得麻木不仁。

大乾内部腐朽,外部还有匪患肆虐,最近更是瘟病爆发,不知道与血莲教有没有什么关系。

那乌鸦尸体到底是不是被血莲教扔到水井里的,还没有确凿证据。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血莲教一定是在下一盘大棋。

陆源也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次的毒只对低阶武者有效,那下一次呢?保不齐自己不知不觉也中了血莲教的暗算。

就在陆源思索之时,那高台上的圆法老和尚一边念着佛经,一边拿着沾水的柳枝向四周挥洒着“圣水”。

一滴滴晶莹的水珠飞舞,引得台下雪参镇的民众为之痴狂,高声呼喊着,纷纷举起携带的碗具,想要将这些水珠接住。

更有甚者直接张开了嘴,像疯狗一样凭空乱咬着。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混乱,吸引了更多的民众过来。

“都别挤!”

“这是我的圣水,你别抢!”

“拿来吧你,臭娘们!”

骚乱中,有武者直接动手,将前排一名妇人接到的圣水动手抢走。

圆法老和尚站在高台上,看着下方骚动的人群,不仅没有制止,脸上反而露出了包含深意的古怪笑容。

陆源摇了摇头,不想再看下去,朝李柏拱手道:“李兄,事已办成,我先回去了。”

“好,路兄弟,记得常来家中坐坐。”

李柏知道陆源行踪神秘,也没挽留,“等雪参镇的瘟病消了,咱们兄弟二人在满楼香不醉不归!”

他望着陆源远去的背影,心中思绪漫天。

从第一次见面,李柏就知道陆源非寻常武者,没想到短时间内,就与他处在了同一境界。

武道资质这般逆天也就算了,这家伙一出手就是千两的银票,极为阔绰,想必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

李柏这边暂且不谈,陆源出了雪参镇,提着一大包药材,向血刀门的方向一路飞奔。

“这场瘟病如果是血莲教搞出来的,那目的应该是想宣传自己的教派,既然是宣传,就不会拘于一个小镇子,崇山城可能也会出事,得让门里的人注意一些....”

陆源一边赶路,一边想着。

这世道太乱了,还是苟着发育比较好。

当然,前提是血莲教的人不要惹到自己头上。

......

“门主好!”

血刀门岗哨里,几个没见过的新面孔冲陆源行礼。

“不错,好好干。”

陆源略微颔首,双手背在身后走了进去。

门里最近招了不少人进来,之前负责看守大门的那两个守卫已经升成了小头目。

一路来到了门内大堂,陆源发现不少人聚集在此,似乎在开什么大会。

“门主来了!”

“快让开!”

有眼尖的看到了陆源,叫喊着让众人让开了一条路。

陆源径直走了进去,看见红愉婉提着一条皮鞭,一脸冷意地站在大堂尽头,面前跪着一个身穿白色短打的青年。

青年身上遍体鳞伤,衣服到处都是被鞭子抽出来的破洞,露出来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

“门主?”

红愉婉一见到陆源,脸上的寒意立马消散,换上了温柔可人的笑容。

“干嘛呢这是,这人是谁?”

陆源皱眉问道。

“回门主,这家伙鬼鬼祟祟地在咱们山门附近转悠,负责巡逻的兄弟见了就将他抓了回来,我正拷问他呢。”

“是吗,问出东西了没?”

“还没,不过属下从他身上搜出来一些丹药,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红愉婉说话,招了招手,一旁的小弟端上了一个盘子。

盘子里散落着上百颗黄豆大小的黑色药丸。

陆源目光微凝,这丹药他很熟悉,和昨晚在雪参镇从乌鸦尸体里剖出来的丹药一模一样。

这青年莫非是血莲教的人?

陆源心中生出一股怒意,血刀门的水源如果被下了这种毒,门里九成的武者都要染上怪病。

虽然他的血海魔经可以治愈,可是给几十个武者治疗,耗费的是陆源自己的心神。

更何况水源被污染了,可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自动净化干净的。

“你血莲教的人?”

陆源上前,一脚将青年踩在地上。

青年听到血莲教三个字,眼神没有丝毫变化,似乎不知道血莲教是什么东西。

“门主,这家伙嘴硬的很,我问什么他都不说,再打就打死了。”

红愉婉一脸的无奈。

见青年选择了沉默,陆源也没继续拳打脚踢,而是吩咐红愉婉,“别让他死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开口。”

陆源脑子里的知识储备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可以比拟的。

什么老虎凳、水刑、鸭儿浮水、金鸡独立,既不会致人死亡,还能将犯人的精神折磨到近乎疯狂。

一个时辰后,这青年连老虎凳都没挺过去,就将全部事情都交代了出来。

原来此人是野狼帮的,就是前段时间红愉婉准备吞并的那个帮派。

他是受到了野狼帮帮主郭太浪的指示,在血刀门用水的上游投放这些丹药。

郭太浪还特别吩咐他,要赶在饭点多投放几次,最好塞进动物的尸体里,让药效慢慢挥发。

不过这青年全程都没提起血莲教,似乎其中没有血莲教的参与。

“这野狼帮真不是个东西,打不过咱们就玩阴的!”

红愉婉被气得不轻,双手掐腰,胸脯一阵起伏,“门主,咱们带人灭了他们吧!”

陆源皱眉没有说话,青年的话应该没假,血莲教的洗脑能力应该还没强到这份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7号基地 最强战神 宇宙职业选手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深空彼岸 唐人的餐桌 人道大圣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断案大明:我老板是朱元璋旧世之烬南宋大相公让你做游戏,你直接拍大片?我以武道斩鬼神